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节 袁岚遗书
    刘驽伸手将孙梅鹤从草中拽出,怒道“把你那个迷药的解药交出来,不然饶不了你!”别看孙梅鹤年老,劲儿头却又一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使劲挣开刘驽的双臂,一脸正气凛然,“甚么迷药?你太小瞧老夫了!不,你小瞧道德的教化了!普天之下,唯有道可以诠释万物,唯有德可以降服众生!”

    李菁一脚踢在他的膝弯处,“狗屁!就是你个糟老头子害得姑娘我半死不活的。你再不好好说话,我就宰了你!乖乖交待,你用的那个迷药是不是叫紫罗天香?”孙梅鹤听见一惊,“谁跟你说的?”说着倔强地从地上重新站起。

    李菁唰地拔出刀架在他脖子上,“这你就别管,好好回答!”孙梅鹤仰天叹了口气,虽然他头顶尺许处不过是块滴水的岩石,气势仍是做得十足,“可惜我道德老仙虽是纵横八荒,无人能敌,却至今没有合适的传人。凡人众生莫不心思愚笨,老夫因此借助一些外物来点化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刘驽怒道“呵!给别人用迷药还说得大义凛然了,你为甚么要给我六师父遥辇泰他们使迷药,是不是耶律适鲁派你来用这下三滥办法的?”孙梅鹤睁大了眼睛,“耶律适鲁是谁?老夫只是觉得这契丹草原太荒乱,必须要用道德教化一番而已。若要行教化之事,当然应该从那些带头的人做起。”

    从他茫然的眼神中,李菁几乎可以断定,孙梅鹤与那耶律适鲁并不相识,更别说有甚么关联。她心中有一个压抑了很久的疑问,此刻忍不住向他问出,“当时你用迷药迷了很多人,连姑娘我都没有放过,为甚么你当时偏偏捏住了这小子的鼻子,放过了他?”说着望了望刘驽。

    孙梅鹤委屈得在地上直跳脚,“老夫当时是觉得那灵药甚为珍贵,在帐篷里配了十几日才得了那么一点点儿。而这小子看上去十分愚钝,当然不值得我用试药教化。必须捏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吸。”

    李菁一听哈哈大笑,她转头一看只见刘驽气得脸通红,笑道“哈哈,呆子,没想到你会被人嫌弃到这个地步,连迷药都舍不得给你闻。”刘驽气呼呼地回道“你不懂,笨也有笨的好处!”

    孙梅鹤见机道“老夫在此告辞二位了。天下苍生苦楚颇多,老夫在此多待上哪怕一刻,心中也会不得安宁!”说着便往入口处窜去了。李菁在他背后冷笑道“你要是敢出去,外面就有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不过片刻,你就会人头落地信不信?”

    说着她故意停下声来,让外面的声音传了进来,只听石洞中寂静无声。孙梅鹤暗道是李菁在吓唬自己,不以为然地弯腰要出孔室,突听洞外有两人的声音传了进来。虽然极其轻微,在这静谧的后半夜时分却是清晰入耳。

    “师父,里面好像有人声,咱们就这样守着么?”

    “嗯,你我各守一头,绝不许放过一人,出来就杀!”

    孙梅鹤听见肩头一抖,急忙转过身子,将嗓音压低好几分,“老夫仔细想了想,天下苍生虽多,但是教化这事儿还要看缘分。你二人今日得幸与我相见,足可见缘分。老夫已经打定主意了,今晚就先勉强留在此地,好好教化你二人罢!”

    刘驽一听警惕顿生,道“你身上还有紫罗天香?”他伸手抓住孙梅鹤的后领,将他摔了个倒栽葱,接着伸手就在他身上搜寻。孙梅鹤脑壳摔在石面上,直是生疼,却不敢作声,生恐被洞外的崔唐二人听见。

    他憋着嗓子,低声求道“我身上甚么都没有啊,都没有!”他话音刚落,刘驽已从他身上搜出一本书,接着李菁手中火折子的光看见陈旧发灰的封皮上写着契丹医门初探六个字,著者“袁岚”。

    刘驽一见甚惊,这位著书的袁岚,不就是陆圣妍曾跟自己说过的掌剑门先代著名的武学宗师么。他正要翻开书一读,突地孔室中火光突灭,原来是李菁左手中的火折子已经燃尽。孙梅鹤以为发生了甚事,急忙趁黑冲回了原先藏身的角落,正要钻到后茅草下面,却觉被人拽住了右腿,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

    接着一阵火石声响起,斗室中随即为之一亮。刘驽看见李菁左手捏着一只蜡烛,右手捏着鼻子,脚下却踏着动弹不得的孙梅鹤。他兴奋地问道“哪来的蜡烛?”李菁用下巴指了指孙梅鹤,意思是从他身上搜到的,“我听师傅说过,这些喜欢用迷药的人身上都会带蜡烛。蜡烛本身并没有毒,但是却可以用来试药。”、

    刘驽道“嗯,我也听说过。真的迷药经蜡烛烧烤,焰色会由黄转紫,是判断迷药有效与否的不二法门。”

    孙梅鹤在地上挣扎着要掰开李菁的腿,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快松开老夫,你们二人竟然贪图别人身上的财物,道德实在是卑劣!”李菁一笑,道“你要是再敢说话,我就将你推出去,让那二人杀了你。”

    孙梅鹤一听口中嗫喏道“不听教化,气死老夫了,道德何在,天理何在!”说着往那厚茅草中挣扎着爬去。李菁松开脚,任由他爬去。此刻她对那堆厚草已是兴趣全无,又见刘驽接着烛光将那本契丹医门初探翻得出神。便走至刘驽身边坐下,将头倚在他肩上,与他同看一本书。

    刘驽越看越出神,竟丝毫没有觉察到李菁靠近。约莫直过了两个多时辰,孔室中的蜡烛即将燃尽,他方才抬起头,朝孙梅鹤问道“老实交代,你为甚么偏偏去寻这本契丹医书?”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想起那索伦泰曾经说过,真龙虬髯客曾将化瘀书故意翻作契丹医语写就。而孙梅鹤所用紫罗天香便是化瘀书中所载的一门药物,因此其人定与化瘀书有着脱不开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