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节 江湖规矩
    刘驽回道“我虽然愚笨,但听人说起过,道士乃是出家之人,他们通常隐居在深山老林之中,穷尽一生的精力去修炼道法,只为了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为何你们崆峒派的道士却与众不同,一个个地千里迢迢来投奔耶律适鲁当他的爪牙?”

    这道士一声冷笑,回道“躲在穷山恶水中修道的人,不过是些没有见识的微末之流。真正的道士应该从剑中悟道,从人心中窥破天机。”

    刘驽昂头注视着他,道“我不懂你所说的道,也不懂你所说的剑。我只知道,所谓口吐莲华之人,未必就能活得明白!”

    这道士嘴角一抽,道“剑术有三大忌,一忌愚蠢,二忌蒙昧,三忌无才。这三样东西,你这个蠢小子看上去全占齐了。似你这般愚昧无才之人,恐怕一辈子都无法领会到剑法的真正奥义。我乃崆峒派青旭子,杀你之前,须让你知道我的威名,以免你直到死都只是个糊涂蛋!”

    他右手拇指按住剑柄往上一撑,噌地一声,寸许长的剑身从鞘中脱出。在火光和月光交映之下,青越越的剑身上光泽流转,看上去应是一柄极其难得的好剑。剑光闪闪,耀得四周围观的耶律氏兵士双目一炫。

    刘驽盯着他手中的剑,说道“你不像是个道士,一个清心寡欲的人,不会有一柄你这样的好剑。”他说话的同时,窜步直上,一拳击向青旭子的面门。

    青旭子见状一愣,按照中原武林的规矩,两人决斗之前须要先互相通报姓名,而后再摆开架势,最后方能进行决斗。眼前的这个毛头小子连基本的江湖礼仪都不懂,径自冲上来和他打斗,这可不太合江湖规矩!要是让中原武林中各派名宿看见这等失礼之事,定会让他们笑掉大牙。

    他鄙夷地看着迎面冲来的刘驽,嘴角的一抹轻笑,似展露自己无与伦比的高人风度。他将头往右稍稍侧过,只待躲过刘驽的来拳,便拔剑直刺他肋间的空门。

    刘驽迎面击来的拳风,刮在他的面颊上,颇为凌厉。这让他心头不禁一紧,这种感觉他已多少年未曾有过。在本能的反应之下,他的头又往右偏过两寸之多。这个小小的附加动作,使他彻底地失去了拔剑反击的机会。与此同时,刘驽又是一拳呼来,直逼得他不得不往旁躲闪。

    围观的数千名耶律氏兵士眼睁睁地看着,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挥舞着拳头一味地抢攻,而己方这位剑术高深的中原道长在他凶猛的抢攻之下,竟是连剑也拔不出来。

    青旭子一边躲一边骂,“不讲规矩,不讲规矩!”在他数十年的江湖生涯中,这是头一次面临生死决斗时,却连剑也来不及拔出。

    他有些后悔自己先前的举动,“为甚那时只将剑身撑出寸许,若是那时便拔出剑,也不会落到如今的尴尬境地!”原本的震慑对手之举,此刻却成了他在这场决斗中最大的败笔。

    他鞘中的宝剑足有三尺多长,若不舒开臂膀,便极难拔得出鞘。他瞅准刘驽的来拳,凌空向后一个鹞子翻身,拟在躲开刘驽拳头的同时趁机拔出鞘中长剑。

    岂料刘驽紧跟着他凌空跃起,一脚踢开他欲要拔剑的右手,同时双拳齐出,直击向他的肩头,这一招正是契丹散手中的“飞天弥陀”。青旭子见他攻势凌厉,只得收手回防,落地之后狼狈地向旁躲开。

    这契丹散手在成年的契丹男子中广为传播,因此这些围观的耶律氏兵士尽皆识出了此招“飞天弥陀”。这些契丹人看见中原武林高手青旭子,竟然被契丹散手逼得步步倒退,心中自豪之意陡起。他们一时间竟忘了自己所属的阵营,欢呼声雷动,为刘驽叫好声此起彼伏。

