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节 耶律适鲁
    非常感谢“王有一“和”把卡交出来“的月票支持!

    索伦泰在耶律选的带领下,缓缓地走向那张九龙缠绕的黄金胡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倒不是为了摆谱,只因他身上四处要穴皆是凝滞,而内力又在先前的打斗中过于激荡,此刻若是再不凝神静气,那紫罗天香的药效随时会有侵体之危。

    然而,这并不妨碍他发现那几名在席间鬼鬼祟祟的紫衣道士。若是他们胆敢冒犯,自己绝不介意抬手捏碎他们的脑袋。好在一切都很顺利,在他慢腾腾的行走中,并未有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

    眼看距离那黄金胡床越来越近,耶律选却是越发拘谨。到得后来,他连脚步都有些迟滞。契丹可汗素有“十步内者,杀无赦”的规矩,他准确地掌握了这个距离,在十步外停下,整个身子伏在地上,仅有肩头因急促的呼吸而不停地一上一下。

    正如他曾经叮嘱过刘驽的话一般,“过多的话有时候并非是好事儿”,所以他自己也打算一句话也不说。

    索伦泰默默地站在耶律选身后,并未打算下跪,双眼直直地望向那台阶上的黄金胡床,与耶律适鲁的目光碰了个正着。刘驽和李菁紧跟在他的身后,同样是只站不跪。

    耶律适鲁看着台阶下方三人,他大笑着从胡床上站起,沿着台阶迎了下来。所过之处,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他,所有人都恨不得将头埋进案上的盘子里。

    耶律适鲁的笑容十分僵硬,双眼周围的一片阴霾从未散去。看得出来,他已很久没有笑过。他朝索伦泰伸手展开怀抱,道“老哥哥你亲身来到草原,为何不让人事先告知我一声,我也好派人前来迎接。”

    索伦泰笑得远比他要大声,洪亮的嗓音震得四壁微颤,道“反正咱们哥俩迟早要见面,何必急在一时呢?”耶律适鲁笑道“也是,咱们老哥俩有多少年没见了?”他说着伸手便去拍索伦泰的背。

    这耶律适鲁与索伦泰二人之间竟然称兄道弟,实在大大地出乎刘驽与李菁的意料之外。只有那匍匐在地的耶律选毫不惊讶,当年他曾与这个叔父一起到访北海,自然对那些往事了解得一清二楚。

    索伦泰没有躲开耶律适鲁拍向自己后背的手,而是立在原地不动,叹道“算起来竟是有一十八年了!自你离开北海后不久,我便独自一人西行去了黑衣大食国,在那住了三年。而后又继续西行,到了白衣大食国。其国比黑衣大食还要繁华出数倍,可比中原大唐。在其国内有一淼淼大海,极为广阔,其臣民多喜乘海船往返于沿岸各城。”

    耶律适鲁握住索伦泰的手腕,笑道“如此说来,老哥哥你在外这么多年,可是长了不少见识了。那你就说说看,那些西方大国可有我们契丹男儿一般勇猛无双?”

    索伦泰道“攻城略地,我们契丹人不如那些西人。可要说决战于原野,天底下恐怕没有人是我们契丹人的对手!”

    耶律适鲁哈哈大笑,他阴郁的双眸终于亮了一次,道“待我统一了八部,再征服了中原汉人,将来少不得要和那些西人较量一二,到时候还需老哥你多帮我参谋策划!”

    索伦泰仰头叹了口气,道“不瞒兄弟你说,我是去年方才从西国回到了北海。原本就打算留在这故土养老,再也不打算出门的。耶律兄若是想西征,还是让其他人一同去为好,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跑不动了。”

    耶律适鲁笑了笑,“这大殿里人太多,你我兄弟二人不妨去外面走走!”说着拉着索伦泰的胳膊便朝帘门方向走去。

    萧夫人和柳哥公主听了他的话,目光几乎同时落在黄金胡床上的白狐裘上,随即四只手同时伸了过去。

    柳哥公主的手很快,先于萧夫人一步抢到了那领白狐裘。她冲着萧夫人轻轻一笑,随即冲下台阶,小跑着追上了耶律适鲁。她踮起脚,暖心地将白狐裘披上了他的肩膀,道“大汗,外面风冷得紧,要不要我提上一壶热茶,陪你们一同出去?”

