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节 道德剑派
    不等太阳落山,已有许多将领集聚在遥辇泰的主帐外,想要见识一下那位老者究竟是何方神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战火纷飞的草原上,这是众人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由于裨将以下的兵士不许近前,所以很多普通兵士只能站在五十步开外的远处,踮起脚向主帐的方向张望,只盼能一睹那老者的尊容。

    刘驽并不欲凑这个热闹,直等到夜色渐黑,他方才熬不住李菁的千般厮磨,带着她进了主帐,只见帐篷里已挤满了诸将,遥辇泰独坐榻上。

    诸人早已等了许久,此时皆是忍不住往帐篷门口望去。他们一想到那位传说中的大人物即将降临,心中便是澎湃不已。

    众人等了约莫一个多时辰,那老者仍然没出现,人群之中随之议论纷纷。遥辇泰站起身,示意众人噤声,否则那老者突然进来了,却发现他的部下是这般地不守规矩,未免大失颜面。

    众将听后,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个多时辰。眼看已是半夜三更时分,这时不仅众将开始嘀咕,便连遥辇泰自己也开始着急起来。

    他忙派出两名亲信大将,去那老者的帐篷请人。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两人灰着鼻子回来了,说是那老者传话说,自己需要斋戒沐浴三日,而后方能与大伙儿见面。众将一听皆是意兴阑珊,纷纷皆欲散去。

    李菁见状,忍不住凑到刘驽耳边嘀咕道“这老家伙卖得是哪门子药,这么摆架子?”刘驽听后有些不高兴,道“你不该这么称呼一个老人家,他要斋戒沐浴之后再见大伙儿,摆明了是一片赤诚之心。”

    遥辇泰从榻上站起身来,欲要安抚纷乱的人心,道“请众位相信我的话,这位老者绝对是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我先前一路上听他教诲,大有受益。据其弟子所言,其人乃是中原道德剑派宗师,就连中原武林鼎鼎大名的‘双玉二王’见了他,也是要行晚辈之礼的。”

    李菁听后惊疑道“道德剑派,中原有这么个武林门派吗,我怎么从来没听师父提起过?”刘驽道“你师父虽然耳目灵通,但他究竟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有些不世出的高手就爱隐居在深山老林之中,不为世人所知,这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与他二人不同的,是跟随遥辇泰归来的那几十名将领,他们一路上是见过那位老者的。无奈那老者被他的七大弟子护得太紧,除去遥辇泰外,其余诸人竟完全没有接触他的机会,只能远远地望着他的仙风道骨,心中羡慕不已。

    今夜老者虽是没来,但终究还是许下了三日后与大伙儿见面的诺言。是以众将听了遥辇泰的话后,皆是连连点头,各自返回了营帐,只盼那老者斋戒沐浴完三日后,能够真真切切地与大家见上一面,让所有人都能聆听上他的教诲。毕竟在这蛮荒的契丹草原上,要见到这样一位中原武林大名宿,那是极为不易的一件事情,更可以说是三生三世也难修来的福气。

    刘驽转身要和李菁返回营帐,却被遥辇泰从背后叫住,走上前,将那本《六军镜》递还给了他。刘驽有些惊讶,问道“六师父,这本书您这么快就看完啦?”他只道自己太笨,所以看一本书需要月余时间,并且其中尚有许多不懂的艰涩之处。而师父遥辇泰生性聪明,只是看了半天,便将其中的要诀全都领悟了。

    遥辇泰叹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被铜马给骗了,这本《六军镜》书是假的!哪有兵书教人打战一个劲往前冲的道理?所谓兵法,有进有退,有虚有实。铜马让你学这本书,根本就是想让你去送死!”

    刘驽一听,惊道“假的?六师父,你之前没和大师父一起看过这本书么?”遥辇泰摇了摇头,道“没有,书刚到手便被铜马抢了去。但是我敢肯定,他给你这本《六军镜》书肯定居心不良,一代兵圣李卫公怎会教人像一头不知回头的犟驴一样打战呢?”

    刘驽听后直想说,其实师父陆圣妍一直骂自己是头犟驴,这本所谓的假兵书倒是很合自己的心意。然而他想了想,终是没有出口,而是拉着李菁一起拜别了遥辇泰。

    临别时,遥辇泰指着李菁半开玩笑地说道“小丫头,在我的军营里你可别捣什么鬼。”李菁笑道“三王子,你连我都不相信了么,就在不久前,咱们可还在虎冢里同舟共济、生死与共呢!”