    青旭子拔剑不成,心中恼羞成怒,他心想此番若是折在了这个十三四岁的毛头小子手里,只怕自己数十年来苦心在江湖上拼得的盛名都会将付诸东流。

    他眉头一皱,随即计上心来。他拔腿往旁疾走,引诱刘驽来追,同时手缝中夹有一枚浸毒的六角铁。刘驽不知他的诡计,步步紧逼,向他追来。

    青旭子见时机已到,挥出右掌,反击向刘驽的胸口。刘驽哪里肯退缩,攥拳直上。两人拳掌相交,刘驽直感拳面上一阵剧痛,似是被甚尖锐之物扎伤,不禁大叫了一声。

    青旭子只道他已经中了自己的六角铁之毒,心中乃是大喜。此毒是他从饿养三日的眼镜蛇身上取得,一般人中了此毒后,不过三息便会扑地而倒。

    他抽手拔剑,拟要一招将眼前这名莽撞小子的首级斩落,到时候甚么“草原雄鹰”都是狗屁,而他青旭子阵前斩杀敌军主帅,报得师弟之仇之后,必将扬名草原,从此受到同门师兄弟的万般膜拜。

    想到这,一缕不易觉察的笑容在他脸上浮起。然而不等这缕笑容完全绽开,他的脸便僵住了。他算过千般情形,却未算得刘驽的百毒不侵之体。

    刘驽不仅未倒下,反而趁着他拔剑之际挥拳直上。青旭子一时间猝不及防,胸口中拳,身子往后跌开,直感气血翻涌,胸痛欲呕。

    然而这痛觉不过只是个开始,随后又是一股劲力涌来,与第一次的劲力合并在一处,形成了一股极盛巨力。他惨叫一声,整个身子被击得飞起。

    危急之际,他在半空中瞅准了一名围观的契丹兵士,双手向这兵士疾拿而去,抓住此人以便立稳身躯。仓促之际,他未来得及收回指间的六角铁。

    那名契丹兵士直感肩头一沉,被青旭子当成了扶步拐杖。同时他直感肩头刺疼,已被青旭子的六角铁刺破了肌肤。他一声惨叫,随即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青旭子冷冷地望了眼地上昏迷不起的兵士,随即往旁疾走而去。因为刘驽已经飞步追了过来,容不得他丝毫喘息。

    一众兵士往那名倒地的兵士围了过来,只见他伤口处汩汩地往外流出墨汁般的黑血,便知他中了青旭子的毒。这些契丹人平素里最恨龌龊卑劣之事,他们见青旭子竟在打斗之际使出这等肮脏手段,一时间群情激愤,纷纷指着他破口大骂。

    青旭子充耳不闻,既然这些契丹人已经恶语骂他,那他便再无顾忌,顺手从其中抓起两名骂得最狠之人掷向了刘驽。趁着刘驽躲闪之际,他终于得机拔出了鞘中宝剑。

    同时他的这一举动,彻底地激怒了这些契丹人,他们纷纷站在了刘驽这一边。

    “杀了这个狗道士!”

    “杀他!”

    “杀他,碎尸万段!”

    “杀他!”

    “杀他!”

    此刻,青旭子彻底地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境地,然而他并不介意。他深信凭着自己手中这柄宝剑,只需片刻便能让这帮无知的契丹人闭嘴。他曾凭着此剑削平了在中原武林中声名赫赫的太行四雄,眼前的刘驽与那太行四雄相比,不过是只尚未出窝的稚嫩雏鹰罢了。

    他持剑上挑下削,左撩右砍,将崆峒派剑法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那些围观的契丹兵士,望着他精湛的剑术,不约而同地住了口,一时间陷入了沉寂之中。

