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节 前狼后虎
    此刻刘驽仍是无法开口说话,他的一举一动都与李菁的安危息息相关,是以不敢轻举妄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无法告诉萧夫人,一切主意应该都是起因于那个怪人孙梅鹤。

    然而萧夫人仍是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了一些东西,至于是对是错,只能靠她自己揣摩了。然而看她的意思,显是已不准备再去参加那个劳什子商议大会。

    “或许这是个好机会,过不了多会儿就会传来我想要的结果。”她心想着若是柳哥也能遭了那迷药控制,对于自己来说,会是极好的一桩事情。

    她索性在榻边坐下,静静地看着刘驽为李菁驱除药效,不时将铜盆中的牛肉撕成小块,一块一块地塞进刘驽的嘴里,间或又为他喂上一口水。

    过了不多会儿,她见刘驽已经吃饱,便将铜盆连带着肉丢于一旁,起身便要离开,“这帐篷里不是个安全的地方,凡是去参与商议的人都要路过此地,待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你二人也早点离开。”她边说边往外走,毫不犹豫,甚至没有再回头多看刘驽一眼,正如她一贯的干飒作风。

    刘驽得她喂饱之后,体力大增。接着他又花费了两个多时辰,为李菁牵引了两百余次真气。到了第两百一十八次头上,只听她口中发出一阵低咳,接着缓缓地睁开了眼皮,吃力地扭动脖子,望了望四周,虚弱地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刘驽见她醒转过来,心中大喜,叮嘱道“你千万别动,药力只是被暂时控制住,稍有不慎还是会散开。”李菁轻轻地嗯了一声,也没多余的力气说话。

    刘驽驾驭真气的手法越来越纯熟,他又花费了颇长的时间,在她体内牵引了数百次真气。然而事实未能如他所愿,被真气团在一处的药力,迟迟不肯化去。若是如此持续下去,李菁仍是难以逃脱迷药的控制。

    他一不做二不休,心头竟生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只见他暗运化瘀书总纲中的心法,随即内力竟裹挟着李菁体内的药力喷薄而出,缩回他的体内,继而往他的指尖激涌而去。

    李菁乃是何等聪明之人,一下便看明白了刘驽的想法。她挣扎着吃力地说道“你不能这样,不用引爆自己内力的方法消去这些药力。”

    她想挣扎着坐起,好阻止刘驽的疯狂行为。然而她身体却无丝毫力气,哪里还能动弹得了。刘驽听若罔闻,只见他十指连动,一滴血珠在他指间凝出。

    血珠旋转得越来越快,在它的外面萦绕着一层如同瘴雾般的白色烟气,应就是由那迷药之力所致。以他以往的经验,若是引爆掉自己的内力,则自己体内顿时空虚。回天经脉内强烈的竭空感,势必会逼迫着他不自觉地去吸取别人的能力,正如先前九毒老怪的遭遇一般。

    因此他轻轻用脚将李菁的身子蹬离自己,李菁斜躺在榻上,眼睁睁地看着刘驽准备引爆自己的内力,竭力喊道“不,你不要这样,为了我你不值得!你赶紧把药性送回我体内,我师父说过我命硬,肯定会没事的。”刘驽勉强笑了笑,“没甚么,只要加倍练功,以后总能再练回来的。”

    这时帐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知道是萧夫人返回原地,还是柳哥发现了甚么破绽赶了过来,更或者是其他甚么人走了过来。正当他二人惊疑之时,帐外的人开始说话了。

    “师父,他们契丹人在商议事情,我们有必要跟过来听吗?”听声音竟是唐峰。

    “当然,铜马一心想要掌握契丹,我们自然也不可轻松大意。王道之先生此番千般嘱咐,一定要让这些契丹人为我义军所用。若是不能,哼哼!”这个说话的人应是崔擒鹰无疑。

    “就是!这些契丹头目要是敢不听咱们的,咱们正好趁着他们商议事情的时候,从背后偷袭,将他们杀个精光。”唐峰嘿嘿笑道。

    “嗯……”崔擒鹰拖长了音,勉强地答应了一声。从他犹豫的声音中可以听出,他对徒弟唐峰背后暗算人的伎俩很不以为然。只因他本人在中原武林中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若是不到万不得已,怎肯行此下作之事!