    遥辇泰道“哎哟,你不提醒我还罢了,你这一提醒我,我觉得还是得派几名兵士看着你才稳妥。”李菁急忙摆手,笑道“好啦,好啦!三王子你放心,我不捣乱便是。”遥辇泰笑道“如此便好!”

    第二日和第三日,那老者果然没有出现。遥辇泰值此空闲,封赏了前番在与耶律适鲁的大战中立下大功的诸人。赤忽歹被提升为右军大将,一时间风头无俩。

    保忽吉和隆泰二人因为假扮吐蕃兵有功,从普通兵士连升三级,直接擢升为裨将。而此次一直忠心耿耿地跟随在遥辇泰鞍前马后的三十多名将军,他们虽然没有参与战斗,却也被赏了金银、牛羊、妻妾和奴隶等物。

    刘驽面色忧愁,却不是为了自己。他向李菁说道“还有一人没有得到封赏,是他不顾自己的安危,放弃了金银财宝的诱惑,将萧夫人的计划透露给了我,我才能有机会带着大军提前离开,逃过了耶律适鲁的致命一击。”

    李菁摇摇头,道“你千万不能说!否则遥辇泰肯定会认为你在借机收买人心。”刘驽道“不会的,我六师父不是那样的人。”

    李菁叹了口气,道“好罢,既然你不肯听我的,那我还有最后一个建议,你不能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儿跟他说,须当晚上悄悄地去。”

    刘驽点了点头,听了她的话。到了晚上,他独自一人悄悄地去见了遥辇泰。待他回来时,李菁见他面色颇为兴奋。

    他说道:“我六师父答应了,升那个立功的兄弟为十人长。他这个人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只不过为了遥辇氏的百年基业,有时候身不由己罢了。”

    李菁撇了撇嘴,道“十人长而已,又不是甚么大官。”

    两人这几日已经形成约定,李菁睡榻上,刘驽睡地上。

    李菁见刘驽已回,随即爬上了榻,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刘驽在黑暗中听见她均匀而柔和的呼吸声,却迟迟不能入睡。

    认识江湖大侠,乃是他自从儿时便有的愿望,他一想到明日便能见到那位传说中的道德剑派的老者,心中便是十分地激动。

    翌日一大早,他匆匆扒完几口食,便拉着李菁要去见识那位老者。李菁赖在榻上不肯起,刘驽无奈之下便要独自前往。李菁大声叫住他,道“哎,我是个女孩子家,你怎么能忍心丢下我一个人不管!”说完她匆匆爬起洗漱,抓起一根羊腿,边吃边拉着刘驽往外走。

    刘驽皱了皱眉头,道“你这哪里像个女孩子家!”李菁听后将羊腿撕成一丝丝的,一点一点地慢悠悠地送入樱桃小嘴中,笑道“女孩子家可是这么吃饭的么?”刘驽哼了一声,道“你这是故作斯文!”

    李菁气得将羊腿举起,高悬在刘驽的头顶,喝道“信不信我捶你!”刘驽哈哈大笑,道“露原形了吧?”两人在军营帐篷间你追我赶,众将士见后心里直笑,“刘英雄有了喜欢的姑娘哩!”

    当刘驽与李菁赶到主帐前时,发现空无一人,听帐门口的守卫们说,众将已奉三王子之命往那老者的帐篷去了,要恭请他出来与大伙儿见面。

    他二人一听,忙赶了过去,只见诸将被堵在老者的帐篷外,一人也不得进。那老者的七大弟子怀抱着金光闪闪的宝剑,护持在帐外,神情肃穆之极。

    虽不时有将军上前来向这七人套话,他们却始终不言,同时神情愈加地严肃。刘驽见后忍不住叹道“能教养出这么有规矩的弟子,这位老者果然是如我六师父所言,是个极不简单的人物。”李菁冷哼了一声,道“猪鼻子插大葱,装象!”

    诸将从早晨一直等到正午,也不见那老者出来与大伙儿见上一面。烈日烤得众人汗水淋漓,燥热之下,众人不由地焦躁起来。

    草原人没有中原人那般讲究繁琐的礼节,他们此刻再也按捺不住,纷纷要往帐篷里闯。帐外护卫的七名道德剑派弟子见状齐喝一声,宝剑同时出鞘,惊得诸将不住地往后退去。

    其中一名弟子叹了一声,道“你们先别急,我进去通报一声我师父‘季圣’他老人家,这事儿须有他老人家亲自同意方可。”说完他转身走入了帐篷。

    刘驽道“原来这位老者叫作‘季圣’,中原道德剑派的季圣老先生,想来他必是如此地称呼。”

    李菁哼了一声,道“我只听说过圣人孔丘和亚圣孟轲,至于甚么‘季圣’,我却从来没听说过。这老儿也不见什么能耐,也胆敢与孔孟并称圣人,当真是不要脸之极!”