    草原是强者的天下,再卑鄙的强者也是强者,只需赢得最后的胜利,所有人都会忘记他曾经有过的所有不堪!青旭子不是契丹人,却很了解其中的奥妙。

    他一剑强似一剑,剑剑向着刘驽紧逼而去。刘驽挥拳迎上,却始终无法靠近青旭子三尺之内,一时间大大地落于下风。他透过青旭子舞成一团影的剑光,远远看见一名将军模样的人向那辆篷车靠近过去。一只手撩开了篷车的帘子,露出条细缝,向那个耶律氏将军面授机宜。

    估计那篷车中的人看见刘驽已远远落于下风,便认为自己不再需要如此多的兵士在旁保护,便决意派出身边所有的兵士,与遥辇氏展开最后的决战。

    那将军得令后振臂一呼,那些原本还在围观决斗的耶律氏兵士纷纷上马,如一阵旋风般向遥辇氏的本阵席卷而去。

    这位契丹将军如心使臂的领兵之法让刘驽暗自钦佩,他心想自己只会凭着一股热血激励兵士,若论起将兵的才能,与此人相比却是远远不如。《六军镜》书是属于勇者的兵法,而他此刻面对青旭子绵密的剑式却是一退再退。

    青旭子右脚向前迈出,同时宝剑挺出,直刺刘驽的肩窝。他这一招的出剑方位极其刁钻,被攻之人仓猝之间常常极难躲过。他大喝一声“中罢!”话音未落,剑尖便已带着点点寒星闪至,一股鲜血从刘驽的肩头****而出,在月光和火光的交映之下亮成条细线。

    刘驽忍痛闷哼了一声,依旧一拳接着一拳向着青旭子招呼而去。他沉稳的行止,让青旭子着实有些惊讶。在中原武林中,刀剑加身,那便是落败的由头。一般人到了此刻不是惊慌失措,便是立马退后认输。

    当然,青旭子从未打算过接受刘驽的认输,因此对他的顽命抵抗并不以为意。他挺剑疾刺,招式连绵不绝,正是崆峒剑法中有名的“山雨欲来”。

    这是一记怒招,使剑之人心中须要怀有极强的战意方可使得到位。他曾练过此招很多年,早已谙熟于心,却从未使得如此刻这般酣畅淋漓。

    因为,他早已没了战意!

    中原武林,是一个遍布人情的江湖。每一场比武都由多位前辈名宿出面主持,想赢得一场比武的胜利,武功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环节而已,暗地里乃是各门各派的名宿们之间的博弈。青旭子在这种比武中浸淫了多年,在谙熟了其中的门道之后,他再也无法激起对它的热情。

    然而他没想到,自己再一次被激起战意会是在这个远离中原的契丹草原,这片中原武林人士眼中的蛮荒之地。而他的对手,不过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稚嫩得让他无法将其当作平等的对手。

    他手握宝剑,在“山雨欲来”的剑招之中飘飘欲仙。行云流水的进招让他信心倍增,他一边挥剑一边笑道“小子,你活不过今晚的。你要记得,自己是死在一个‘笨’字上面。”他一边进招,一边出言讽刺,意在扰乱刘驽的心神。

    刘驽哪里还顾得上开口说话,他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在青旭子的剑式中找到空隙,将拳头击过去,打中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

    然而青旭子的剑式是如此地绵密,直是水泼不进,风吹不透,令刘驽无法反击。他的心情越来越沉,而身后传来的耶律氏大军的进击声和遥辇氏士兵的败退声,让他沉重的心情又加重了几分,不禁想道“阿保和阿泰为甚么还没有出现?”

    青旭子面向着前方的交战之地,他将此刻的战况看得一清二楚,心中踌躇满志,“今晚必将是一个大胜之夜,而我将成为这一夜最为夺目的英雄。”

    他挥剑的同时,心中已在想着自己将如何提着这少年的首级,拜到在耶律适鲁的座下,接受契丹新可汗不吝辞句的赞美,引来无数人羡慕嫉妒的目光。

    然而随即发生的一幕,直让他的瞳孔随之一缩。只见数万只火把在遥辇氏本阵后方亮起,刺鼻的牛油味在整片战场弥漫开来。

    他心中暗惊,“这应该是吐蕃人的军队,只有他们才用牛油做成火把。为甚么遥辇氏竟能得到吐蕃人的襄助,难道与宗布王子死在了耶律氏的大营有关?吐蕃老王是找耶律适鲁寻仇来了?”

