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节 何惧之有
    那些未死的兵士纷纷转身,哭叫着往后逃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营门口顿时乱作一团,有数人因踩踏致死。李菁紧紧拽住刘驽的皮袄,生怕他被人流刮倒踩踏。

    索伦泰面不改色,他浓须下的一张阔口随即张开,发出震耳欲馈的大声,“勿要惊慌,静下声来,听我一言!”

    四字一句,共是三句。声声如雷,字字如锤。他在这十二个字中灌注了极强的内力,一锤一雷地钉进了这些惊慌失措的兵士们耳中,直震得他们脑袋嗡嗡作响。

    骇然之下,这些人一个个地噤声止步,仰头望向高大的索伦泰。便连那些袭来的耶律适鲁大军闻声后也为之一震,阵脚就此钉住,未有人再敢往前踏出一步。彼军中有斥候看见眼前情形,赶紧拨转马首,冲回己方中军禀报消息。

    李菁不由地惊道“这索伦老大爷的内力怎地这般强,我师父可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他!”刘驽道“世外高人比比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爱扬名立万,你师父不知道也很正常。”

    李菁讥笑道“你就是个傻蛋,记得前些天你也是这么说那孙梅鹤的。”刘驽急道“这位索伦老丈,他和那骗子孙梅鹤可不是一会事儿!”

    索伦泰将他二人私下里的言语尽皆落在耳里,脸上微微一笑。他见场面已是镇住,继而说道“你们这些人中谁能管事,可随我一同去见那彼军首领,与他谈判一番。”

    这些兵士面面相觑,一时间私语纷纷,过了好久,方有胆子壮些的兵士站出身来,向他稽首说道“禀报老英雄,营地里所有的将军都在高台那边,没有一个人愿意来管我们。恐怕我们都死光了,他们也不会知道。”

    索伦泰沉吟了片刻,道“那你们这些人中,可有谁愿意随我同去的?”这些兵士听后纷纷摇头,往后退去。他们刚才未被箭射死已是万幸,即便借他们八个胆子,又哪里敢去见那甚么彼军首领。

    这时不知谁说了一声,“刘英雄,雄鹰!,让他去!”众兵士听后纷纷跟道“对!对!让刘英雄去!他是草原上的雄鹰!”目光皆是期待地望向默不作声的刘驽。

    刘驽在万众瞩目之下垂下目光,兀自叹了一口气。李菁一把将他拽到自己身后,冲着这些兵士骂道“你们身为契丹男儿,一个个地自己不敢上前,好意思让一个汉人替你们出头么,你们脸面就不羞吗?”

    众兵士听后羞惭满面,有人嘀咕道“不就是因为他有威望,我们才推选他的么?”李菁先不答话,右手抽刀挥出,剐向这人的脑袋。这人躲避不及,脸被划中,鲜血喷将出来,哭叫一声,捂着脸往人群后方逃了去。

    李菁冷笑一声,道“往日里刘驽与你们一起喝酒吃肉、称兄道弟,还带着你们打了一场接一场胜战。可你们这些人只能同甘,不能共苦!前些日你们被困在抱月山大阵中时,一个个地只会骂他。到了你们想投降的时候,更是都不顾他,撒丫子就要冲上去磕头。现在你们都怂了,呵呵!就让他给你们当替死鬼,倒是想得美!”

    她甩落刀身上的余血,怒道“你们中间哪个人若是敢上前,让姑奶奶砍下他的脑袋,我就答应让刘驽替你们去送死!”这些兵士听后顿时炸开锅,私下里纷纷骂开,却又不敢让她听见。

    “这个臭娘们,倒是凶得很,她有甚么资格骂我们,竟然还敢伤人!”

    “就是,大伙儿一起上把她杀了,再绑了那刘驽送上前去!”

    “你疯了,没看那大个子老头在吗,小心他们是一伙儿的!”