    李菁身体不能动弹,这种身不由己的乏力感使得她此刻分外地紧张。她心知此二人与刘驽结下过深仇大恨,若是让此二人知道她二人藏身在此,势必会引来一顿极其残忍的报复。

    她勉强张开双唇,对刘驽说道“你千万别引爆内力,不然闹出了动静,他二人闯进来就完了。”她说着话不小心唾沫竟呛到了嗓子眼,忍不住轻声咳嗽了一声。

    唐峰生性精细,他在帐外听了个清清楚楚,忙道“师父,里面有人!”崔擒鹰道“进去看看!”说着他伸手一推,将唐峰送进了帐篷。

    唐峰被推得踉跄着步子跌了进来,随手拔出了剑,却发现榻上二人竟是刘驽和李菁,又见他二人面露疲劳之态,体虚不堪,应是没有反抗的能力,他不禁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他回头向崔擒鹰喊道“师父,杀我师叔的人就在这里。你的大仇马上就可得报,不用再等到三年以后了。”崔擒鹰一听,随即跟着闯进了帐篷,他一眼便扫见榻上的刘驽。

    他心想此处无人,若是偷偷杀了此子,千里之外的玉傅子也必然不会知晓是自己干的,自然也难以找他算账。他心中合计好,顿时恶向胆边生,运气于右掌要往刘驽头顶拍落。

    刘驽咬牙切齿,闭目待死。李菁见状挣扎着要去拔背后的双刀,“崔擒鹰,你敢!”然而她药力初去,又经一天一夜未曾进食,又哪里来的力气。她双手刚刚挥动,便已脱力,软软地落回榻上。

    唐峰见状在一旁劝道“师父,你这样杀死这小子,可算是太便宜他了。不如先一掌将他的右腿骨打折,然后再断他的左腿,如此慢慢地折磨于他,方可消去您老人家的心头大恨。”

    崔擒鹰一听,觉得他说得甚有道理,目光随即往刘驽的右腿瞄去。刘驽心中一寒,他没想到唐峰的心思竟是这般毒辣,再看此人已是在色眯眯地看着李菁,两只手掌合在一起搓了又搓,正捉摸着要往李菁身上何处摸去。

    刘驽在听见帐外的动静后,早已暗暗翻过手掌,将掌心中旋转的血珠遮住。他此刻心中已盘算好,只等此二人一起接近,便引爆血珠,与他二人同归于尽。

    崔擒鹰哪里知道刘驽心中打下的算盘,他心意既决,随即一掌拍出,直朝着刘驽的右大腿招呼而来。恰在同时,那唐峰也伸手去摸李菁的脸蛋,嘴中哈喇子直流。

    是还击崔擒鹰,还是教训唐峰?一阵电光火花在刘驽的脑海中闪过。犹豫从来不是他的性格,只见他怒目圆睁,再不管崔擒鹰袭来的掌风,双手携着血珠径直往唐峰身上拍去,势必要击杀此等下流之辈。

    唐峰哪里能料到刘驽竟会突然向自己发难,他大惊之下躲无可躲,不禁闭眼发出一声惨叫。崔擒鹰见状,连忙撤回击向刘驽的右掌,随即抓住唐峰的手臂往旁奔去。

    刘驽双掌合击之下,竟是未中。只听砰地一声,血珠爆裂飞溅,将帐篷轰塌了大半。而唐峰在师父崔擒鹰搭救之下,总算是逃开了一劫。

    他在虎冢中见识过血珠的巨大威力,又抬头望了眼塌掉的帐篷,心悸久久难平。同时他对血滴的来由也知道得颇为清楚,他恶狠狠地盯着刘驽,说道“师父,这小子引爆了自己的内力。此刻他只能算是个废人了,咱们不用再顾忌他了,直接将他撕成八大块喂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