    刘驽听后有些不悦,道“你不该如此说别人,这位老者既然被称作‘季圣’,那他肯定有独步天下的本事和超然众人的风度,不然那也不会叫道德剑派了。”李菁白了他一眼,道“你既然不信我,那就等着看吧!”

    不一会儿,那名弟子从帐篷中走出,面色十分地为难。他朝诸将拱了拱手,道“我师父说了,古有周公吐哺赤足接纳贤士,后有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他思考再三,还是决定下,此番非得由三王子亲自来请他不可。”

    诸将听后一片哗然,李菁望着刘驽,一脸的得色,那样子像是在说,“看,我说的对吧?”

    此刻遥辇泰坐在主帐中也是心急火燎,也不知那位老者何时才肯与诸将见面,使他们有幸聆听教诲。他听兵士来报,那老者竟要自己亲自去邀请,脑袋里直嗡了一声。而后他拍了拍脑袋,如恍然大悟了一般,连道“应该的!应该的!若不是‘季圣’亲自提醒我,我几乎都忘了如此重要的事情。季圣表面上是让我去迎他,实际上是要在草原上为我传播礼贤下士的声名。”

    他出帐跨上马,直奔‘季圣’的帐篷而去。在距离彼之帐篷尚有百步时,他下马徒步前往,以示对‘季圣’的敬重。诸将见他到来,纷纷往旁让开一条道,一名道德剑派的弟子随即进帐通报。

    遥辇泰走到帐篷口,驻足整理了一番衣装,那名弟子撩开帐篷帘子,示意他可以进入。遥辇泰心怀惴惴地步入帐篷,帘子随后落下,遮住了他的身影。

    诸将复又聚在一处议论纷纷,直要看这位中原道德剑派的‘季圣’究竟是一位甚样的大人物,竟要三王子亲自来邀他!

    留在帐外的六名道德剑派弟子注意到眼前的情状,一个个仰头挺胸,目光投向远方,神情愈发地庄严肃穆。炽烈的日头当空照下,映得他们手中的黄金宝剑光芒夺目。刘驽见状啧啧地赞赏,道“我以前听我娘讲故事说甚么天兵天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六个人看上去,倒真的就像是故事里的天兵天将一样。”

    李菁嘴角一瞥,神情十分地不屑,道“哼!依我看,这六个人中看不中用,让他们去梨园里唱戏倒是极好的。”刘驽叹了口气,不欲再与她争执。李菁见状嘿嘿直笑,又出言逗了他几次,故意气他与自己争吵,却终未能如愿,不免有些意兴阑珊。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帐篷帘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终于又一次掀开。众人紧盯着帐篷门口看,直盼着这位道德剑派的大人物快快现身。然而当他们看见从帘后现出的那张脸时,便知事情有些不妙。

    走出来的人是遥辇泰,他的神情十分地沉重。他身后跟出的是那名道德剑派的弟子,此人昂首挺胸地站在了帐篷门口,挡住了一切窥来的目光。

    李菁笑道“不得了!这个老家伙连遥辇泰的面子也不给了。”刘驽咽了几口唾沫,此刻他心中同样也是十分地不耐。

    诸将急往遥辇泰迎了过去,聒噪成了一片。遥辇泰高高地举起双手,喊道“诸位不要吵,季圣他老人家当真是个圣明人物!他老人家说出的道理,让我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只觉得自己过往的大把岁数直如白活了一般。经他的一番教导,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此番事情办得十分不郑重,必须要加倍地精益进取!”

    诸将听后乱成了一锅粥,说甚么的都有。遥辇泰又一次竭力平息了众人的声音,说道“你们随我一起去筑坛,不要普通兵士,就你们这些将军随我一起去!”

    刘驽听了有些不懂,转头向李菁问道“为甚么要筑坛,这和迎接那位季圣有啥关系?”

    李菁冷笑了一声,道“你不是跟我说自己虽不爱读书,却十分爱读太史公的《史记》么,怎么连这个关节都想不到?”

    刘驽一拍手,道“是了!是了!昔日汉高祖刘邦曾筑下高坛,拜韩信为大将军!”想到这,他心中十分地吃惊,“啊!?难道六师父要拜这位‘季圣’为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