    耶律适鲁摸了一把她娇嫩的脸颊,笑道“算了,你回去吧。让美人与我共浴风雪,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我耶律适鲁不会怜香惜玉呢。”

    柳哥盈盈一施礼,道“大汗千万莫要如此说!服侍大汗乃是臣妾的本分,臣妾只感万分荣幸!”她说着抬起双眼,万般妩媚地望向他。

    耶律适鲁听见她竟自称“臣妾”乃是一愣,接着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道“柳哥,你莫不是喝醉了”柳哥公主脸色大红,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我没有喝酒啊!”

    耶律适鲁道“若是未喝酒,你怎能说出如此没有分寸的话来?要知道我从未娶过你,你也从来不是我的妾室,眼下我只是将你当作一位由先可汗册封的公主来看待!”

    柳哥公主听了他的话后,乃是僵在了原地,脸色忽白忽红。然而不等她反应过来,耶律适鲁已是拉着索伦泰快步走开。临走前,他不忘拍着耶律选的肩膀,说道“站起来!”说着指了指两侧的案几,“中间有张空案是你的,过去吧!”

    耶律齐一听连忙站起身,往那张属于自己的空案走去。空案恰好位于那几名紫衣人的身后,位置可谓是不前不后,正好符合他这个可汗侄子的尴尬身份。

    耶律适鲁直与索伦泰有说有笑,两人好似多年未见的老兄弟,直未将旁人放在眼里。便连经过刘驽李菁身边时,他也未曾侧目看上一眼。

    待他走得远了,李菁不禁恨恨地骂道“狗人看人低!”声音却低得不敢让其听见。她伸手要拔出双刀,朝刘驽道“准备好吧,索伦大爷一走,这里马上就会变成十面埋伏!”

    刘驽道“哼!”双拳紧捏,他已发现那柳哥公主正恨恨地看向自己。若是她现在手中有把剑,想来定会毫不犹豫地刺向自己。

    大殿门旁,耶律适鲁亲自为索伦泰拉开帘子,只等他穿过去好后,自己方才跟着走出。

    帐外,众兵士看见可汗没有丝毫预兆地突然走出篷车来,皆是大吃了一惊,纷纷跪地朝着车前高台的方向行礼。跪倒在地的兵士越来越多,渐渐地由近及远传播开去,如同一道波浪直向远洋翻去。

    耶律适鲁俯视着脚底下的数万人马,向索伦泰笑道“老哥哥,十八年过去了,如今在你看来,是追寻武道有意思,还是做可汗更有意思?”

    索伦泰叹道“武道无涯,哪里能摸得到边!不过既然你说起做可汗的事情,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是想做十万人的可汗,还是想做二十万人的可汗?”

    耶律适鲁眼中有一丝黠光闪过,道“当然是人越多越好!你的意思是,劝我不要杀那些遥辇氏的人吗?”索伦泰道“你比以前更加精明了,一下便猜出我的心思。”

    耶律适鲁哈哈大笑,他抬起双手,示意脚下的数万兵士平身,继而说道“老哥哥,既然看见了你带来的人,我怎能猜不出你的意思呢。那个被称作雄鹰的汉人少年我曾经在战场上见过,算是彼军的一名头领。此时我大军威临,他竟肯前来,除了投降外定是别无二事。”

    两人边说边走,渐渐步下高台。众兵士见状赶紧往旁闪开,远远地让出一条宽阔大道来,足有数丈之宽。他们手拄长枪站在阔道两侧,昂首挺胸而立,直如两道铜墙铁壁一般。

    索伦泰同耶律适鲁一起走在这铜墙铁壁中央的宽阔大道上,问道“哦?既然你早就认识他,为何刚才在车里时不发一声?”耶律适鲁叹道“那里面人太多太杂,不适合说一些重要的事情。”

    索伦泰笑道“此处人也很多。”

    耶律适鲁看着他,叹了口气,道“这里的人再多,我也不会害怕!但是在那车里,却是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趁我不备,拿刀上来杀我。”

    索伦泰的目光落在他肩上的白狐裘上,问道“每一个人?包括刚才给你披这衣服的那个漂亮女孩吗?”

    索伦泰愣了片刻,摇头道“不包括,她只是想跟着我。”索伦泰道“这么个美人胚子,兄弟你可是要小心了。不管怎样,你都不能纳她为妾,并且比武招亲大会一定要按期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