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五十节 倾国倾城
    抱歉,这么晚才更新!工作很忙,中午休息时写了一些,晚上回家给孩子喂完了奶,直到现在才写完

    鲜血从刘驽身体的各处伤口流出,这让他站在夜风中感到格外地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所幸剑伤并不深,伤处的刺痛反而让他更加地清醒。他迎着风打了个哆嗦,蹒跚地向青旭子走来。

    杀死青旭子的人并不是他,而是篷车里的那只手。然而他生性敦厚,与一个濒死之人强辩,不是他愿做的事情。他的嘴唇颤动了几下,却终究没有开口。

    他在青旭子身边停下,靴尖靠近此人的头发。一个曾经异常高傲的人,此刻比泥土还要卑微。青旭子的瞳孔已经涣散,身躯却仍保持着挣扎的姿势,头颅如同树木的残桩,迎着寒风倔强地抬起。

    无论他是如何地不甘心和无可奈何,生命已经离他而去。而他的躯体终究与泥土化为一处,成为来年春天草原上最好的肥料。

    刘驽叹了口气,他忍着伤口的疼痛勉力蹲下身子,将青旭子的遗体放倒,为其捋平四肢躺平在草地上,又为其抚合不肯瞑目的双眼。

    他站起身,望着身前灯火通明的篷车,透过薄纱帘子,依稀能看见车厢内有烛光摇曳。坐在车辕上的车夫,望着他瑟瑟发抖,似乎他本人就是草原上最料峭的寒风。

    四名契丹兵士骑着马,护卫在篷车的两侧。他们全身盔甲重重,便连头盔也只露出两只眼睛来。刘驽抬起脚,一步步地接近篷车。他要掀开帘子,看一看到底是甚样的人,竟能让骄傲的青旭子至死都不肯记恨于他。

    车夫身子偎在车辕上,肩膀激烈地颤动。那四名护卫静静地看着刘驽接近篷车,却不出手阻拦。就在他要掀开扯车帘的同时,只听一阵马嘶声骤起,那四人竟弃开篷车径自逃命去了。

    刘驽推开伏在车辕上的车夫,此人今晚并未染上一滴血,而自己也无意伤他。车夫滚落在草地上,随即反应过来,慌忙爬起身逃进了夜色之中。

    篷车的帘子很薄,让人能够隐隐约约地看见里头。话虽是如此,当刘驽拨开车帘时,车里的景象仍让他目瞪口呆。车厢内颇为宽敞,他看见柳哥公主斜倚在一张榻上,双眼朦胧似醉。

    烛光之下,她一袭长裙殷红似血,白皙的玉趾从红裙下露出,轻悬在床沿上。耶律小花跪在柳哥公主的脚下,手中长剑犹自滴着血。

    刘驽惊道“怎么又是你?”柳哥发出咯咯地笑声,道“怎么又是我,难道我俩见过很多次吗?”刘驽使劲咽了咽唾沫,他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清醒一,说道“我俩总共见过多少次,我想你心里比我明白。”他说话的同时,努力地让自己镇静,然而声音却不自觉地有些发抖。

    他的目光不禁被她露出红裙的玉趾吸引过去,似乎仅仅是那一小片雪白的脚趾,便能让他产生大量的遐想。眼前的柳哥公主远比她的年龄看上去要成熟,擅长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去诱惑男人。

    刘驽的心脏在胸腔里激烈地跳动,急促的咚咚声不停地冲击着他的耳膜。渴望,爱慕,自惭形秽,种种复杂的情感此刻一拥而上,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勉强地从她身上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跪伏在侧的耶律小花。耶律小花温顺地跪在地上,看上去柳哥公主已经彻底地驯服了他,而他刺死青旭子,也应是也出于她的命令。

    耶律小花双手撑在地板上,他望向柳哥公主的双眼中透着满满的爱火。刘驽相信,即便此刻柳哥公主命此人自杀,此人也绝不会眨一下眼。

    同时他也开始有些明白,为甚么骄傲如青旭子,会至死都不肯记恨她。这个利欲熏心的道士,应是同耶律小花一般无二地折服在了这个女人的红裙之下。

    他直感自己脸红腮热,一种说不出的激情和燥热充满了自己的身躯。他的意识在宠宠欲动,一步一步地脱离自己的控制。他不敢再看眼前的这个女人,她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能让所有的男人为她神魂颠倒。

    或许就和李菁曾经说过一样,男人若是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一个女人,便不会再管她是好是坏!

