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节 十万铁骑
    唐峰嘿嘿一笑,一个小跳窜上高台,落地时两只腿向旁岔开,直如一只正在发春的鸭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挺剑向李菁刺去,似要刺向她的心房,却在中途转向了她的手腕,乃是耍了一个小小的阴谋诡计。他喜欢这个肤白貌美的胡人女子,以至于甫出剑时便在想入菲菲,又怎肯轻易下手伤她那最令自己魂思梦绕的身体。

    只听“叮”地一声,他剑身扫中李菁的右手腕,击落了其手中的唐刀。李菁双手紧握着剩下的一柄唐刀,身体不住地发抖,道“唐峰,我和你拼了!”那边刘驽被众人困住,直是动弹不得。他一拳狠狠地砸在其中一人脸上,一看竟是赤忽歹。

    赤忽歹中了他的拳头,鼻子鲜血长流,双眼却仍是无神地望向远方,躯体直直地朝他逼来。刘驽见自己竟是打了老熟人,心中乃是一愣,然而他见李菁身处危境,哪里顾得了这许多。拳头如雨点般落在赤忽歹身上,只是他内力全无,这些拳头力量颇赤忽歹受了之后竟是不痛不觉。

    那边的唐峰慢悠悠地哼起小曲,花哨地将长剑绕着手腕旋了几圈,笑道“投降吧,李菁!我唐某人大人有大量,保证对你既往不咎,并且以后会对你加倍疼爱。刘驽那个傻小子,那方面的经验怎能有我足,我保证能让你在榻上,第二天下不了床,哈哈!”

    李菁究竟是个姑娘,听见这等无赖话语不禁脸色一红,骂道“混蛋,不要脸!”她双手握刀直向唐峰扑来,却正好落入他的彀中。只见唐峰身子往旁稍稍侧过,轻易便躲开她的刀势,跟着右手抄出,揽向她的腰间。

    李菁收足不住,眼看便要落入这泼赖唐峰的怀中。刘驽见状哪里能忍得住,直气得哇哇大叫,他死命地推搡围住他的众人,想要上前帮李菁一把,却始终不得脱。

    正在此时,李菁与唐峰二人面前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卷得地上的积雪纷起。唐峰直感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还未看得清面前甚物,便感胸口一闷,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飞出,跌在两丈开外的雪泥之中,情状狼狈不堪。

    旋风骤停,纷纷雪片落地,从中现出人形来,正是索伦泰携着刘驽站在玉屑之中。刘驽摸了摸后脑勺,当时他直感一阵劲风袭面而来,破开围住他的众人。紧接着便看见索隆泰御风而来,一把抓住他的右手冲出人群。索隆泰携着他一晃身来到唐峰与李菁身旁,只是伸手轻轻一捺唐峰胸口,便将其远远推开。

    崔擒鹰见索隆泰不再打坐,而是出手相救李菁,不禁愕然,脸色铁青得像一块青石。他一拂袍袖,往地上唾了一口浓痰,转身便要离去。唐峰忙从地上爬起,追着喊道“师父,等等我!”瘸着腿跟了上去。

    索伦泰暗运真气,只觉那紫罗天香的药效渐有透入经络之势,脸色微微一变。他沉声对刘驽与李菁二人说道“走罢,不要再留在这儿!”心想着要找一个安稳处,驱除掉身上紫罗天香的药效方能安心。

    他虽是压制住自己周身四处大穴,却仍能行动自如,说完话便径自迈开大步,往高台下走去。

    李菁捡起地上的唐刀,插回鞘中,拉了一把刘驽的胳膊,道“咱们跟他一起走吧,留在这里只能更加危险!”

    刘驽立在原地不动,他转头看了眼遥辇泰与众人仍是痴痴傻傻的站在高台上,茫茫然不知所归。而众将之中更有他熟识的赤忽歹,以及对他忠心耿耿的保忽吉和隆泰二人。他说道“我六师父他们仍为孙梅鹤所制,我若是不管不顾地就此离开,岂不是太不义了?”

    李菁双手抓住他的袖子,笑道“我倒觉着这样蛮好,遥辇泰和七部夷离堇都成了傻子,正好方便耶律适鲁派人过来直接收编,如此省去一场大战,岂不是好?你六师父他们这几十个人,和成千上万条普通将士的性命相比,到底哪个更重要?”

    刘驽梗着脖子,他虽是觉得李菁说得甚有道理,但内心仍觉不妥,说道“我六师父、赤忽歹、保忽吉还有隆泰这四人和我相熟,我不能不救!”李菁怒从中来,她拔出刀来,远远指着遥辇泰道“你现在内力尽失,连我都打不过,又能救谁?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这就把他们一个个地全给宰了。”

    她一向心狠手辣,是以她说的话刘驽不敢不信。刘驽愤然道“你你敢!”李菁笑道“我有甚么不敢的?!”她说着提刀便要上台杀人,竟无丝毫犹豫。刘驽急忙上前一把抱住她,落手处只觉软绵绵的,低头一看不禁脸色大红。李菁羞红满面,她重重地将其手打落,狠狠地道“你这是故意的么,信不信我剁了你这对爪子!?”

