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节 为了生存
    李菁冲他喝道“快,把衣服脱下来!”

    孙梅鹤边脱边道“李姑娘,原来你是好这口啊,何不早些和老夫说?古道热肠,乐于助人,这都是老夫一向秉持的大道!”他手脚甚为利索,转瞬间全身脱得只剩下中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菁一看忙喊道“停!”她抓起孙梅鹤脱下的衣物,转身朝刘驽走去。

    孙梅鹤看着她的背影干瞪眼,道“李姑娘,你这是!”

    李菁鼻中哼了一声,道“当抹布用!”她从孙梅鹤脱下的衣服中拣出两件较为干净的,用来擦拭刘驽伤口处的血迹。

    孙梅鹤求道“你你快将衣服还给老夫,我老人家身子单薄,可是受不了风寒。”说着两只膀子抱着胸口坐在地上,在寒冷的夜风中直哆嗦。

    李菁白了他一眼,“道德老仙,梅妻鹤子,这话我可是记着呢!您老人家还是老实点儿,等有机会我抓两只白鹤来陪你!”,说着她又从怀中掏出瓶习武之人常备的金疮药,借着星光仔细地敷在刘驽周身伤口处。

    刘驽全身伤处极多,李菁将这瓶金疮药节省着使用,方才堪堪将其伤口涂遍。敷药之后,刘驽直感后背火辣辣地疼,却也只得咬牙挺住。他受不了孙梅鹤在一旁又求又哭地要衣服,抓起地上染血的衣物朝其扔了过去,“穿上!”接着他双手拄地,坐起身歇息了片刻,而后又忍痛站起身,往石山崖边走去。

    李菁拦住他,急道“你要去干甚么?”

    刘驽指着山脚下唐峰丢弃的那只大木盆,道“沼泽周围的冰面都碎了,若是后面无法重新结冰,咱们还可能得靠着那只木盆离开沼泽。”说着他纵身跳下山,往那木盆走去,只见木盆倒扣在地上,便弯腰捡起。

    怎料正在此时,一只黑物突从盆下窜出,朝他直扑而来。好在他虽是周身伤痕累累,却无一处伤及要害,是以行动依然灵便。他急忙侧身往旁躲过,同时伸出右手将那黑物抓个正着。

    那黑物不甘受擒,在他手中疯狂地扭动,血口猛张,大声尖叫着四处乱咬。他手中用力,狠抠住黑物的头部不放,是以黑物一时半刻倒也奈何不了他。

    他深恐再在山脚下待下去会招惹来其他的黑物,急忙肩扛木盆、手抓黑物飞身上了山。李菁和孙梅鹤看见他手中又嘶又咬的黑物,吓得急忙往旁躲开。刘驽放下木盆,又将手中的黑物强摁在木盆中。

    那黑物在木盆中拼命地挣扎,尾巴直砸得盆底啪啪响,却始终无法得脱。李菁和孙梅鹤小心翼翼地接近过来,只见这黑物长得好似一条鱼的模样,只是模样十分凶残,猩红的双眼尤其害人。怪鱼的血盆大口中长着数排钢锯般锋利的牙齿。一条粉红色的舌头上满是黏液,狂躁不安地舔来舔去。

    怪鱼头顶处生有一支突出的骨质利刃,李菁壮起胆量探身向前,伸手摸了几摸,只觉骨刃十分锋利,想来刘驽后背上那一道道的长条伤口便是被这骨刃划伤的。

    孙梅鹤看着怪鱼狠狠地咽了几口唾沫,道“这个怪鱼要是能吃就好了!”他已是腹中饥饿难耐,是以看见甚物都想拿来果腹。

    李菁嫌弃地望了他一眼,道“真不愧是老仙,甚么东西都敢拿来吃!”她将自己刚刚摸了怪鱼头上骨刃的手,使劲在地上擦了擦,随即走开,离那怪鱼远远地坐下。

    孙梅鹤沮丧着脸,道“我老人家身子弱,你们又枪了老夫的口粮。老夫不想着搞点吃的,难道活活饿死么?”