    就在他想起李菁的同时,他心头好似突然流过了一阵清泉,整个人顿时冷静了下来。那个满头小辫的胡人女子,与眼前倾国倾城的柳哥公主是如此地不同。

    她凶狠,却从来不阴毒。她美丽,却从来不矫情。她聪明,却从来不勾心斗角。他似乎看见李菁此刻正笑嘻嘻地站在自己面前,她的言谈举止,让他觉得从未有过的可爱。便连她从前的刁蛮任性,此时看上去似乎也是情有可原了。

    柳哥公主当然不知道,只是瞬息之间,刘驽的心头竟闪过了如此多的念头。她对刘驽起初投向自己的炽烈目光很满意,同时却并不感到惊奇,因为这是每一个见过她的男人都曾有过的反应。

    从帝王将相到王孙贵族,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会拜服在她的裙下,便连阉人也不例外。而那些见过她绝世容貌的阉人,通常无处发泄,只能干嚎着度过一整个凄惨的漫漫长夜,并且从此以后,再不敢抬头看她哪怕一眼。

    她是一种折磨,会让所有得到过她的男人狂喜不已,并且随即陷入长久的惆怅之中,因为没有哪一个男人能够忍受失去她的痛苦。

    她是一种原罪,会让所有得不到她的男人怅然若失,从此以后将世上所有其他女子都视作草芥,只恨自己白活了一世,并在漫长的余生里陷入绝望的相思之中。

    然而刘驽与她先前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他炽烈的目光持续了不过极短的时间,随即变得镇静,这让她颇为丧气,同时心中暗暗生起一股恨意。

    能够解释的原因或许只有一个,这个十三四岁的疤脸少年根本算不上真正的男人,他不解风情,在女人面前只是一根粗呆愚蠢的木头,这世上再美的女人也无法打动他。

    她冲着他笑了笑,将自己满心的不满意掩饰得一干二净,同时心中却又暗暗不信这个邪这世上哪怕仅剩下一个男子未曾臣服在她的裙下,她也会感到千般的不舒服,万般的不舒服。而眼前这个少年在她看来,便是那世上仅剩的一个异类。

    刘驽没有回应她的笑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开口说话。他冷淡的反应,着实让她非常失望。她望了眼车窗上摆放的中原青花瓷瓶,恨不得马上抓过来仍在地上,摔成碎片,越碎越好。

    然而她终究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优雅和从容一直是她征服男人的不二武器。她轻启朱唇,笑道“你的名字叫刘驽是吧,名字的意思虽然不大好,但是你的表现却远远超过了我的设想。草原上的雄鹰,现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战过后,只怕你的名气会更大了。”

    刘驽道“哦,过誉了,你的话让人听了很开心,只是我有些受不起。我没想到车里的人会是你们两个,我本以为会是耶律适鲁。”

    柳哥公主笑道“看见我,你不觉得更好吗?”如她这般绝世的容颜,每一个看见的男人,都应该觉得自己是修了十世得来的福分。

    刘驽不动声色,回道“你很好,但是我想见的人却不是你。耶律适鲁既然发动了这场战争,就该由他本人来结束。”

    柳哥公主幽幽地说道“可惜你抓不到他了,片刻之前他还在这里,你们两个却擦肩而过。”刘驽听后一惊,道“他在这里,我怎么没看见他?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柳哥公主无精打采地坐正了身躯,将玉趾缩回了红裙内。女性的魅力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年来说,似乎丝毫用处也无。她说道“刚才共有四名兵士护卫在这辆车子周围,耶律适鲁便是其中的一人。他虽然乔装打扮,但所有的军令都是由他发出的,而我和耶律小花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

    刘驽的目光落在地上的耶律小花的身上,耶律小花显然也发觉他在看自己。他抬起头自嘲着说道“你别看我,我那个自立为汗的父亲,从未将我这个亲生儿子放在眼里。自从我输给你之后,在他面前更是再也翻不了身。我此刻是死是活,他丝毫都不会放在心上。”

