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节 明月伤夜
    刘驽道“是的,就是铜马!因为我从未见过任何他想杀的人,还能活着再出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柳哥公主轻笑一声,道“可是你应该知道,当时我骑的是一匹宝马,没有任何人能追得上我。那个铜马一直追了我十几里路,当时我还以为是哪一个爱慕我的男人突然发了疯。”

    刘驽道“真实的情况,只有你自己知道,而这个人也听见了。”说着他指了指地板上坐着的耶律小花。耶律小花摇摇头,道“我无所谓!若是哪一天我死了,我宁愿死在她的手里。正如你们汉人所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仰头望着柳哥公主,将长剑倒转过剑柄,递向她手中。

    柳哥公主接过剑,冲着他盈盈一笑。她抬起剑尖指向刘驽,说道“你现在受的伤不轻,还要问这么多的问题,就不怕我一剑杀了你?”刘驽面色镇定,回道“你不用出言威胁,大可以一剑直接刺过来。”

    柳哥公主努了努嘴,收回了剑,轻轻地搭在膝盖上。眼下步步危机,她不愿做任何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因为眼前的这个疤脸少年,着实让她有些捉摸不定。

    她笑道“你是没有办法困我太久的!同样,你也没有办法从我嘴中套出更多的话。这篷车走得比马慢多了,等耶律氏的人缓过神来,他们肯定会派人来追。”

    刘驽闷声不答,面对眼前的情形,他心中并没有太好的办法,但让他直接弃车而走,却是万万不能。在他看来,只要事情还未走到末路,一切都有转机!他抓紧马缰,策着两匹马拉着篷车在黑夜里疾行,一路上专寻偏僻静道。

    然而事与愿违,没过多久,一阵越来越急促的马蹄声从车后传来。他回头望去,约莫有三十多个人,马背上的人身姿颇为轻盈,看上去应该是些耶律氏的轻骑兵。他们的路线简单而直接,径直往篷车冲了过来。

    柳哥公主撩开车窗的帘子,往后望了望,同时不忘向那些骑兵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那些耶律氏骑兵见后,直如被打了鸡血一般,将马鞭甩得啪啪响,嗷嗷叫着追了上来。她对他们的表现颇为满意,这才是男人们面对她时应有的反应。

    她笑着向刘驽说道“如果你现在就走,可能还来得及,我保证不会从你背后下手。”刘驽径自不理她,赶着马往前狂奔而去。

    车厢随着路面剧烈地颠簸,耶律小花娇弱的身躯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索性趴在了地板上。柳哥公主手抓着车窗的边缘,满面怒色,她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剑,犹豫着要不要立即出手杀了这个倔强的小子。

    “轰咚”一声,篷车陷入了凹坑里。

    无论刘驽怎么赶动两匹马,车轱辘陷在坑里却是再也出不来。而后方追来的耶律氏骑兵,距离篷车越来越近。

    柳哥公主见状长舒了一口气,身体往后放松地靠在车厢壁上,将剑插回了一旁的鞘里,说道“你走吧,我不想杀你。虽然你让我厌恶,可我毕竟是在中原长大,对中原人还有点感情。我不想在这契丹草原上,杀死你一个孤零零的中原人。”

    刘驽回过头望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需要你施舍我甚么。你若是想杀我,现在就动手。若是不敢,那就乖乖地别说话。”

    此刻那些耶律氏轻骑兵已经赶了上来,他们纷纷甩开手中的套马索。只是不长的时间,已有七八条绳索从不同的角度搭在了篷车上,直套得老老实实。那两匹马原先还能拉着车轱辘在凹坑里来回晃动,此刻却是再也动弹不得。

    这些耶律氏骑兵见状满怀大喜地拔出马刀,冲了上来,从四面八方围向了刘驽。刘驽紧攥双拳,随时准备击倒最先冲上来的那一个人。柳哥公主斜倚在车厢内的榻上,悠闲地从背后看着他,笑道“你身上这么多伤口,他们随便再切开哪一处,就能让你疼得要命。”

    她正着说话,一匹马不知何时从后方追了上来,马匹奔跑的速度极快,以至于马背上的人只能俯在马背上前行。她远远望见那人的身影,似是个女子,满头的小辫随着马背的一起一伏而上下飘飞,手中两柄窄细的唐刀,在月光下褶褶发光。

    那女子一边追一边喊道“想伤他,你们得先问问我!”刘驽一眼便认出,此人正是李菁,不由地大喜过望。

    那些耶律氏骑兵闻见声音,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此时恰逢李菁骑马赶到,她将双刀如翅翼般向两侧展开,借着奔跑之势,接连割开数人的脖颈,一大片颈血在夜空中四散飞扬。

