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节 暗相筹谋
    孙梅鹤指着李菁,结结巴巴地向刘驽解释道“是是她逼着老夫这么喊的!”

    李菁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孙梅鹤的襟口,喝道“怎地你还不乐意了,想造反不成!?”

    孙梅鹤皱眉苦脸地说道“李姑娘,老夫夹在你俩中间,你让我听谁的好?”

    刘驽隔在两人中央,笑道“好啦,都不要吵了,难道你们俩的肚子都不饿么?”

    孙梅鹤撇了撇嘴,道“饿又能怎么办,哎,那怪鱼肉又不能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老夫乃是堂堂正正的道德老仙,眼看就要坐化在这石山顶上啰!”

    刘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反正鱼肉没有毒,少吃一点也无妨。若是到时候丹田中真气仍是膨胀,我帮你们吸出来即可。”

    山下远处,沼泽冰面上。

    唐峰冻得直跳脚,两只手放在嘴边不停地哈气。他看见远处石山顶上竟然升起火来,随后一股肉香随风飘来。他贪婪地迎风吸了几口香气,随即沮丧地说道“师父,你看他们竟然还有吃的,咱们可得怎么办?”

    崔擒鹰脸色铁青,倒不是被冻得,眼下这点严寒于他而言算不了甚么,只需稍稍运起真气便可抵御。他没想到自己困死石山上三人的计划竟会出现意外,是以胸中郁闷难消。

    他想起泥沼下面的那些黑物来,心想莫不是刘驽和李菁他们竟然将这怪鱼抓来烤着吃了?”想到这,他转头向唐峰命令道“你试着朝前走几步,给为师看看!”

    唐峰双腿直打颤,犹豫道“师师父,前面的泥沼下可是有怪物,我不不敢”他还未说完,崔擒鹰打断了他,怒道“你才多大能耐,这就敢违抗师命了不成!?”说着他高高扬起右掌,作势要向唐峰的头顶击落。

    唐峰吓了一跳,忙道“师父,你消消气。我这就去,这就去!”他小心翼翼地往石山方向靠近过去,心中咚咚直响。崔擒鹰黑着跟在他身后押阵,由不得他有半点退缩。

    忽地一只黑影从冰下窜出,猩红血口怒张,直朝唐峰咬了过来。唐峰吓得掉头就逃,不料被那黑物一口咬中了小指再也不放,顿时厉声叫了开来。

    崔擒鹰身影一闪,晃至他的身前,拉着他往后退了数十步,直至确定未有怪鱼再跟上来。他伸手捉住唐峰指上咬着的那只黑物,于月光下看清竟是一条怪鱼。这怪鱼虽是为他所擒,却犹然咬住唐峰的小指不肯松口。

    他鼻中哼哧一声,随手一掌。那怪鱼惨叫一声,身体被击碎成数块,带着血迹散落在周遭的冰面上。崔擒鹰看见唐峰被咬中的小指处开始变得乌青发紫,方知这怪鱼有毒,心中不由地一惊。

    他伸手捏住唐峰中毒的小指,刺啦一声往外一撕。随即,唐峰的一声惨叫在夜空中传将开来。那根小指竟被他生生地从唐峰的右掌上撕下。

    怪鱼的毒素至断指处而绝,唐峰算是保下了一条命来。他捂着右手伤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道“师父,我的小指头没了没啦!”

    崔擒鹰见他这般窝囊模样,气得将那根断指掷在地上,喝道“哭甚么哭,男子汉大丈夫,不过是少了一根指头,有甚么打紧的!昔日九指书生曾传下一套九指掌法,等我有空便传授于你!”

    唐峰一听破涕为笑,“如此便谢过师父了,只是您先前还答应下要传我其他的武功,都还没有”

    崔擒鹰知道他想说甚么,不欲等他说完,打断道“为师说过的话甚么时候不算数过,都存在心里记着呢。只要你好好为师父效命,这些武功自然都会传给你。你是我的唯一传人,我的武功不传给你又能传谁呢,恐怕将来连十方罗刹的名号都要属了你!”

