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节 草原激战
    刘驽答道“那些人应该都跑回家了,他们不是真的支持耶律适鲁,只是被他强迫着卷进了这场战争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耶律适鲁先前不敢开战,应该就是顾忌这些人会临阵脱逃,坏了自己的大事。但是眼下月黑风高,正好是逃跑的好时机,只怕趁机走掉的人会越来越多。”

    赤忽歹满脸狐疑地问道“你这么一路拖着耶律适鲁的人追过来,就是要给那些想逃跑的人创造机会?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我和三王子怎么都从来没有听说过?”

    刘驽指着身后的兵士们,笑道“因为你是个大将军啊,这些普通兵士哪里敢和你一起喝酒。而我却天天和他们厮混在一起,他们把我当成自己的兄弟一般看待,愿意告诉我的事情自然也就比你们要多些。”

    遥辇泰听后有些不满,捏紧了拳头怒道“这些兵卒一个个知情不报,丝毫不把三王子的汗位大业放在心上,简直是个个该杀。他们既然能知道耶律适鲁军营里的情况,那肯定都有通敌嫌疑,简直是罪大恶极,反了,反了!”

    刘驽安慰道“赤大哥,你莫要生气。我六师父和耶律适鲁势不两立,但并不代表普通的契丹子弟彼此之间也是敌人。就拿咱们营里的兵士来说吧,他们中间有好些人的姑舅表兄都在耶律适鲁的大军里服役。虽然场面上一场大战在即,但是这些亲人之间互相通些音问,也是人之常情。”

    赤忽歹脸上起了几分异样神色,回头瞄了眼身后长长的队伍,问道“这些先不说,我只想问,他们还和你说了些甚么?”刘驽笑道“赤大哥你是不相信我了,除了刚才说的事情外,他们能告诉我的事情也极为有限,毕竟我们都是成天活在一个军营里啊。再说了,我也不是个喜欢搜集讯息的江湖佬啊,哈哈!”

    赤忽歹看着他的眼睛,道“你不是江湖佬,可是你比那些江湖佬都要贼呢,他们的‘贼’可以从脸上看出来,可你偏偏长了副忠厚的模样,将所有的人都骗过了!”刘驽道“那是因为我本就是个笨人啊,忠厚哪里用得着装呢?”

    赤忽歹盯着刘驽鼓鼓的胸脯,知道那里藏着一本刘驽时常握在手里细读的红皮书,问道“那之前那些对付耶律适鲁的法子,都是你想出来的吗?是不是你一直在读的那本红皮书上有甚么锦囊妙计,要是我认识你们中原汉字,可真想见识见识!”他说着眼中竟流露出亮光来。

    刘驽听后哈哈大笑,道“赤大哥,你太抬举我了。纵使书上有锦囊妙计,交给了我这种笨人,那也只能是白费劲!不瞒您说,这些法子都是底下的兵士们教给我的,他们告诉我就这样一直行军下去,让他们的那些姑舅表兄们有机会在路上逃跑。耶律适鲁见人马少了,肯定就不敢来打我们了。”

    赤忽歹又问道“这么说,先前那个唱歌吓唬耶律适鲁大军的法子,也是他们想出来的了?”刘驽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倒是我自己想的,因为唱歌能壮胆啊,咱们的胆子壮了,士气上来了,敌人自然就害怕了!”

    “就这么简单?”遥辇泰问道。

    “是啊!”刘驽答道

    赤忽歹仍然有些不敢相信,问道“三王子经常跟我说甚么劳什子‘兵者,诡道也’,我也听不懂。你就说说,你那本红皮书上真的没有教你甚么阴人的鬼道道么?”刘驽道“不瞒您说,打战的法子倒是讲了些,主要是教人打战就得拼命!”说着他不自觉地摸怀中的《六军镜》书,暖暖地垫在胸口,让他倍感安心。

    赤忽歹冷笑道“嘿嘿,打战要拼命,这个是人就会!”他哼哼了几声,仍认为刘驽没和跟自己说实话。他又在兵士中扫了几眼,一句在心中按捺已久的话,此刻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我派给你的保忽吉和隆泰那两个人,他们怎么不在队伍里,我今天一整日都没看见他们,都跑哪里去了?”

