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节 狩猎心战
    萧夫人的柳眉平日里煞是好看,只是今日描得浓了些,但看得出来,她描了好长的功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从随从手中接过马缰,翻身跃上,跟在遥辇泰的身后出了营门。她回头看去,只见跟来的遥辇氏部将足有几十名之多,看起来是倾营出动了。

    她赶着马一溜儿小跑,直至与遥辇泰齐头并进。她压低声音,悄悄地向遥辇泰说道“三王子,有件事情你知道吗,先可汗那个两岁的儿子被中原人抢跑了。”遥辇泰一听惊道“你说得是颐敦吗,这孩子不是一直在耶律适鲁的手里吗,谁抢走他的?”

    萧夫人显然对他的反应早有准备,面色波澜不惊,道“是铜马,听说他是大太监田令孜的干儿子。”遥辇泰双手紧紧攥着马缰,声音有些紧张,“他想通过颐敦来操控我们契丹人?”萧夫人微微一笑,道“估计是吧,不过也未必不是好事儿。颐敦一去,遥辇氏家族的可汗继承人只剩下三王子您一人了。”

    遥辇泰默然不语,扬手一鞭,马箭一般地向前冲了出去,将众人统统甩于脑后。萧夫人看着遥辇泰的背影,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到了狩猎地后,几十名部将骑着马四散奔开,轻车熟路地把大群的野羊、野鹿和野兔赶在一处。遥辇泰看着眼前惊惶不安的猎物呆呆地出神,萧夫人叹了口气道“三王子,你甚么时候成了出家人了,连到手的猎物都不要了吗?”

    遥辇泰从恍惚中惊醒过来,他用一阵哈哈大笑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萧夫人你真不会享受,这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那当然不仅要打猎,更要好好地吹一吹这草原上的烈风。”他弯弓搭箭,一箭将两只兔子射了个对儿穿,诸将见状大声叫好。

    萧夫人在这些部将中依次扫过一眼,疑惑地问道“赤忽歹怎么没来?”遥辇泰转头望了眼诸将,叹了口气,道“可能是喝多了吧,那家伙爱喝酒,就和我那个徒儿一样,估计两个人都是醉死鬼投胎的。”

    萧夫人笑道“三王子,这件事儿上我可要说你了。御下不严,对于领兵大将来说可是大忌。”遥辇泰哈哈大笑,指着身边诸将说道“我是可汗,可不是领兵大将,他们才是我的领兵大将!”

    诸将听见主帅夸赞自己,不由地脸上皆有得色,纷纷骑马驰骋开来,在三王子面前展现自己的精湛箭术。那些野物四处纷窜,还不等跑开,便已被诸将用箭射死。不一会儿,包围圈中便仅剩下一只野鹿还活着。遥辇泰伸手止住诸将,笑道“这只鹿留给萧夫人!”

    他命部将拿过一张弓,递给萧夫人。萧夫人接过弓,握弓的双手颇为生疏,她使劲拉了几拉,也未能拉开弓弦,为难地说道“三王子,我一个妇道人家,你让我打猎,可真是为难我了。”

    遥辇泰笑道“萧夫人莫要过谦,你可算是草原上的巾帼英雄,你要是认第二,又有哪个女子敢认第一。”萧夫人掩嘴一笑,道“可我毕竟是女子,哪里能跟你们男人比。不过既然三王子您让我射,******吧。”

    她策马跑至那野鹿跟前,使劲拉开弓,勉强地射出一箭,箭矢擦着野鹿的脖颈掠过。那野鹿受了惊吓,撒开蹄子往包围圈外跑去。诸将存心要看萧夫人的笑话,竟不约而同地让开一条道,任由那野鹿奔去。

    萧夫人骑马追那野鹿,射出一箭又一箭,却终是射不中,诸将见状哈哈大笑,“女人就是女人,连一只鹿都射不中。”

    遥辇泰望着萧夫人一人一鹿径直往东边跑了去,背景即将消失在远处,他一拍大腿,惊道“不好,她是故意的,想趁机逃跑!”诸将听后顿生疑惑,有人问道“萧夫人在营里住了那么多天都不走,为啥今天反而想逃了?”

    遥辇泰不知该怎么解释,大声喝道“追!”说着拍马朝萧夫人追去。诸将见状哪里还敢怠慢,纷纷策马跟着狂追。众人追了一阵,突然看见远方地平线处,有黑压压的一大片人马举着大麾朝己方这边冲来。众人大惊之下纷纷勒住了马,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萧夫人乘马逃去。

    有人认出那大麾是耶律适鲁的帅旗,忙叫道“不好,那娘们肯定是把咱们外出狩猎的事情透露给耶律适鲁了,耶律适鲁这是派大军来要逮咱们!”有人说“别在这待着了,咱们赶紧回营调遣兵马迎战。”

    遥辇泰叹道“来不及了,对方的兵马看上去约莫只有五千人,其余的兵马定是已往咱们大营的方向去了。”他说着拨马便往西逃去,诸将见状紧随其后。此时人心惶惶,诸将议论纷纷。

    “营里除了赤忽歹外,一个将军也没有,这可怎么办?”

    “哎!赤忽歹那个家伙只会一个劲儿地往前冲,要说领兵打仗,他的本事实在是平常得紧。”

    “是啊,就赤忽歹那家伙,他只会带着人硬拼,这次他恐怕要把咱们的老本都要拼没喽!”

    这时有人提议道“营里不是还有刘英雄吗,上一次就是他带着咱们打了胜战,这次有他在,应该能顶得住吧?”有人随即同意他的观点,附和道“是啊,局势应该还没那么糟,咱们还是回营吧!”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便被另一名将军否决了,“那个刘驽哎,他和赤忽歹一个性格,只会猛干。再说了,前面出营的时候,我还看见他在和兵卒们一起喝酒,这么个醉鬼能打战才怪了。”众人听见此话,纷纷沉默不语。

    后方耶律适鲁的大军追得越来越近,遥辇泰连挥马鞭,边跑边喊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往西走,阴山脚下有一些部落,他们都是忠于我们遥辇氏的。把他们纠集在一起,咱们还有一战之力!”

    萧夫人勒马站在草原凛冽的寒风中,她望着遥辇泰领着诸将慌张遁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遥辇泰此番不战而败,仅带着几十人落荒而逃,耶律适鲁的声势从此便会壮大,他的可汗之名恐怕再也无人可以夺去了。而自己此番立下这等大功,想来耶律适鲁也不会再为难自己与阿保机了,说不定阿保机还能趁此机会坐上迭剌部的夷离堇之位。

    她正自陶醉之际,突见一柄长刀不知何时从马下朝自己削来。她急忙仰身避开,长刀寒光到处,那座马还未来得及嘶叫便已头颅落地。萧夫人只感身子一轻,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浑身上下沾满了马血。

    她看见铜马站在自己面前,左手提着一枚首级,右手中的长刀犹然鲜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