    刘驽只觉耳边燥热,心中大羞。他正欲想李菁解释,只听远处一阵纷乱的叫嚷声传来,不断有兵士冲出帐篷,涌向营门。李菁道“莫非是发生了甚么大事儿,咱们去看看!”刘驽忙道“好!”

    两人跟着人流往营门口涌去,只见那索隆泰早已立在营门口,在人潮的冲击下巍然不动。此时并无风吹过,他的一身大皮袄却被风鼓得满满的。刘驽异道“他这是怎么了?”李菁悄悄道“呆子,他这是真气,十分高明的功夫!”

    刘驽站在索伦泰身旁,头顶勉强只能够到其肩膀,然而这并不妨碍他眺望向前方茫茫雪原的尽处。一场大的变故,即将席卷这个山脚下的万人营地。营地所依的低矮山峦连冬日里的寒风都难以抵挡,更别说是耶律适鲁的大军。

    只见冰雪茫茫的大草原上,铺天盖地的黑潮汹涌而来,直如一头巨大无朋的蛮荒巨兽,吞噬掉所过之处的一切白色大地,将它恐惧的阴影,投向这个山麓下的孤零零的营地。

    众兵士看见眼前情形,胆子小的已经开始瑟瑟发抖。有见机快的,返身便要回帐篷中取兵器马匹,想要从营地后门逃跑。李菁叹道“果不出萧夫人所料,这肯定是耶律适鲁裹挟八部人马前来进攻了。”

    刘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突然间竟觉得很轻松,这实在很出乎他的意料。他说道“其实你说得对,要是不打战的话,这些兵士都能活下来,是一条不错的路。”他望着远方耶律适鲁奔腾而来的大军,心中乃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意,更透着对连月来征战的厌倦。

    不断有兵士从营地后门逃去,而留下来的兵士则多半已经做好了投降的准备。兵士们的口中多是咕囔着这样的话

    “耶律适鲁带来了这么多人,汗王之位肯定是他的了,三王子没戏了。”

    “哎,三王子能有甚么戏,他和那些将军们都被那个叫孙梅鹤的迷得七荤八素了。”

    “就是,三王子他们这些天只顾着围着那个老家伙转,哪里管过咱们?这样下去,遥辇氏基业迟早要完,还不如现在就投降。”

    “就是!咱们投降之前,要不要先把那个姓孙的老家伙先给砍了?老子看他那剑耍得简直狗屁不是!”

    “嗨!你们难道不知道吗,那个孙老头早已经溜了,他连自己的七大弟子都没管。这种卑鄙小人,也不知三王子怎么看上他的,狗屁的道德剑派!”

    “哈哈,形势不对,见机就逃,估计这就是那些中原人所谓的道德吧”

    刘驽听见他们肆意地嘲笑中原人,心中不由地一痛。李菁看懂了他的心思,拉了拉他的胳膊,安慰道“别管他们,依我看,哪里的人都有好有坏!”

    面对耶律适鲁汹涌而来的大军,这些普通兵士似乎与刘驽有着同样的心情,他们并不关心将来是耶律氏还是遥辇氏当上契丹可汗,反正只要是契丹人当可汗,他们心中便是无所谓。他们只关心在投降之后,自己将会得到怎样的待遇。

    没有人看向刘驽,没有人喊起“雄鹰!”,往日里士气激昂的战场,仿佛已成了过眼云烟。似乎面对不同的情形,这些普通兵士总能够默契而心安理得地作出一种最符合自身境遇的选择。

    刘驽心道“或许这就是普通人想法吧,即便是豪爽勇猛的契丹人,他们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如何活下去。”他心中地生起一阵不安,继而仰头看向身旁高大的索隆泰,只见其人望着潮涌而来的耶律适鲁大军,面色波澜不惊。

    索伦泰的这份淡定,刘驽自愧不如,他转而看向李菁,低声问道“你说如果投降的话,耶律适鲁能不能放过我师父一命?”

    李菁噗嗤一笑,道“你师父那帮人早已被紫罗天香迷成了傻子,耶律适鲁杀不杀他们有甚么区别?”她的声音被渐渐迫近的铁蹄声湮没。此刻,耶律适鲁的大军距离营门口仅有两百余步,众人可以清晰地看见,皑皑的白雪在十万铁蹄践踏之下,翻飞零碎。

    早已准备好投降的众兵士这时纷涌上前,他们要跪倒在雪地中,向未来的草原之王、契丹可汗耶律适鲁顶礼膜拜,以示臣服。

    不料正在此时,一大片箭雨带着尖锐的嘶声破空而来,遮蔽了整片天空,挡住了冬日里的阳光。

    这些兵士还未来得及跪下,便被密密麻麻的箭矢穿透了身躯,惨叫声此起彼伏,与箭矢咕吱咕吱的扎肉声夹杂在一处。鲜血从他们身上的每一处流出,面颊,胸膛,小腹,或是大腿,落在洁白的雪地上,鲜艳而殷红,好似冬日里盛开的朵朵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