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节 马背烈酒
    萧夫人慌张地盯着铜马的面孔,那块属于眼睛的位置蒙上了一块黑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黑布虽只是窄窄地一条,却有效地遮去了他的眼神,这让萧夫人这样一个喜欢打探人心的人极为不自在。她抖抖索索地问道“不知阁下拦住我,是想干甚么?”

    铜马刀柄运力一甩,“唰”地一声,刀身上的血悉数甩落在地。他收刀入鞘,道“没甚么,只想和你打个招呼。”

    萧夫人听他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心中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见过很多的中原人,他们都很有礼貌,有些儒生甚至将礼仪看得比自己性命更重要。阁下这般与人打招呼,在礼貌的中原人中可算是别具一格。”

    铜马嘴角微微一笑,道“儒生么,国家的蛀虫而已!这些儒生最讲究礼尚往来,萧夫人既然喜欢他们,那肯定是怪我没带礼物来了。”他左手扬起一扔,手中的首级朝萧夫人飞了过去。

    萧夫人吓得捂面惊叫。那首级在草丛中滚了几滚,最后以口鼻仰天的姿势停了下来,两眼惆怅地望着苍天。或许他至死不甘心,自己会这般离开这个人世。

    萧夫人认得出这首级是自己派出的四名信使中的一人。她抬眼看着铜马,企图从他那不停抽动的嘴角中寻找到一丝可靠的讯息。她问道“请……请问阁下这是甚么意思,小女子有些不明白。”

    铜马笑道“像萧夫人这般聪明的女人,怎能不明白我这小小礼物的含义。一般的损友,只会送些金银珠宝给朋友,与他一同吃喝玩乐。但是鄙人自思作为一个良友,应该雪中送炭,在最关键的时刻提醒下萧夫人该做些甚么,不该做些甚么。”

    萧夫人谨慎地回道“小女子还是第一次遇见阁下这样的好朋友,不仅杀了我的人,还宰了我的坐骑。”

    铜马迎着寒风深深吸了一口气,继而重重地吐出,在萧夫人听来他竟有些像在叹息的意思。

    他说道“马背上是个容易打盹的地方,像萧夫人这样的贵人,平日里走路的机会极少。因此鄙人想请萧夫人多走几步路,这走路可是件好事情,不仅可以强身健体,还能让你在想事情的时候更加明白些。”

    萧夫人紧盯着他的面孔,缓缓地说道“敢问阁下杀了我几个人。”铜马回道“两个,第三个人鄙人问完话后便放行了。太多的信使只会让萧夫人您的消息,在耶律适鲁面前失去分量。第三个人到达的时间恰到好处,他既能让耶律适鲁感到急迫,又能体现萧夫人您的分量。”

    萧夫人舒了口气,道:“这么说,我还得感谢阁下的好意了。”铜马笑道“不敢当!还望萧夫人收下我的礼物,好好考虑一番,耶律适鲁这个人可未必靠得住。”

    他对即将冲来的耶律氏大军视若罔闻,转身向南行去,他脚下步伐似慢实快,不一会儿他的背影便已在草原的尽处缩成一个黑点。

    萧夫人瞅了一眼地上的首级,一只苍蝇百无聊赖地在首级的鼻子上转来转去。她看了一眼,便不想再看,随即丢下首级不管,一个人心事重重地走在草原的寒风中。

    耶律氏人马的嘶喊声迎面而来,她却不愿意抬头去看哪怕一眼。她的心中直如一团乱麻,只有一件事情让她感到异乎寻常的幸运自己实际上派出了四名信使,铜马却只抓住了前三个人。

    第四个人,才是最重要的!她曾对他千般嘱咐过,要等到自己和遥辇泰那些人尽数出营之后,他方才可以行动。

    遥辇泰有个特点,营中各帐的兵力布防,他每天都要换上一换,但是一天仅换一次。这第四个人需要在遥辇泰领着诸将出营狩猎之后,将营中各帐的兵力布置摸个透亮,再详细向耶律适鲁禀明。

    耶律适鲁若是能得到这些情报,拿下遥辇泰的两万无首之军于他而言轻而易举。想到这里,萧夫人脸上露出些许笑容,毕竟自己最重要的一步棋,那个铜马还是没能掌握到。

    然而实际情况与她所料相差甚远,此刻那第四个人正端着酒,醉醺醺地坐在马背上,笑呵呵地看着队伍最前头的刘驽。

    刘驽骑在马背上摇摇晃晃,他左手控着马缰,右手提着酒坛,便走边饮。赤忽歹跟在他的身后,紧张地问道“刘英雄,我们这是要去哪?”

    刘驽大笑道“不急,路途漫长,正好喝酒!”他将酒坛举起,仰头畅饮,口中漫出的酒水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流,将胸襟浸湿了一大片。

    赤忽歹望了一眼身后,只见队伍浩浩荡荡,遥遥看不见队尾。队伍中既有轻快的骑兵,也有伙夫赶着帐篷牛车缓缓前行。全营约莫两万多名兵士,尽数跟了过来。

    今日早上遥辇泰和萧夫人等人刚出门,刘驽便提着酒坛站到了主帐前的空地上。没有任何军令,众多的兵士自发地将他围在中央。

    当赤忽歹赶到时,刘驽正在言辞慷慨地向兵士们说着甚么,听得兵士们欢声雷动。他的大致意思是,“要带领大伙儿离开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去打一场属于男人的胜场,去喝一场痛痛快快的烈酒!”

    这些兵士听后,竟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赤忽歹见形势不妙,急要阻止。此时一名兵士挤出人群,站在空地的中央,他正是萧夫人安排下的那第四个人。

    他向所有人承认,自己就是萧夫人安排下的卧底,本是要奉命去耶律适鲁的军中告密,引那些人趁机来攻打大营的。

    按那兵士的原话,“我和刘英雄一起喝了这么多场酒,他是草原上的雄鹰,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兄弟,作为一个草原人,我怎么能做出卖兄弟的事情!”

    他的话赢得了雷动般的喝彩声。兵士们纷纷回账收拾兵器,将帐篷拆下放上牛车。萧夫人哪里能想到,自己用重金收买来的卧底,最后会因为几坛酒背叛了自己。

    赤忽歹见情形危急,也就未再阻拦,他心想着只要听到三王子的消息,便立刻前往禀报。

    只听刘驽一声令下,大军便在兵士们的呐喊声中往南开拔而去。赤忽歹戎马半生,甚少见到这般高昂的士气,心中暗自惊骇。

    刘驽一路上便走边喝,兵士见状纷纷效仿,各自提着酒坛在马背上喝得东倒西歪。赤忽歹见状心生不安,劝道“刘英雄,咱们不能喝得这般烂醉如泥,万一遇上了敌军可怎么打得了战?”

    刘驽一挥手,一名兵士立马捧过一坛酒,送至赤忽歹的面前。他笑道“赤大哥莫要焦心,你饮下这坛子酒就快活了,哈哈!”

    赤忽歹平日里虽甚是贪杯,此刻毫无饮酒的兴致,叹道“咱们没有经过三王子的同意,便擅自率军拔营而去,这可是要杀头的死罪。要是再打一场败仗,折了这些兵马,这可是要将三王子所有的基业都毁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