    其余的耶律氏兵士望了眼惨死在地的同伴,举着刀哇哇大叫着朝她冲了过来。李菁轻声一笑,她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身子在空中连打了七八个旋子,刀光连闪。凡是胆敢近身者,无不中刀毙命。待她落回马背时,马下的尸体已是趴得堆起。

    其余人等见情形不妙,纷纷拍马撤回到篷车后方,企图以篷车为依仗,抵挡她的双刀。车厢内,柳哥公主早已拔出剑,双手握着剑柄,剑尖直指车门的方向,紧张地看着骑马步步进逼而来的李菁。

    刘驽看着李菁,憨憨地一笑,道“你过来的真是时候。”李菁哼了一声,“傻瓜!”她径直抓住的他臂膀,将他一把拎起。刘驽受伤失血之下,全身乏力,哪里还能犟得过她。他心知此女子虽是邪性,却从未害过自己,是以倒也无意反抗。

    李菁抓过他,将他放上身后的马鞍,急道“赶紧的,随我走!”她拍马狂奔而去,对车厢内的柳哥公主却是理也未理。柳哥公主双手颤巍巍地握着剑,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呆呆地出神。

    李菁走后不久,篷车后方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柳哥公主急忙从车窗中国探出头去,只见那来人单手握着马缰前行,另一只手紧握着一柄长刀,刀身托在肩上。

    那人在篷车前停下,静静地看着车厢内的柳哥公主。此时月光甚是皎洁,映在他深陷入颊的眼窝里,如同点燃了两团幽幽的火焰,这人正是铜马。他说道“刚才是不是有个小姑娘来过这里,她走了吗?”

    柳哥公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是的,有个看着像胡人的女子刚刚来过,她杀了不少人,还带走了刘驽那个小子。依我之言,刘驽那个小子不能留了,他猜出了我俩之间的关系。”她说这话的时候,扫了一眼脚下坐着的耶律小花。

    耶律小花见她看向自己,赶紧报以微笑。然而柳哥公主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复又落在了车前的铜马身上。铜马嗯了一声,道“不行,还不能杀他!杀掉一个有用之人,那是自断手脚。”

    柳哥公主叹道“好吧,听你的!”她朝车后方剩下的十几名骑士招了招手,“你们都过来,我有事儿要吩咐给你们。”这些人远远地望着铜马,皆是面露惧色,但听了她的命令后,却不约而同地拍马走了过来,谨慎地聚在一处。

    铜马长刀出鞘,刀身在星空下划过一道道长长的弧线,十几颗头颅先后飞上了半空,无头的尸体在马背上晃了几晃,随即纷纷落下地去。

    耶律小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发狂,面孔因惊吓而有些扭曲变形。他双手紧捂着因吃惊而张大的嘴巴,恨不得将十根指头都塞进嘴里。

    柳哥剑柄往前轻轻一送,嗤地一声,便插入了他的小腹,接着往上一抬,鲜血随即喷涌而出。耶律小花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他终于如自己所愿,成了花下之鬼。

    铜马收刀入鞘,笑道“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咱俩的合作还是这么默契。”柳哥公主起身从车下跳下,站到他的跟前,笑道“是啊,转眼间好几年就过去了。只记得那时候你还叫田凤,不叫铜马。”

    她将剑身在车厢壁上使劲擦了擦,继而收刀入鞘,接着又从车厢里端出一盆清水,洗尽了双手的血迹。她有着强烈的洁癖,不能容忍丝毫的玷污。

    铜马笑道“真不知道你这么爱干净的人,是怎么能容忍那些肥胖的契丹男人趴在自己身上的。”柳哥公主不甘示弱,回道“是啊,我也不知道像你这样一个本该隐姓埋名的人,为甚么要将‘铜马’这个名字传得全天下沸沸扬扬。”

    铜马仰望着当空的皓月,在这个大战之夜,唯有它未曾染上一丝血色。

    他缓缓地说道“当年虎组的十二位兄弟,金龙,银虎,铜马,铁蛇,石猴,竹羊……除我之外,没有一个人活到了今天,他们一个个都死在了报效朝廷的路上。而我不改‘铜马’这个名字,便是要与他们十一人同在。我铜马为朝廷效的每一份力,都有他们十一个人的功劳。而朝中大臣听见了铜马这个名字,也就不会忘记他们这些忠烈之士。”

