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节 黑色沼泽
    铁盒所经年代久远,缝隙处结满了尘垢,是以刘驽费了颇大气力,才将其打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只见铁盒内躺着一堆灰土,应是早前所盛甚物。

    这位名叫吕均的铁盒主人心思颇为细腻,估计他早就预想到眼下这一幕,又在铁盒内壁上刻道“往东三十里处,有一黑泽,泽内有吾妻红珠之坟。盼君施恩,怜我孤单,将吾骸骨与之合葬一处。吾于黄泉之下,亦将不胜感激!”

    刘驽将铁盒递给李菁,李菁看后冷哼一声,随即要将铁盒丢弃,“咱们逃命还来不及,哪有时间给这个吕均合葬去,只怪他没遇上好时候!”

    刘驽急忙从她手中抢回铁盒,道“这位名叫吕均的前辈生于东汉末年,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却一直不能与妻子合葬。所谓凄惨,莫过于此。今日既然让你我碰见,却不帮忙将他葬了,于心又是何忍?”

    李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要是再啰嗦,我可不带你一起走了。”

    孙梅鹤插道“就是就是,咱们还是先逃命要紧!这人咱们又不认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

    刘驽怒道“好!既然你们不愿意,我自己去!”说着便要与李孙二人分道扬镳。

    李菁急忙拽住他,道“罢了罢了,一起去吧!葬了这陈年老鬼,咱们可得马上跑路!”

    三人踩着脚下东去的河面,又往前滑出了三十多里路,只见河岸两旁的树木渐渐稀少,四处皆见枯草起伏。河道最终灌入了一大片漆黑的沼泽中,不见了踪影。

    这片漆黑的沼泽在广袤的草原上,如同一孔深邃无比的巨眼,好似能将人魂魄吞去。沼泽冰面上毫无生气,只是凌乱地长着些枯草。抬眼望去,广袤无垠得看不见边。

    刘驽道“想必此处便是那位吕均前辈所言的黑泽了,不知他夫人的坟墓,又在沼泽中的何处?”

    孙梅鹤驻足不前,他直感沼泽中透出的寒气丝丝侵骨,哆嗦着说道“你自个儿去寻,我们留在这里等你!”

    李菁拾起地上的双刀收起,轻蔑地看了眼孙梅鹤,拉起刘驽的手,道“咱俩走,别管他!”

    孙梅鹤捋了捋胡须,自得其乐地坐在地上,“我老人家反正是累了,你们两个小年轻想怎么耍,自己去耍好了。老夫要在此好好地静坐冥想一番,思考一下道德中的至理。”

    刘驽虽是不屑他的言行,但终究不欲羞辱他,只是说了句,“那你留在这里别走,我二人葬完遗骨便回来找你。”说完拉着李菁的手往沼泽中走去,只见沼泽上结满了冰,走在上面虽觉有些滑,却并不觉十分吃力。

    孙梅鹤盘腿坐下,向二人的背影摆了摆手,哈哈大笑道“嘿,你俩慢走,老夫就不送了!”他话音刚落,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急忙回头一看,乃是崔擒鹰与唐峰共骑着一匹马凶神恶煞地追了上来。

    他心中大叫不好,那里还敢坐在地上,急忙爬起身追向刘李二人,喊道“不得了,他们他们追上来了!你们等等我,等等我啊!”

    刘驽与李菁同样望见崔唐二人追了过来,脚下步伐顿时加快,直往沼泽中跑去。身后,孙梅鹤哭哭啼啼地追了上来,老迈的身躯此刻灵活得像只兔子。

    崔擒鹰和唐峰看见刘驽等三人就在前方不远处,心中乃是大喜。他俩被这三人合伙骗得喝了整整一个多时辰的冰水,腹痛直如刀绞,是以将三人恨得死死的,直欲杀之后快。

    崔擒鹰当即奋马扬鞭,踏进沼泽,朝三人急追了过来。一行人在沼泽冰面上你追我赶,又跑了半里多路。

    刘驽等三人渐感觉体力吃不消,步伐随之慢了下来,只听崔擒鹰与唐峰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却又无可奈何。这时后方突然传来“咕”地一声,三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崔唐二人加上马匹分量过重,马蹄竟踏破了冰面,连带着崔唐二人一起坠入了沼泽之中。

    李菁看着二人连那马匹在黑色泥浆中死命挣扎,直乐得哈哈大笑,她拍手道“看你们俩个还敢害人么,真是报应啊,活该,哈哈!”

