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节 阿吞被杀
    当阿保和阿泰二人醒来时,发现身边挤满了人,这些人的声音一个比一个聒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刘驽举着碗在众人的簇拥中大声地呼喝,右手中尚抓着一只啃得仅剩下骨棒的羊腿。他一眼便瞅见了醒来的阿保阿泰二人,道“阿保,阿泰,你俩还喝不喝?”两人一听吓得腿软,将头摇得直似拨浪鼓。

    这场酒宴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烂醉如泥的兵士们在帐篷里躺了一地。刘驽端起一碗酒,漱了漱口,接着心满意足地爬上了榻,不一会儿鼾声跟着响起。

    到了傍晚时分,他从酣睡中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发现榻前站了许多兵士。有人见他醒来,欣喜地喊道“还喝不?”刘驽利索地翻起身,道“喝!”这些契丹兵士甚是爱酒,听说又有酒喝,顿时喜笑颜开,欢声阵阵。

    这样的酒会持续到三天,也未见有人来打扰。先前那些契丹兵士见了刘驽后,眼中只有敬畏之意,此刻却与他亲近了许多。刘驽由衷地感到,“这世上只有两种可以赢得契丹人的忠心成为英雄,或者与他们一起喝酒!”

    然而成为英雄的机会并不多,可喝酒的机会却是天天有。

    刘驽的酒一天天地喝下去,同时遥辇泰的脸却一天天地阴沉了下来。到了第四天,有探马来报,耶律适鲁的大军往前推进了十多里路,现在距离己方大营只有七八里远。遥辇泰听后坐立不安,整天在主帐里打转,除此之外,便是亲身爬上哨塔,往远处眺望。

    到了第五天的傍晚,他站在哨塔上,终于远远地望见一个红衣人骑着骏马飞奔而来,便连忙下楼出营迎接。

    萧夫人见遥辇泰早早地站在营门外等着自己,不禁掩口噗嗤一笑。她翻身下马,遥辇泰亲自为她牵马,道“萧夫人,你可带来了甚么消息?”

    萧夫人道“咱们进帐再说!”她冲进主帐,抓起茶壶便倒茶喝,直至饮下四碗茶,她方才开口说话,道“为了来见你,我先往北穿过了一片沙漠,再往西穿过了一片沼泽,而后又往南走了大半天,最后才来到了这里。”

    遥辇泰道“咱们两军相隔不过七八里路,你又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萧夫人道“为了避嫌!我跟耶律适鲁说下的理由是,我想念在北边不儿罕山下放牧的父母了,打算回去看看他们。”

    遥辇泰道“可是你往常都用不着这些理由的。”萧夫人道“这次不一样,吐蕃王子宗布死了,我不想惹上嫌疑!”遥辇泰一脸惊骇之色,道“谁杀得他?”萧夫人道“不知道。”她抿下一口茶,接着说道“就在五天前的清晨,兵士们还没有起床,就听见柳哥公主在自己的帐篷里大声尖叫,紧接着一个人头让她从被窝里给扔了出来。”

    遥辇泰道“这个人头就是宗布王子?他的头怎么跑到柳哥的被窝里去了?”萧夫人笑道“这个可不知道,不过宗布王子一直是柳哥公主的仰慕者,这个事情是众所周知之的。”遥辇泰道“柳哥的仰慕者一直很多,她一直很享受这种被宠的感觉,犯不着去杀他们。”

    萧夫人道“这个可不好说。宗布王子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柳哥公主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这两个人加在一起,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遥辇泰再也坐不住,他从榻上站起身,问道“事情会复杂到甚么程度?”

    萧夫人放下茶碗,道“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听说耶律适鲁已经派出自己的亲弟弟,带上宗布王子的尸首去向吐蕃老王解释。”遥辇泰道“这种事情恐怕不好解释清楚。”萧夫人一笑,道“所谓的解释,不过是用合适的借口,将罪过推脱到别人身上罢了。”

    遥辇泰道“这个人自然会是我。”萧夫人道“不错!耶律适鲁已经让人一道带上了宗布王子的那把断刀,还有刘驽的飞戟。”遥辇泰道“呵呵,到时候耶律适鲁的人见了吐蕃老王之后自会说,宗布王子是在战场上与刘驽起了争执,最后被其杀害。”

    萧夫人道“是的,从草原到吐蕃隔了数千里远,即便是真话传过去也会变成了谎言。刘驽是你的徒弟,你自然逃不了干系,吐蕃王肯定会找你报仇的。”遥辇泰道“那耶律适鲁现今又拔营往前进了十几里路,这又是个甚么意思?”

    萧夫人道“耶律适鲁从来不会将珠宝放在同一个箱子里,也不会让他的那些美人住进同一个帐篷里,因为他从来不会单纯地相信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他可以一边可以借着吐蕃王的刀来杀你,另一边自己的刀也会高高地举起。”

    两人正说间,一名兵士带着血冲进了帐篷,道“不好了!三王子,阿吞将军被耶律适鲁的人杀了!”萧夫人道“你看,耶律适鲁的刀砍下来了。”遥辇泰眼神极为复杂,他忙向那兵士问道“我今天派阿吞将军出去巡逻,他是在哪里被杀的?”

    那兵士答道“就在帐门外。”遥辇泰道“那就没人去救他吗?”那兵士答道“对方就来了一个人,那人说要和阿吞将军单独决斗。阿吞将军答应下了,并允诺旁人不得参与。结果没过几个回合,那人便一拳打死了阿吞将军。”

    遥辇泰忙问道“那个人是谁?”那兵士道“那人说自己是大于越之子耶律小花的武功教师,名字却没说。”遥辇泰听后脸色突变,道“莫不是耶律选回来了?”萧夫人道“我也好久没见过这个人了,也从来听说过耶律小花还有个武功教师。”

    遥辇泰道“耶律选离开草原已经十几年了,听说他游历四方,一直在寻求契丹散手的究极之道,怎地突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萧夫人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耶律适鲁让他作为耶律小花的武功教师前来向你挑战,其中必有深意。”

    遥辇泰道“是啊,耶律选的声名在八部之中一直不显,我作为堂堂的一军之帅,若是与他一名小小的武功教师对决,必然会大失面子,让部众们笑话。”萧夫人道“依我看,耶律适鲁不是想让你出手。”遥辇泰道“那他到底想要怎样?”

    萧夫人道“依我看,他是想让刘驽出手。若是刘驽赢了,那也不过是打赢了一个武功教师而已。若是刘驽输了,那更了不得,堂堂的草原雄鹰居然会输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武功教师的手下,可谓是丧尽了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