    刘驽道“阿保和阿泰是我最信任的两个人,因此我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他们。”赤忽歹惊奇地问道“甚么任务?”他话音刚落,后方两里地外耶律氏大军轰隆隆的铁蹄声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直如暴风骤雨一般扑来,其中夹杂着兵士的呐喊声,兵器的砸击声,战鼓的雷鸣声。

    赤忽歹道“不好!耶律适鲁肯定是觉得自己的人马越跑越少,要打上一战鼓舞士气了。看敌军的样子,现在就要冲锋了!”他明白此刻耶律适鲁的大军里虽然逃去了许多人,但所剩人马仍然远远多于己方。

    刘驽道“赤大哥,你别担心!对此我们早有准备,阿保和阿泰他两人正是为这一件事儿去了。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加快行军,不要和耶律适鲁的人在此处交战!”他一声令下,各帐兵士随即快马加鞭往前行进。行至半路,刘驽突又下令,大军转而向南行去。

    经过这大半日的行军,那些白日里的醉汉陆续都醒过酒来,一个个精神倍长,挥着鞭子在夜空下的草原上策马疾奔,口中竟呜呜地喊出声来,显得十分兴奋。赤忽歹行军打战几十年,哪里见过这般景象——一众兵士们被人咬着尾巴追,竟然都还能乐出声来!

    他转头向刘驽问道“刘英雄,你到底给他们灌了甚么**汤,让他们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刘驽哈哈大笑,道“赤大哥,我可没有**汤,只有酒,可惜都快喝完了,接下来只能抢敌人的酒喝了!”

    赤忽歹嘴角抽了抽,说道“耶律适鲁那些人恐怕不像你们,他们可没有带酒行军的兴致。”刘驽笑道“那可真没意思!”他回头看向后方,只见耶律适鲁的大军虽是追得紧,却始终与己方隔着一里多地,想来可能是彼方的兵士连晚饭都没吃过,士气颇为低落的缘故吧。

    两军你追我跑,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渐渐地到了后半夜。耶律适鲁的大军中有些兵士耐不住困倦,陆续掉下队来,由此使得彼军中的人马又少了几分。与此同时,彼军中的先锋队伍却朝这边追得越来越急。这些人估计是耶律适鲁的嫡亲人马。有些人已经追到了五百步内,陆续开始放箭。

    赤忽歹急道“咱们还是准备迎战吧,再这么逃跑下去,兵士们没了士气会乱成一团的。”他勒缰驻马,伸手去摸马鞍上挂着的铜锤,准备迎战来敌。怎料刘驽一把从身后亲随的手中抢过帅旗,策马跑至队伍的最前方,大声喝道“想打胜战的跟我走,前方十里地外,便是耶律适鲁大军的葬身之地!”

    他举着大旗策马前冲,身后的兵士们欢呼雷动,赤忽歹见状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下便也跟着冲了上来,边跑边心里嘀咕着,“这些人肯定是疯了,逃个跑竟也要搞得如此欢快!”

    浩浩荡荡的大军在刘驽大旗的指引下,往他口中那个“十里之地”奔去,这些兵士深信一场大胜正在等着他们!

    赤忽歹靠近其中的一名兵士,悄悄地问道“你们为甚么这么信那个刘驽啊?”兵士恭恭敬敬地向他施了一个礼,道“启禀将军,刘英雄是我们这么多人中酒品最好的一个,他比我见过的所有草原人还要义气,若是我连他都不信,还能信谁呢!”