    接下来战场上的景象有些理所当然,在突然出现的吐蕃人面前,已经激战了大半夜的耶律氏大军失去了斗志,他们纷纷后撤,将官们紧张忐忑的疾呼声此起彼伏。

    在遥辇氏人马的追击之下,不断有耶律氏兵士被射落下马。刘驽甚至能听见,赤忽歹那洪亮的怒吼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而那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应是赤忽歹挥舞着铜锤砸扁了一个又一个脑瓜子。

    青旭子对眼前的情形不以为意,他朝着刘驽微微一笑,道“即便遥辇氏赢了,赢的那个人却不是你。那些人甚至来不及给你收尸,因为我会劈开你的四肢,再削去你的面皮,没有人能识出你的尸体!”他的剑法并未因为言语而有所停滞,因为恶毒的言语向来是他剑法中密不可缺的一部分。

    刷!刷!刷!只是三剑,他的剑便已刺中了刘驽身上的三个部位,三股血几乎不分前后地同时从刘驽身上涌了出来。

    他灿然一笑,笑容中透出如深渊般不见底的黑暗,似与死神相连。只见他剑从中出,将前三剑的剑势凝于一处,带着凌厉无比的气势向刘驽胸口疾刺而去。

    这一招正是崆峒派的名技“三清化一气”,他相信此剑一过,草原上再无所谓的“雄鹰”。他的剑尖刺入了刘驽的胸膛,鲜血随即飙出,这让他无比地快意,不禁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他手腕一使劲,要让剑身彻底地插入刘驽的胸膛,却发现剑柄巍然不动。原来刘驽趁着他宝剑插入自己胸膛的一滞之机,竟用两只肉掌紧紧地夹住了它。

    青旭子轻蔑地一笑,这刘驽果真是个笨人,他的这般姿态哪能保持得长久?且他双腿钉在地上齐齐用力,双手也被他的宝剑困住,丝毫没有了反击的机会。

    青旭子手上暗自运力,使劲往前推动剑柄,只等刘驽再也坚持不住,这柄剑终会插入他的胸膛里。青旭子凝神静气,因为他在期待宝剑插入刘驽心脏的声音,那会是“咕唧”一声,就和捏死一只夏日里的蝉差不多。

    刘驽目光熊熊地望着青旭子,他大喝一声,双掌竭尽全力下压,将青旭子的宝剑压得偏过。在青旭子看来,这不过是一个笨人又一次徒劳的努力而已。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嘲笑,刘驽竟挺着脑袋向自己撞了过来。他见此情形,心中只闪过一个念头,“这不合江湖规矩!”

    这头槌从来只是街头泼赖的厮打方式,武林中人谁会用它。他想出言讥笑,然后不等嘴巴张开,小腹上便已被刘驽撞中,直疼得他说不出话来。他丹田真气一滞,右手随之一软,宝剑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这不是普通的头槌,这是刘驽使上了“连珠劲”的头槌。青旭子还未来得及弯腰,以便缓解小腹传来的剧痛,整个人已经往后直直飞了出去。在他的身后,正是那辆一直停在原地不动的篷车。

    此时一柄长剑挑破了篷车的帘子,默然无息地伸出。他直感背后一寒,低头看见一枚雪亮的剑尖从自己胸前透出。那长剑随即收了回去,他由此失去了支撑,软软地倒在地上,却一时间未能断气。

    他从地上挣扎着抬起脑袋,吃力地看向刘驽,不甘心地说道“我本该赢了你的,是你不合江湖规矩!崆峒派有仇必报,定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