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四十节 美酒拳头
    刘驽道“若是不见上一面,又怎能知道对手有多强呢?”萧夫人道“已经有那么多的人被耶律选拧断了脖子,你就不用再试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刘驽道“可那毕竟都是别人,不管怎样,我都想试一试呢。”

    他起身与萧夫人告别,萧夫人没有送他。

    他独自一人出了帐篷,《六军镜》书上的道理在他脑海中盘桓而过,“由死道而求生,以不畏而知彼。”若是因为畏惧死亡而不敢前进,那么又怎能从敌人身上找到破绽呢?”

    他并没有回营,而是牵上马径直往营门外走去。有兵士拦住他,道“刘英雄,奉三王子之命,任何人都不得外出。”刘驽憨憨一笑,道“没事的,我只想去河边吹吹风。”那兵士向他一鞠身,道“实在不好意思,刘英雄!若是让您出了营,上头知道了定会重重责罚我们的。”

    刘驽叹道“好吧!”说着牵着马悻悻地回了帐篷。待到晚些时候,他的那些酒友们入帐来找他喝酒时,却发现帐内空无一人,原来他早已趁着夜色,溜出了帐篷。

    营墙颇为低矮,他使出乾坤迷踪步法,轻易便翻至了营外。走着走着,发现自己右手中无意中竟提有一物,抬手一看,竟是一壶酒,看来自从喝上这酒之后,自己有事无事便会记着它,今后是离不开这东西了。

    他自顾自地摇头一笑,提着酒便往河畔走去,想着李菁那个丫头是否也会来。若是她来了,看见自己的这壶酒,断不会再笑话自己不会喝酒。

    他来到老地方,学李菁的样子,半倚着身子躺进青草丛里。他将酒壶放在头边,仰头只见天色越来越黑,星辰越来越亮。然而躺了许久,他也未见李菁人来,便索性呼呼大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朦朦胧胧地醒来,伸手去摸头边的酒壶,摸了几次都未摸着。睁眼一看,见有一个年轻人正躺在离他身侧不远处,拿着他的酒壶,喝着他的酒。那人见刘驽醒来,便以为他要夺酒,忙将酒壶往怀里一护。

    刘驽哈哈大笑,道“这壶酒既然你见了,那就是你的了,喝吧!”那人听后有些不好意思,道“既然你醒了,我们不妨同喝。”说着饮下一口,将酒壶朝刘驽扔了过来。刘驽接过酒壶,满满地灌了一口,又扔回给那人。

    两人这么一来一往,不多久便将一壶酒喝了个精光。那人忍不住问道“看起来你年纪并不大,怎地这么能喝?”刘驽老老实实地答道“我爹就挺能喝的,我应该是像他吧。”那人哈哈大笑,道“那你爹应该也是一方豪杰。”

    刘驽道“不是的,他只是个教书先生。”那人一听惊道“哦,草原上可从来从没有甚么教书先生,你是个汉人?”刘驽道“是的,我来契丹已经快一年了。”那人笑道“是被掳来的吧?在草原上作为一个汉人奴隶可真不好受,不知你哪里偷来的酒。”

    刘驽笑道“想喝酒的时候,总会有的!”那人走到刘驽跟前,向他伸出右手,道“就冲着你愿意和我分享你的酒,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刘驽坐在地上不动,那人见状神情有些不耐,道“你是不是认为我这个朋友来得太便宜了些?”

    刘驽抓住他伸来的右手站起身来,道“作为朋友,可是要一起出生入死的!”那人一听笑道“我倒没想过这么多。我叫耶律选,你叫甚么名字?”刘驽听后心中一惊,原来眼前这青年竟然就是那位连杀己方十几名好手的耶律选。

    他沉声答道“我叫刘驽。”耶律选的笑容中带有一丝狡黠,道“你很不容易,当着我的面竟然敢说实话。我就说嘛,在遥辇泰的这片地方,除了一个称作‘雄鹰’的汉人,还有谁能随随便便就有酒喝?”

    刘驽松开耶律选的手,道“刘驽是我的名字,雄鹰不是。”

    耶律选哈哈一笑,道“我去过你们汉地,懂一点你们的汉文。所谓的‘驽’,在我们契丹人看来,就是那些只能拉帐篷车的劣马,迟早都会被宰了吃掉。展翅高飞的‘雄鹰’,实在比‘驽’要好出很多。”

    刘驽将酒壶倒过来摇了摇,让仅剩的几滴美酒顺着壶嘴儿滴进自己的口中,说道“因为我本来就很愚笨啊,愚笨的人想靠一个好名字来粉饰自己,不是件更愚蠢的事情么?”耶律选大笑,道“不错,我喜欢你的说话方式。实不相瞒,我也是一个很笨的人,笨到了让遥辇泰不愿意收我为徒。”

    刘驽听后一愣,道“你曾经打算过要拜三王子为师?”耶律选道“是啊,他曾经是草原上最好的契丹散手师父,我一直想拜他为师。可是他嫌我资质低劣,接连收了好几十个徒弟,都没有正眼看我一下。”

    刘驽道“这次被你杀死的十几个人中,有一大半都是三王子的徒弟,你是想用这种方式逼他与你决斗吗?”耶律选道“是啊,我本来还在西域游历,可是我的那个大于越族叔派人来跟我说,若是现在不赶回来和遥辇泰打上一架,恐怕今后都没有机会了。”

    刘驽笑道“哪里会没有机会,机会一直都有。”耶律选一耸肩,撇撇嘴,说道“谁都知道遥辇泰的人马比我那个族叔要少出很多,恐怕过不了多久,他的脑袋便会被人戳在长矛上示众。我要是回来晚了,哪里还有机会和他一较高下?”

    刘驽道“三王子自持身份,他不会和你打的。不过他既然约束部众不可与你比试,想必心中已将你看得极重了。”耶律选不屑地摇摇头,道“不打上一场,他怎能知道我的手段。他固然不想和我打,但是军中士气会一路低沉下去,势必会逼得他不得不和我打。”说完这些他又加了句,“对了,可能还得先打败你。虽然你认为愚笨,但是听说遥辇泰一直将你视作练习契丹散手的天才。”

    刘驽道“我正好也跟他们说了,想要会一会你。”耶律选哈哈大笑,他伸出拳头,道“好!我这个遥辇泰眼中的笨蛋,正想要会一会你这个遥辇泰眼中的天才。”

    (下一章19:30发布,敬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