    刘驽笑道“孙先生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我们三人眼下急需食物补充体力,不然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黑泽还不一定。”他一拳砸晕了盆中的怪鱼,将其提了起来。

    李菁惊道“你你不会真的是想要吃它吧!”

    刘驽道“借你的刀给我用一用!”

    李菁踌躇了片刻,拔出刀朝他掷了过去,很快又转过背去,不欲看那杀鱼的血腥场景。

    孙梅鹤看着她的背影低声嘟囔道“假正经,杀人都不眨眼,还怕杀鱼!”

    李菁听见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吓得他急忙将头往脖颈里一缩,生怕李菁削了他的脑袋。

    直至又过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刘驽冲着李菁的背影笑喊道“都好了,你快回头看看!”

    李菁回头一看,只见木盆中整整齐齐地摆着一块块淡红发亮的鱼肉,看上去极为丰腴鲜美,与先前那条凶恶的怪鱼大相径庭。原来是刘驽将那怪鱼的五脏六腑以及毒囊拾掇了个干净,又细心地将鱼肉一块块地削下,剔了骨刺后整齐地摆好,方才呈现这般好看的模样。

    刘驽笑道“怎样,这下看上去有食欲了吧?”

    李菁点了点头,笑道“嗯,看上去还不错!”

    孙梅鹤冲了过来,急不可耐地问道“甚么时候做鱼肉?老夫快要饿死了!”

    李菁笑道“你快去一边念会儿道德经,等经念完了,鱼肉就自然做好了!”

    孙梅鹤倒也不笨,道“哼!等我念完经,你们早就吃完了!”

    刘驽看着两人斗嘴,笑道“好啦,您二位稍忍片刻,待我下山去拣些枯草上来烧火烤鱼。”

    李菁有些迟疑地说道“你身上有伤,还还要下去吗?”

    刘驽叹了口气,道“这里就我会一门乾坤迷踪步法,我不去还能让谁去呢?一会儿我将这门功夫教给你,这样咱们以后都能自如地上下山了。”

    李菁拍手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反正我已经是掌剑门的弟子,学了你师父的武功也不算坏了规矩。”转头向孙梅鹤喝道“你可不许偷学!”

    孙梅鹤白了她一眼,“道德剑法,天下无双!”

    三人言毕,刘驽跳下山,站在山脚边,朝沼泽中伸长胳膊,勉强够着了些枯草,拉到了岸上。期间虽有十几只怪鱼趁机偷袭,然而闻见他身上杀鱼后残留的血腥味后,却都吓得纷纷钻入泥沼中躲开。

    刘驽背着一大捆枯草上了山,放在地上,聚成一堆。李菁取出火折子将枯草点燃,又用两柄刀将一块块丰美的鱼肉串在一处,放在火上烧烤。不过一会儿,浓郁的香味散发出来,诱得三人食指大动,齐齐地看着烤得金黄喷香的鱼肉直咽口水。

    刘驽从刀下取下一小块鱼肉,塞入口中试吃。在确定鱼肉无毒之后,他示意李、孙二人开食。三人饱餐饿顿数日以来,这还是头一次品尝如此鲜美的食物,皆是大快朵颐,不过一会儿便风卷残云般地将烤鱼吃了个干净。

    孙梅鹤吃完烤鱼后意犹未尽,他指着石山崖边扔着的被李菁从刘驽背上削落的那十几只怪鱼,道“那里还有鱼,咱们都杀了烤来吃!”他说的是“咱们”,其实倒是要刘驽去杀鱼烤鱼。

    刘驽道“可不能将这些怪鱼一次性都吃了个干净,想必那崔擒鹰和唐峰明天一早仍要来犯,咱们得储备下些食物以备不时之需。”随后他将那十几条怪物逐一拾掇干净,去刺儿后的鱼肉一块块整整齐齐地摆在木盆中待食。

    孙梅鹤望了眼木盆中的鱼肉,狠狠地吸溜了两下口水,无奈地走至一边,躺在地上回味齿间的余香,不一会儿便打起鼾来。

    李菁看着燃尽的火堆发呆,一直不肯去睡。刘驽见她眼圈有些发红,遂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