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节 为契丹死
    耶律适鲁笑道“老哥哥,在这件事儿上你我的想法恰好一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比起汗位来,区区一个女子又算的了甚么?如今有你在,我对这场大会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

    索伦泰道“听说有不少人想来参加这个比武招亲大会?”

    耶律适鲁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是的,不仅契丹八部中都有人想争她,便连吐蕃人和中原人也都有这个想法。黄巢和王仙芝,他们皆是派了人过来。”

    索伦泰道“听说这个柳哥颇会收买人心,任谁得到了她,想必自是好处多多。”耶律适鲁望着漫天飞雪,冷道“就让他们为了这个女人去争个死去活来罢,我就在一边看个热闹。”

    索伦泰道“迭剌部诸人中,你打算派谁来参加这场比武相亲大会,耶律选吗?据我说知,整个迭剌部中并没有武功能够超过他的人。”

    耶律适鲁叹了口气,眼前风雪茫茫,他伸手将肩上的白狐裘往胸前拢了拢,说道“老哥哥,若是还有其他的人可以选,我绝对不会派耶律选去。

    “你知道的,我直到如今都不愿意让他习武。以前我假装着带他去见你,却又悄悄地拜托你拒绝了他。后来他又想拜在遥辇泰门下,我干脆给遥辇泰写了封措辞十分严厉的信。

    “然而尽管我几次三番地阻挠,这孩子仍是一心埋在习武上,真是屡劝不止。前些年,他又瞒着我偷偷地远游,直让我无可奈何!”

    索伦泰笑道“这孩子的性子我了解,别看他在你面前胆小得像老鼠。但若是你不让他参加这一场比武大会,他还真不知会闹出甚么幺蛾子来。”

    耶律适鲁重重地哼了一声,鼻端白气氤氲,说道“他又怎能知道我的一番苦心!”索伦泰将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两人好似又回到了十八年前,成了那两个踌躇满志的青年人,“如果你不告诉耶律选自己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恐怕他永远都不会明白你的苦心。”

    耶律适鲁警惕地往四周望了望,只见风雪中除去数万将士冰冷的脸颊外,并未有甚么可疑的人在场,这才松了一口气,“此事还得从长计议,这个孩子心地纯良,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况且凭谁也不会愿意,让别人背后里叫自己私生子。”

    耶律选,乃是耶律适鲁与嫂子一起生下的孩子。他的兄长耶律不台在迭剌部中是一个有名的烂好人,任是个人都喜欢一边喝酒一边取消他。

    可这个耶律不台却偏偏异常好运,娶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媳妇。那个女人自打见了耶律适鲁第一面,再看看自己那个愚懦的丈夫耶律不台,便觉着自己嫁错了人。于是她毅然决然地投进了耶律适鲁的怀抱。

    耶律适鲁至今都记得耶律选出生的那一天,正是和眼前一样下着茫茫大雪。耶律不台喜得贵子后,高兴得骑着马在雪地里跑了整整一天,将消息告诉了所有碰见的牧民,又散去了好几百两金银。

    耶律适鲁明里暗里地看着这个孩子长大,这是一个性格热烈而洒脱的孩子,既没有他母亲性格中的势利矫情,也没有自己情绪中的悲观阴冷。每一个看见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他。

    与自己那个光明正大的儿子耶律小花相比,他对自己的这个私生子更加要喜欢上数百倍、数千倍。然而这种喜欢,他却偏偏只能藏在一张阴冷的面孔背后。

    他喜欢远远地望着这个孩子在夕阳下跑马,结果摔了个四脚朝天喜欢看着他与同龄的孩子打架摔跤,将别人打得哇哇直叫,自己也是脸青鼻肿。

    直到有一天,这个孩子突然跟所有人说,自己想要用毕生的精力去追寻武学的至理。耶律适鲁得知后,内心不由地震了一下,“不!这个孩子应该追随我的步伐,他要有做契丹可汗的野心!他的一生,绝不能埋没在那匹夫之勇的技击术中,只有兵法才是真正万人敌的学问!”

    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亲自向那孩子提出,要带他去见当时契丹最有名的武者、素有“北海苍熊”之名的索伦泰。那孩子因此高兴得整日整夜地睡不着觉,两人还未出发,他便已早早地备上了五六匹快马,打算一路上交替着骑,以最快的方式速速赶到那北海之畔。

    耶律适鲁微微一笑,见面之后的结局,早在他的掌握之中。

    两人与北海苍熊索伦泰见面的过程十分地顺利,拿索伦泰的话来说,那是一场“英雄与英雄”之间的会面。“契丹人中多有争权弑杀之徒,但真正胸怀大抱负的人却没有几个,耶律兄和我便在其中”。

    索伦泰向来十分自负,从未收过徒弟。然而看在耶律适鲁的面上,他打算收下这个孩子,况且此子的筋骨天赋本身也是十分地不错。

    耶律适鲁笑着建议他不要收下此子,并告诉了他此子的真实身份,道“契丹人的武功,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望及你北海苍熊的项背。这个孩子将来若想功业有成,那只能继承我的事业,带领契丹人东征西讨,打下一个大大的江山来。”

    索伦泰因此答应了他,“英雄的道路可以是不同的,我无法强求你的孩子要走我的道路。或许应该等他长大了以后,再给他一次自己选择的机会。”耶律适鲁点了点头,因此给这个孩子取名为一个“选”字。

    索伦泰转头望向耶律适鲁,道“兄弟,十八年已经过去了,或许你应该给这个孩子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了!”耶律适鲁闭起双目,叹了口气,道“他是最适合继承我大业的孩子,为了他我已经牺牲了很多。”

    索伦泰点头道“你的事情旁人看不透,老哥哥我却都能明白。你故意让耶律小花一直在外招摇,不过是为了给耶律选打个掩护,好让别人以为耶律小花才是你的真正继承人,都转过身去对付他。听说你最近又和萧夫人生了个孩子,恐怕也是相同的想法吧?”

    耶律适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那个萧夫人和前夫生有一个儿子,名叫阿保机。我前些日劝她将那个孩子送走了,否则她恐怕不会将心思放在现在这个孩子的身上。”

    索伦泰故意加重了语气,说道“不管怎样,男子汉大丈夫都不应该和妇女孺子一般见识。”

    耶律适鲁郑重地看着他,道“老哥哥,我耶律适鲁也非食人的鬼怪。不瞒你说,每次我看见了死人的血,心头都是一阵作呕。可是又能怎样?我们契丹人若想在群狼环饲之下称雄草原,那么有些人就必须得为契丹而活,另一些人则必须而契丹而死。若说命运有何不公,那只能怪这些人偏偏生错了地方!”

    索伦泰掰过耶律适鲁的肩膀,面对面地将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说道“如此说,你还打算让耶律选参加这场比武招亲大会吗?既然在你的心目中,耶律选必须要为契丹而活,那么谁又必须会契丹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