    孙梅鹤腹中饥饿,他拼了一把老命方才跑出了这般远的路,心中直对崔唐二人气愤不已,喝道“你们两个狂徒简直是大胆至极,竟然连老夫也敢追,今日就让你二人见识一下老夫的道德剑法!”他当即撸起袖子,拔剑上前要杀二人。

    崔擒鹰被困在泥潭中身子不得动弹,他口中讥讽道“你们这些胆小鬼,看见崔某来了只会逃跑。甚么道德老仙、草原雄鹰?简直都是狗屁,有种的就过来和崔某真真正正地较量一番!”

    唐峰听见师父怒骂三人,心中惧意陡生。他心想己方二人已是被困在这泥潭中无法动弹,若是再招惹了对面的三人,怕是会性命即刻不保。他想张口向三人说几句软话挽回局面,看了看身旁的师父崔擒鹰,却又无奈地闭上了嘴巴。毕竟崔擒鹰此刻杀不了别人,想杀他却只需扬手一掌。

    李菁和孙梅鹤果然被崔擒鹰的言辞所激怒,眼下正是落井下石、火上浇油的好时机,二人怎能轻易放过。当下各自持刀持剑走过去,欲要兴师问罪。

    刘驽默默地看着崔擒鹰,只见他的目光始终紧跟着李菁和孙梅鹤的步伐,心中便已有了根底。他朝着李菁和孙梅鹤的背影喊道“你俩快回来,他是在故激你俩靠近他,要借机抓住你俩好爬出沼泽!”

    李菁和孙梅鹤听后心中一惊,顿时醒悟了过来。他二人再也不理那崔擒鹰怎样的怒骂嘲讽,赶紧快步走了回来。

    孙梅鹤收剑入鞘,一副成竹于胸的模样,“老夫早已料定这个姓崔的在耍阴谋诡计,此番假装上去,不过是想试他一试罢了!”

    李菁白了他一眼,“一大把年纪了,只会吹牛,真是不知道害羞!”她挽起刘驽的手,“走,眼下不着急了,就让那两个人慢慢等死好了,咱们去找那坟墓葬骨去吧。”

    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在沼泽冰面上,生怕如崔唐二人一般踩破了冰,坠入了泥沼之中,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三人四处找了许久,却始终不见那吕均所言的夫人“红珠”之墓。

    李菁丧气地跺了下脚,道“这沼泽茫茫无边,让咱们上哪里找去!咱们找了这许久,也算是尽了情分了,还是将这吕均的遗骨随便埋了了事,之后咱们就走罢!”她低头看见自己不小心将脚下冰面跺出一痕白印,直吓得吐了下舌头。孙梅鹤眼尖看见,急忙往旁跑开,远远地避开了她。

    刘驽摇了摇头,道“咱们应是找错了方向,那吕均前辈逝世之前犹想着要与妻子合葬一处,想来他定不会将妻子葬在这无底的黑泽之中。”

    李菁不耐烦地问道“既然那吕泽自己都说了是在这黑泽之中,又怎么会错?你莫要再乱想了!”

    刘驽抬起手往前一指,李菁和孙梅鹤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隐隐约约有一座小石山突出于黑泽之上。他道“若是我没想错,吕均前辈夫人的坟墓应该就在那个山上。”

    李菁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那山看上去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全是石头,哪里能葬得了人?”

    刘驽笑道“不上去看看,又怎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