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九十节 吕均遗文
    李菁含泪道“我从小到大,还没被人像现在这般欺辱过!崔擒鹰这个人,不仅我师父的死有他的份,现在他还将咱们也逼到绝路上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等血海深仇,我真难咽得下去,呜呜!”

    刘驽叹了口气,道“可他的武功比我们强出太多,不知甚么时候才能报得了这个仇。”

    李菁用袖角擦去眼泪,道“我倒是有个主意,明天引他到山下来,让这些怪鱼咬死他!”

    刘驽摇头道“他已见过那些怪鱼,不可能再上一回当。”

    李菁道“我用自己作诱饵去引他,不怕他不来。”

    刘驽道“怕是你还没引到他,自己反倒被怪鱼给咬死了。”

    李菁怒道“你自己怕死就直说!哼,明天我自己去!”说着她跑到远离孙梅鹤的另一侧,气鼓鼓地睡下。

    刘驽心中有苦难言,他经历了这一年多的大风大浪,早已不再是往日里那个一根筋的莽撞少年,想事情时多少有了自己的考量。

    眼下孙梅鹤已经睡熟,李菁又不理他,而他却是心绪难宁,一时间难以入睡。翻来覆去间,他突然又想起墓穴椁角里的那坛酒来,心想“既然决定帮这位吕均前辈做事,那就将好事儿做到底吧!”

    想到这,他起身跳进墓穴中,从椁角里拾起那坛酒,一掌击碎了坛口的封泥,芬芳的酒香随即四溢开来。李菁虽是背对着他,却也闻见了酒香,心中满是好奇。只是她正在赌气,碍于面子,是以不肯跑过来看。

    刘驽双手捧起酒坛,将酒往棺盖上缓缓浇落。他在家时曾听父亲为人作过祭文,虽是向来不喜雕饰的文辞,却对这种慷慨悲凉之文颇有好感,每每听见父亲吟诵,便不禁去记诵一些。

    此刻他身陷石山,心绪惆怅,是以与那作祭文时的父亲心意有了几分想通。他一边往棺盖上浇酒,一边沉声吟道“此酒奉给先汉故吕均先生及其夫人红珠!斯人已逝,唯奉浊酒一杯。叹生者命运之多蹇,愿死者能得其所”

    不过片刻,酒浆浇满了棺盖,同时他的眼睛也被泪水模糊。忽地,只见一行行的蝇头小字在棺盖上显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连忙用手背擦干了眼泪,俯下身来,借着月光去读那些因酒呈现在面前的小字。

    这些小字中的章法,与当今的行文大有不同。幸亏他平日里爱读史记等书,这才能将其中文义弄得明白。他总览了一遍棺上的文字,总体来说,前面极小一部分是这位吕均前辈的生平自传,后面大半部分则是其人的生平著作。

    吕均的自传在六百年后的唐人读来,文义较为艰涩,译成白文后乃是

    “我名叫吕均,小字太分,汉朝五原郡人。平日里只是个淡泊名利的书生,常被乡邻们讽刺为没有志气,说是我和我那个驰骋天下、傲视群雄的哥哥吕布相去甚远。

    “我对乡邻们的话一笑置之,毕竟哥哥的追求与我不同。他的志向是要逐鹿中原,还有那三万里江山以及数不尽的美人美酒。而我想要的不过是几本可以读的书,和几亩可以耕的田,在此乡间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至于外面纷乱的世界,我既无兴趣,也无能力去管它。

    “然而平静的日子却在建安三年被打破,噩耗由战场上败逃而归的吕氏族人带回来我那个无敌于天下的兄长吕布,不幸在下邳城被奸雄曹操设计所擒,哥哥虽是百般求饶,却仍被曹操狠心地缢杀于白门楼下。

    “我听消息后,直感头顶上的整块天都掉了下来。在此之后,我夜夜茶饭不思,想起昔日兄长在家时,一向待我甚亲,而今他身死异乡,我却是无能为力。每每想到这,我便悲愤满膛。

    “我想起古人书本中所言的那些著名的刺客,譬如春秋战国时代的专诸和聂政,他们可以凭一己之力击杀天下枭雄。由此,我心中生起了习武为兄报仇的想法。

    “我想起兄长昔日曾在家中留下半部化瘀书,听他说是从传说中的医家夺得。此书名似医典,其实是冠绝天下的武学奇书。

    “兄长武功原本就十分高强,读了此书后更是武功大进,普天之下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他生性聪颖,从这半部化瘀书中悟出了好些道理来,写成了另一本书,又增删修改了好几回。后来他因讨伐董卓有功,被司徒王允封为温候,此书便取名为温候功。

    “他曾一度托人带信于我,想要将这本温候功交给我保管。然而我一介书生,对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从来没有兴趣,是以便拒绝了他。他兵败身死之后,这本温候功据说是落在了袁绍的后人手中。当时官渡之战后,袁绍的儿子袁、袁谭皆已被曹操剿灭,只有一个名叫袁觉的庶子活了下来,据说此书便是为他所得。

    “我虽是大致知道了温候功的下落,然后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去找那袁觉夺回宝书,又是何等之难?因此,我只得捧起了家中那半部兄长遗留下的化瘀书,艰难地啃读。书中的那些武学词汇,于我而言,有如天书一般难懂。然而一想到为兄长报仇,这些困难又能算得了甚么?

    “我整整研读了五年,终于对这半本化瘀书有所领悟。此时我又托人打听到,原来那奸贼曹操对属下防范甚严,从来不许人带着刀剑入殿觐见。作为对策,我开始专心研习化瘀书中的拳掌之法,十八年后终于大成。

    “武功练成后,我为防曹氏日报复,先是疏散了族中老幼,而后独身前往邺城,打算刺杀曹贼。路上我遇见了谯县人华佗,他是当世最著名的郎中,也是传中医家的掌门人。他跟我说,医家之所以能从先秦诸子百家中脱颖而出,存活至今,所凭仗的便是一部化瘀书。自从其中半部化瘀书被我兄长夺去之后,医门中人无不是愤懑满怀。

    “华佗跟我说,他愿意替我前去刺杀曹贼,以曹贼的头颅换回我手中的半部化瘀书。我跟他说,报仇之事不方便假手他人,而那半部化瘀书,我为免落入奸人手中,早已毁去。若是他肯答应,我愿意在报仇之后复写出此书来奉还于他。

    “华佗听后沉默不语,却也未再纠缠于我,半晌后他起身告辞离去。又过了数日,正当我在谋划如何混进曹贼所居住的魏王宫时,听见路人说起曹贼杀华佗于狱中之事,一时间大惊。

    “想来那华佗乃是大名鼎鼎的医家掌门人,武功自当卓绝不凡,怎会如此轻易便为人擒杀?想到这我心中十分惊诧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