    赤忽歹听言一愣,心道“这算个甚么理由!”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紧跟着大军往前冲去。他心知自己缺乏统领大军的能耐,难以代替刘驽。此刻他只盼着三王子甚么时候能够突然从天而降,从耶律适鲁手中拯救下这两万多人。

    他魁梧的身躯随着马背一起一伏,草原上料峭的寒风吹醒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耶律适鲁的大军就紧追在后方,但三王子这时却可能远在天边。他盯着刘驽的后背有些发呆,只盼这个酗酒的少年千万别就此葬送了遥辇氏最后的基业。

    大军往前疾奔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刘驽突然单手勒住马缰,马匹因为极大的惯性,仍往前继续冲出几丈远。他骑的那马性子本来就烈,止步时竟突然人立起来,直要将刘驽摔下马来,看得赤忽歹直心惊。

    然而刘驽本人坐于烈马背上,却胜似闲庭信步。他趁着烈马人立之时,左手抓紧马缰挺身而立,右手将血红的帅旗挥舞开来,足以让百步开外的兵士们看得清楚。他吼道“准备—迎战!”

    兵士们群情激昂,齐齐举着火把大声呼喊,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夜空。

    “雄鹰!”

    “雄鹰!”

    “雄鹰!”

    后方,耶律适鲁大军如漫天潮水般奔来,一列列的弓骑兵首当其冲。这些弓骑兵边往前冲,边在马背上弯弓射箭,一片片的箭雨铺天盖地而来。

    在距离敌军还有三百步时,刘驽大呼一声,“砸坛子!”赤忽歹一看,一大批兵士骑着马早已在那些装酒坛的牛车旁待命。

    这些兵士听见刘驽的命令,一个个抄起四五个酒坛子往前冲去,继而约束着马匹在敌军弓箭的射程之外停下,这些兵士纷纷抡起胳膊,将手中的酒坛在地上砸了个粉碎。众多的兵士依次取坛,一队一队地冲上前砸碎,不一会儿两军阵前布满了坛坛罐罐的陶土碎片。

    刘驽大呼一声,“支盾!”

    一队队的兵士听命后随即下马,举起大木盾冲至阵地最前方,组成庞大而严密的盾阵。敌军弓骑兵弓弦连响,一片片的箭雨带着鸟唳声破空而来,扎在木盾上颤动不已,发出嗡嗡的响声。不时有兵士被冷箭射倒,发出大声的惨叫,然而却没有一人胆怯后退。

    因为所有人都看得见,刘驽这只草原上不落的雄鹰此刻已冲出了盾阵,他站在阵线的最前方,双手挥舞着帅旗。既然连主将都不怕死,兵士们还有甚么怕死的理由?

    只见刘驽运力挥起帅旗,将一堆攒射而来的箭支卷在旗内,继而双手发力一送,大旗裹挟之下,众多箭支****而出。十数名耶律氏弓骑兵来不及躲避,惨叫着落马。

    只听耶律氏本阵中,战鼓敲得轰轰响,那些余下的弓骑兵不得不迎着头皮往前冲,对遥辇氏大军进行掠阵游射。这时刘驽命兵士们摔在阵前的坛罐碎片发挥了作用,许多匹耶律氏战马不慎被刺破了蹄子,惊痛之下,纷纷将背上的骑手颠下马来。

    刘驽帅旗卷着大量箭矢一挥,与此同时,双臂暗暗运起“连珠劲”的法门。箭矢扎破那些落马弓骑兵甲胄的同时,又一股劲力生起,与前劲合为一处,只听嗤嗤声响,威力迅猛的箭矢竟将那些弓骑兵活活钉在地上爬不起身。

    赤忽歹躲在盾阵后面,他看着刘驽独战耶律氏弓骑兵,心中突突直跳。想他赤忽歹也不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但是若是让他独自一人临敌,却是万万做不到的。他急喊道“刘英雄,你快回来,你是主将,这样太危险!”