    索伦泰默不言语,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些人玩着小心思,然而眼角的余光却从未离开过身旁的刘驽。自打他离开北海之畔,南下来到这片草原,便听见许多关于这个汉人少年的事迹。“雄鹰”的名声在草原上传得沸沸扬扬,便连各个部落里烧火做饭的奴隶仆妇们也知道他的名字。

    刘驽抬起头,虽只是一瞬间,他却像经历了许多年。他伸手按下李菁的刀,叹道“算了,我愿意去!”李菁道“你疯了!他们个个负你,你还痴心为他们。所谓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你就是个烂好人!”

    刘驽望着她因激动而有些泛红的眼睛,道“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可是总不能让他们都死在这儿吧。别忘了,你身上也流着一半契丹人的血。”李菁道“可你这是去送死!”刘驽道“不会的,我自有主张。”

    李菁见无法阻止他,乃是叹了一口气,道“好罢!想来有这位武功高强的索伦老爷子在,你也不会有甚么危险!”她说着悄悄抬眼望向索伦泰。索伦泰哈哈一笑,他知道这个姑娘精灵古怪,表面上是在捧高自己,其实是想让自己保证刘驽的安全。

    他郑重地看向刘驽,盯着他的脸庞,道“那你现在就跟我去?”刘驽毅然绝然,说话时连右颊上的剑疤也跟着一抽,说道“没问题!”索伦泰笑道“好!”他说着挽起刘驽的手便要走。

    李菁急道“等等,我也要去!”索伦泰大笑,双手分别挽着刘驽与李菁往前走去,众兵士见状纷纷往旁让开一条道。

    索伦泰表面上看似轻松,内心中却颇为纠结。他四大要穴已是凝滞,且身上残留的紫罗天香随时都有侵入经脉之危。然而眼见万千人的性命危在旦夕,他又顾不了这许多,否则便违背了自己此番南下的本意。

    只见他携着刘、李二人行如疾风,直向那耶律适鲁大军中冲去。身后的遥辇氏众兵士见状,口口纷纷发出惊愕之声。对面耶律适鲁军中兵士看见三人前来,也是发出惊声片片。有将官一声令下,数十名弓手随即弯弓搭箭,将弓弦拉得滋滋作响。

    那将官瞅得三人已近,便喝令放箭。数十枚箭簇嗖嗖地向着三人攒射而来,其中多半乃是向着索伦泰。

    索伦泰右手松开李菁,上臂往肩后缩去,随即平掌前推,激起一阵罡风狮吼般作响。三人脚下的积雪皆被掌风卷起,漫天舞将开来,一张巨大的雪幕凌空旋起。李菁与刘驽离索伦泰颇近,直感面上被他掌风刮得如刀割一般生疼,急忙向旁转脸避开。

    那些飞来的箭矢皆是落入雪幕之中,噼噼啪啪地折断,与纷碎的雪片一起颓然落地,直惊得那位下令射箭的将官瞠目结舌。他还未来得及合上快要惊掉的下巴,索伦泰便已携着刘驽与李菁冲破雪幕,奔至他跟前,一掌打得他向天飞起,足有三丈多高,遥遥只见其背。

    索伦泰脚下不作丝毫停歇,那将官身子还未从空中落地,他便已挽着刘、李二人往前奔出了十多步,直往中军大将所在的方位冲去。三人所过之处,无人能挡。

    刘驽听见身后传来的一阵惊慌失措的惨哭声,估计是那名被索伦泰一掌击飞的将官已经阵亡,且死状定是极惨。他直感耳畔风声鹤唳,过物如影。如此旁若无人地纵横于十万敌军之中,于他而言,还是生平第一次,他不由地感到胸怀乃是十分地畅意。

    索伦泰狂奔不歇,同时大笑声起,他转头向刘驽问道“小伙子,前方乃是刀林枪海,你怕不怕?”

    刘驽昂首道“男子汉大丈夫,当乘长风破万里浪!区区十万之阵,何惧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