    柳哥公主的声音有些哽咽,说道“那你知道为甚么这些年来我一直如此洁癖吗?我每天都要洗三遍澡,恨不得从身上搓下一层皮来,只为了洗掉身上那些臭男人牙缝里的味道。你知道吗,我这么做只是不想让你嫌弃我,让你觉得我很脏!”她说着眼中竟盈盈滴下泪来。

    铜马低下头,不忍去看她的泪眼,柔声说道“咱俩都是在为朝廷效命,只是手段不同而已,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你。”

    柳哥公主如疯了一般扑上前,抓住他胸前的衣襟,他一动不动。她哭道“田凤,我只想问你一句话,等契丹这件事情过后,你愿不愿意娶我?”

    铜马默不作声,她接着说道“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来,我的心里只有你。为了你那十一个死去的弟兄,我悄悄地从契丹捎回钱财,为他们建了一座祠,还拜托熟识的老太监每日里给他们上三次香。”

    铜马听后将头埋得更低,说道“你为我做过的事情,我都知道,我打心眼里感激你。然而如今天下纷乱,朝廷正处于危亡之际。正如昔日大汉将军霍去病所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我田凤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置大唐残破的江山于不顾。”

    柳哥公主用手背揩去了脸颊上的泪水,然而新的泪水仍不停地涌出。她颤声说道“你的心里真的没有半分的犹豫吗?”

    铜马默不作声,他往后退开两步,说道“我田凤生是朝廷的人,死是朝廷的鬼,今生今世心中唯一愧对之人,除了老母外便只有你一人。若是人世间真的有轮回一说,我愿意用来生的十辈子、一百辈子、一千辈子的时光来补偿你,哪怕是做牛做马也成。”

    柳哥公主听后哭骂道“笨蛋,人死了,甚么都没有了!”铜马道“若是如此,我田凤真的对不住你,无以为报!”

    他说着屈膝便要向她跪下,她冲上前一把扶住他,哭道“不!我不要你跪!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有这般的心思我便心满意足了。若是真的有来世,我愿意和你做比翼双飞的大雁,做一起戏水的鸳鸯。”

    铜马仰起头,紧闭着双眼,两排牙齿咬得格格响,强自抑制着内心的苦痛。柳哥公主一把抱住他,哭道“你不要忍了,我们今晚就做夫妻好不好。哪怕只是一个晚上,我死了也愿意!”

    铜马轻轻推开她的臂膀,缓缓地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我田凤指天发誓!若是朝廷能度过此番危难,如果大唐江山可以重圆。我解甲归田之日,定会娶你为妻。除你之外,这世上所有的其他女子,我若是多看她一眼,便自剜双目!”

    柳哥公主抡起拳头,雨点般地敲打在他的胸脯上,哭道“你尽会说些没用的,我不听,不要听!”此刻她憨得像个未经世事的丫头,将先前的优雅风韵丢得一干二净。

    铜马长叹一声,将她拥入怀里,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道“你我都是朝廷的人,该以国家大事儿为重才对。”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久久不肯分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哥公主停住了哭声,她将下巴架在铜马的肩上,痴痴地说道“如果当今是个太平盛世该有多好,我不想要甚么荣华富贵,只想跟着你一起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咱俩在乡下买下几亩天地,你在田里耕地,我坐在田埂上绣花。你要是累了,我就给你捶背。你要是渴了,我就烧茶给你喝。”

    铜马笑道“那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总不能只是烧茶捶背啊。”柳哥公主破涕为笑,道“我要给你生个大胖儿子,不,你想要几个,我就生几个!等孩子们长大了,我让他们排成一队,齐齐地喊你爹。”铜马摇摇头,道“我更喜欢女孩些,生下来的闺女最好都和你一样聪敏美丽,个个都是我的小棉袄。”

    柳哥公主怔了片刻,幽幽地问道“这样的日子会有吗?”

    铜马想了片刻,道“会有的。我会尽全力消耗这些契丹人的实力,而你负责掌控余下的那些人,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为朝廷效命。等到朝廷实力大增,荡清寰宇,扫清所有的叛军和藩镇,那时天下就真的太平了。到时候我就禀明义父,解散虎组,与你一起解甲归田。”

    柳哥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照你说的去做的!”

    铜马望向东方的天空,只见一股隐隐的亮光从晨雾中透出,于是说道“天快亮了,你该回耶律适鲁的大营了。耶律小花和这些人的尸体由我来处理,你只需在耶律适鲁面前编好理由便可。”

    柳哥公主点了点头,“我知道!”声音柔软得像只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