    刘驽淡淡地回道“你是他的唯一儿子,是他一生大业的唯一继承人,他怎会弃你于不顾,这实在有些不合情理。”说着顺手要扯下车门上的薄纱帘子。柳哥公主急要制止,道“哎,这么漂亮的车子你怎么能”她还未说完,刘驽已经将整个帘子扯了下来。

    他将帘子撕成数条,用来包扎遍身的剑伤。帘布十分绵软,贴在伤处十分地绵软,让他遍身的疼痛随即减轻了许多。柳哥公主幽幽地望着他,低声道“你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刘驽没有应她,他在等待耶律小花的回答。耶律小花的表情此刻比哭还难看,说道“呵呵,继承大业?或许你从来都不知道吧,萧夫人为我父亲又生了一个儿子,那个兔崽子才是他心目中的汗位继承人,而我呢,只不过是一个没出息的倒霉鬼罢了。”

    刘驽惊道“这怎么可能!?我在中原见到萧夫人的时候,她正带着阿保机四处逃难,并没有丝毫怀孕的迹象。”耶律小花冷笑一声,道“你懂个甚么,女人怀胎没有五六个月,哪里会显身子来。萧夫人将她的阿保机视为己命,这一也不错。但并不能否认,她当时已经怀了我父亲的孩子。”

    刘驽道“可是萧夫人说过,她并没有嫁给你父亲。”耶律小花向他投来一丝鄙夷的目光,道“用婚姻来谋得和女人上床的机会,那是最低等的做法。我,还有我的父亲,都早就不用这一套了。自从萧夫人的男人死后,我父亲便成了迭剌部的夷离堇。萧夫人若想保护她那个阿保机,除了依靠她那一肚子花花肠子外,便只有凭借她那风姿犹存的身段了。”

    刘驽从未如此轻视过一个人,但是他看着此刻的耶律小花,却无法掩饰脸上的轻蔑之色,说道“你取悦女人的手段似乎和你的父亲不同,你是跪在地上当一条狗。”

    耶律小花哈哈一笑,笑声中带着无尽的失落,说道“如果当一条狗,可以让她接受我,那我也是愿意的。”柳哥公主听言,口中噗嗤一笑。刘驽直感一股从未有过的厌恶之意,突地在心中生起。他转过身,背对着二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此时那些败退的耶律氏骑兵距离篷车越来越近,轰隆隆的马蹄声直要湮没三人的声音。柳哥公主见状笑道“你还是赶紧逃吧,虽然你赢了这场战争,却没有俘虏我们的机会。”

    刘驽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他径自坐上车辕,拍马疾行,将那些耶律氏人马甩得远远的。柳哥公主见状惊道“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

    刘驽没有答她,一个人低下头自言自语道“我没想到她竟会这么做。”柳哥公主听懂了他的话,他还在想萧夫人的事情。面对这个懵懂的少年,她心中又升起了几分信心。

    她不再看车窗外倒飞如影的景象,而是看着他笑道“看来你真的还是个娃娃,有也不懂女人。”刘驽回头注视着她,并不想跟她聊自己的心事儿,这个女人就在自己的跟前,两人之间却好似比天涯还远。

    他岔开话头,说道“是的,我不懂你,不懂为甚么每一次的战场上,都会有你的身影?”

    柳哥公主咯咯直笑,说道“那是因为我想看看,男人们对于杀戮和美女,他们更喜欢哪一样。”

    刘驽摇摇头,道“不对,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从抱月山的大阵中救走了许多契丹八部的兵士第二次看见你时,你引着耶律小花率军往那大阵里闯,分明是想让他们去送死可是到了第三次和这第四次,你却又反过来在帮耶律氏的忙,你的心里到底在盘算些甚么?”

    柳哥公主望着他,幽幽地叹道“难道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吗?女人的心思不要猜。她会因为高兴救下一个人,而下一刻,说不定也会因为嫉妒杀了这个人。”

    刘驽道“我是个笨人,猜谜从来都不如别人。但是我能看得出,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柳哥公主听后哈哈大笑,道“不对,你说错了,萧夫人的野心比我大多了。”

    刘驽摇摇头,道“不,你的野心比她大多了。你和铜马究竟是甚么关系?”

    “铜马?”柳哥公主听见刘驽竟然提起此人,一时间惊得连下巴也要合不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