    刘驽回头朝他笑道“赤大哥,放心,请你照顾好我的兵!”他毫无退缩的意思,骑在马背上,双手挥舞帅旗迎着箭雨挺进。

    那些盾兵为他无畏的气魄所激励,不约而同地缓缓举起手中的厚木盾,砸在夜空下的契丹草原上。盾牌击地声此起彼伏,深沉而雄壮。耶律氏原本激昂的战鼓声,相形之下顿时黯然失色。

    余下的耶律氏弓骑兵被刘驽惊得呆了,在他们看来,这个不顾自己生死,在阵前狂舞着帅旗的人简直是个疯子。草原上有句俗语叫作“宁遇勇士,不见疯子!”。遇见勇士尚可一战,遇见疯子,那便只能与他拼死。

    这些耶律氏的弓骑兵显然并没有作好拼死的准备,他们的队形在距离刘驽本阵两百步之外披散开来。

    两百步,恰好是草原上的弓箭所能达到的最大射程,这些耶律氏弓骑兵不愿再往前再进哪怕一步。那个疯子刘驽,以及他身后此起彼伏的盾牌击地声,压迫得他们心头好似喘不过气来。他们只盼着尽快射完箭囊中余下的箭矢,完成袭扰的使命,然后马上退回本阵。

    此刻耶律氏大军中的主将估计已经看出己方的士气的低落,一队接着一队的重骑兵从彼阵中走出。大片的铁甲在火把下褶褶发光,将骑兵与马匹尽皆遮得严严实实。赤忽歹看见这些铁甲重骑兵,心中不禁胆寒。

    草原上本就缺少足够的铁匠和铁矿,要为如此多的骑兵和马匹披上铁甲,所需花费的精力和财力着实令人难以想象。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在契丹草原上见到如此多的铁甲骑兵。

    铁甲骑兵号称“草原之镰”,这把镰刀不会收割麦子,但是会像收割麦子一样收割人头。一股颓丧之意在赤忽歹的心头升起,“耶律适鲁的实力太强大了,三王子想与他争夺汗位,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此刻他为三王子的逃去感到幸运,因为此战必输无疑!

    只听耶律氏大军阵中战鼓声忽然变得激越,铁甲骑兵一队接着一队从阵中冲出,汇聚成一条铁的河流,势必要绞杀所过之处的一切苍生。在那沉重的马蹄声下,赤忽歹直感脚下的大地似乎也在颤动。在他的身旁,那些遥辇氏兵士的眼中也开始流露出惧色。

    刘驽独立阵前,凌然不惧。如果对方是铁流,他就是岩石,坚不可摧的钢岩。河水能冲垮桥梁,带走溺水者,却从来不能冲走一块盘根在大地的岩石。因为岩石的脚下就是大地,大地不是河水所能撼动的。

    他双足用力,整个人凌空跃起,立于马背之上。他在万千遥辇氏兵士的瞩目之下,将手中一杆帅旗舞得风雨不透,将袭来的箭雨纷纷卷落在地。此刻一队队的遥辇氏弓骑兵立马站于己方盾阵之后,他们齐齐注视着阵前独自奋战的主将刘驽,为他的英勇感到振奋。

    刘驽大声喊道“弓骑兵准备!”这些弓骑兵听见命令后异常激奋,他们绷直了身体,只待主将一声令下,便策马冲出盾阵,对敌军发起最强烈的反击。冲天的火光映得众兵士瞳孔中火光熊熊,然而他们的目光聚在了同一个人身上。

    刘驽回头望向众兵士,他的目光好似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掠过,让每一个人兵士都受到激励。一个想法从众人的心头升起,“如果这场战斗会胜利,我们愿意为此人而战。如果这场战斗会输,我们愿意为此人而死!”

    刘驽的身影被熊熊的火光映得透亮,连夜空中的那轮皓月也被他夺去了光彩。他双臂运劲一挥,鲜红的帅旗迎风展开,如一抹鲜血飙飞在夜空之中,为这一夜的契丹草原刻下了永久的印记。

    他口中大呼道“进攻!”浑厚的声音直让人无法相信他此刻还是个少年。遥辇氏的弓骑兵们早已饥渴难耐,此刻他们对敌人鲜血的渴望超过了一切,一个个如离弦之箭般冲盾阵中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