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节 真龙北隐
    忙完了生活中事,又是半夜才写完这一节,双眼沉重,手指生庝,只盼没让大伙儿失望!

    索伦泰双手交叉着笼在皮袄的袖子里,寒风飘雪,即便他颌下的浓须凝着霜,他的目光却是格外地温暖而和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崔擒鹰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急往后退出数步,又见索伦泰没有追上来,随即拔腿便逃。

    唐峰见师父逃了,哪里还敢再待下去,转身也跟着逃了。两只腿浅浅深深地踩在雪中,身子左摇右晃,背影笨拙得像只逃命的鸭子。

    李菁见强敌已退,便从帐篷中走出,虽仍是体弱无力,她的身形却雀跃得像只小鸟。她也不顾索伦泰就在面前,冲上前便抱住了刘驽的脖子,“谢天谢地,还好没事!”

    刘驽使劲往旁躲,却又不好意思将她的手推开。索伦泰见状哈哈大笑,道“小伙子不要害羞,我们草原儿女都是这样的直爽。老夫还要谢谢你刚才能够不顾自己性命安慰,冲出来提醒于我。”

    刘驽听言后,张口想说点甚么,但是他口舌拙笨,漂亮而得体的谦逊话,却是一句都不会说,最后只说出一句“老先生,你的武功真厉害,比崔擒鹰都厉害!”索伦泰哈哈大笑,也不应他的话。

    他吹着口哨御马前行,道“走,我们去看看前面台上的那个老家伙到底在弄甚么虚,作甚么鬼?”刘驽劝道“老先生,那个人叫孙梅鹤,他没甚么武功,可是有一门迷药却十分地厉害,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帮李菁驱尽了体内的迷药。”

    李菁叹了一声,心情颇为内疚,道“你为了帮我,连内力都自爆掉了。不知道等到何时,你这身内力才能练得回得来。”索伦泰一听感了兴趣,“自爆内力,你竟然会这门功夫?”刘驽刚想说自己这门功夫是从化瘀书总纲上学到的,却被李菁的一个眼神所止。

    经过这些日的相处,李菁的意思刘驽已能看得明白化瘀书乃是天下武功之首,没有一个习武之人不想得到它,便连鼎鼎大名的双玉二王也不例外。这索伦泰虽是救了他的命,但究竟是个习武之人。若是他知道了其中的关节,也不免会起生出贪心来。而他的武功要远远高出二人,到时候若是因此引出又一桩祸事,那不是他二人能承受得起的。

    刘驽低头不语,心想若是日后这个索伦泰确实是好人,那即便将这门功夫告诉他也无妨。若他居心不良,那自己便是被打死,也绝不会透露出这门秘功来。

    他与李菁直盯着索伦泰看,且观他作何反应。索伦泰仰头哈哈大笑,“没想到还真有中原人学会了化瘀书总纲中的功夫?”刘驽一听大惊,道“啊,原来你早知道!?”

    索伦泰道“我能不知道么,这化瘀书早年由真龙带入了契丹都波部。我们契丹后人为了防止不良之徒得之,故而将化瘀书全文转用契丹医语写就,一般的汉人难以读得懂它。”

    李菁问道“真龙是谁?”索伦泰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听祖辈说过,他生就一张黝黑面皮,胡须又黑又硬,好似虬须一般。”

    “虬髯客!”李菁和刘驽同时喊出。

    刘驽转头望着李菁,道“原来虬髯客真的没有死在虎冢里,他是悄悄地一个人,孤身去了北海畔隐居。”李菁撅了撅嘴,道“傻小子,这次你懂了吧,听我的话是没有错的!”

    索伦泰看着两人斗嘴,哈哈大笑,继而道“走吧,去前面看看!”

    刘驽与李菁此刻心中已经猜透了几分,这个索伦泰多半练全了化瘀书中的本事。若真是如此,他的武功绝不在双玉二王之下。二人因此也生出几分胆色,大胆地陪同索伦泰一同来到土台下。

    刘驽冲着遥辇泰连喊了好几声“六师父!”,遥辇泰却径自不应他。他索性走到遥辇泰面前,在他眼前摇了摇手。遥辇泰不耐烦地歪过脖子,越过他的身子,仍是要去看台上的那个孙梅鹤又吟又舞。

    他再转头往周围一看,那些将领,以及七部的人,一个个皆是眼神直愣愣的,好似中了邪一般。他大怒之下爬上高台,直奔孙梅鹤而去,吼道“孙梅鹤,你到底使得甚么歪门邪道,赶紧交出解药来!”

    孙梅鹤脸上大惊失色,“哎哟,不得了,有人要谋杀圣人啦!”他将手中黄金宝剑朝刘驽掷来,却没有中,随即赶紧吹出一声口哨。

    站在台边护法的七弟子听见后,齐齐地围向了刘驽,用身体堵住他的去路。便连台下的遥辇泰等人听见这哨声后,竟也纷纷跟着涌上台来,将刘驽围在垓心。

    孙梅鹤本人自己得此机会,嘿嘿一笑,转身便从高台另一侧的台阶往下逃去,却与索伦泰撞了正着。

    索伦泰魁梧的身躯如同一堵厚墙般挡住了孙梅鹤的去路,道“你用得甚么药,交出解药来罢!”孙梅鹤道“甚么药,我是圣人,从来都是靠道德教化苍生!”他飞袖扬起,一阵异香从袖中飘出。

    索伦泰闻见香味后大惊失色,道“紫罗天香!你是怎么学会的!?”他曾听祖辈说起过,这紫罗天香乃是风沙镇飞摩崖的禁物,从来没有人学得会。

    同时他深知此物的可怖,唯恐自己被其所制,也不再顾那孙梅鹤要逃,急忙盘腿坐在地上,十指连点,封住了自己周身四大要穴,运功要逼出体内的紫罗天香药效。

    孙梅鹤得此机会,挤下高台,不一会儿跑了个没影。而刘驽周身功力全无,又被诸人围在中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老儿从容地逃去。

    李菁使劲掰开人群,想要拉出刘驽,却几番尝试都未成功。她身体虚,难以打得赢这许多人,又见索伦泰盘腿坐地,便心知不妙。

    她转头焦急地往台下望去,希图可以找到甚可以借助之人,却远远地发现崔擒鹰和唐峰二人竟偷偷跟了过来,想来他二人已将台上的情形看了个一清二楚。

    她心知此二人心地险恶,若是得知索伦泰遇上了麻烦,必然会对他们大下杀手,便急喊道“索伦老前辈,那两个恶人又来了,你别歇息了,快来打死他们。”她意图狐假虎威,用索伦泰的威名吓退这二人。

    唐峰大迈迈地走上前,冷笑道“你个姑娘家家的,不好好地练榻上功夫,整天耍嘴皮子好玩么?今天晚上我就要好好地收拾你!”说着他拔剑上前,朝着李菁逼近而来。

    崔擒鹰站在原地不动,他的眼睛兀自瞟向那盘腿坐地的索伦泰,心想若是此人无反应,自己便趁机上前擒下那刘驽。

    李菁见唐峰逼来,吓得大声叫唤。而遥辇泰等人兀自围着刘驽,对她的叫喊声却丝毫不闻,宛若木人一般。刘驽被众人挤得直快要喘不过气来,又哪里还能管得了她。

    李菁眼睁睁地看着唐峰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却又别无他法,索性从背后拔出双刀,心想便是死也要和这个泼赖斗个你死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