    唐峰一听师父这是要将自己当作衣钵传人的意思,顿时心花怒放,而那失指之痛瞬间便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伏在冰面上连磕了好几个头,道“师父你有甚么要吩咐徒儿的,但说无妨,徒儿万死不辞!”

    崔擒鹰点头赞许,道“你的忠心为师心领了,起来吧!”

    唐峰爬起身,绞尽脑汁地为师父的报仇大业出谋划策,问道“师父,石山上的那几个兔崽子,每日里捉这些怪鱼烤着吃,咱们可要等到哪天才能饿死他们呢?”

    崔擒鹰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老夫不在场,他们才有机会抓到鱼。今后让他们再来抓抓瞧瞧,老夫保证让他们下不了山。从今夜开始,老夫守在这里,你且去外面寻几张弓,最好再带些毒药回来。”

    唐峰听后竖起大拇指,赞道“师父妙计!您是想毒死这些怪鱼么,徒儿怎么就想不到呢,实在佩服啊佩服!”

    崔擒鹰他叹了口气,道“这些怪鱼本就有毒,说不定还是毒药的祖宗呢,能不能毒死它们还不一定。所以你要多带些箭矢回来,还是用弓箭阻止那几个人取鱼最妥当!”

    唐峰一听心里乐开了花,他正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冻死人的鬼地方,再趁夜找个牧民人家的闺女暖被窝,为自己这几天诸事不顺压压惊。

    他忙拱手道“徒儿遵命!”原本冻得发僵的腿脚瞬即活络开来,转瞬跑得没了影。

    石山上,李菁和孙梅鹤坐在火堆旁,干看着刘驽大快朵颐地吃着烤鱼。二人直是面面相觑,即便面前的烤鱼再是金黄喷香,却不敢多吃哪怕一块。

    孙梅鹤狠狠地咽了口唾沫,道“嗯,吃一点能够活命就好,多吃一块都会要了老夫的这条命。”

    李菁笑道“你倒是能忍得住。”

    刘驽见两人始终不肯多吃,索性将最后两块烤鱼也塞进了嘴里,吃完后抹了抹嘴,对着二人歉意地一笑,“二位且早点休息,我先去练功!”说罢便走至一边摆开架势练了起来,对周遭一切视若无物。

    孙梅鹤看着他的背影,惊讶地问道“他就不用睡觉么?”

    李菁道“他是练功上瘾了,我看就是没日没夜地练下去,他也没事儿。多练练也好,说不定到时候能多扛崔擒鹰几掌呢。”

    孙梅鹤转头看了眼远处沼泽冰面上的崔擒鹰,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接着倒头便睡。俗话说胆子是吓出来的,他看见崔擒鹰始终不敢攻上山,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不一会儿便开始打起鼾来。

    李菁见他睡得太香,本想恶作剧地踢他一脚,又怕惊着了那边正在练功的刘驽,这才悻悻作罢。她盘腿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刘驽练功,只见他两脚钉地,双臂缓缓移动,头顶上方渐渐被一片白色的氤氲笼罩,想必是他修炼那大义武经中的内功已是渐入佳境。层次比之昨日,定是又提升了不少。

    她微微一笑,悄悄走到一边,席地睡去。

    山下沼泽冰面上,崔擒鹰遥遥地望见山顶上的篝火熄灭,心中也随之一凉。然而他这些年来能够在武林中出人头地,并博得赫赫威名,所凭的一是心狠手辣,二便是心性坚忍。是以他绝不会因一时的挫折,而轻易放弃自己的计划。

    他盘腿在冰面上打坐,右手护住丹田要害,随即开始运功,一股纯厚的真气在他体内诸脉中缓缓地流动。身下冰面上传来的寒冷,片刻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开始闭目养神,也不知过了多久,夜色下一只野鸭哇哇叫着从他身旁掠过,惹得他心绪烦躁。他只是随手一抓,招式却绝妙异常,将那野鸭牢牢地握于手中。他眉头一皱,跟着五指合拢。那野鸭还未来得及惨叫,已被他捏得肚破肠流,血浆四溅。

    “聒噪!”崔擒鹰骂道,随手将死鸭远远地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