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零二节 叠浪神掌
    刘驽走至崖边,道“大家准备好,咱们这就下山!”

    正在此时,突听从山下传来“嗖!嗖!嗖!”的三声响,三支连珠箭直朝刘驽射来,孙梅鹤吓得急忙抱头蹲在地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驽面无惧色,他双掌轮挥,使出一招“浪遏飞舟”,真气自袍袖中席卷而起,将三支箭矢裹挟其中。只听噼噼啪啪地一阵声响,箭杆碎裂之后散落了一地。

    孙梅鹤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这这”

    李菁拉起他,“快起来,别瘫在地上!”

    刘驽道“咱们这就冲下山,你俩千万要小心!”他飞步从山上跃下,直奔崔擒鹰而去。在他下山后不久,李菁和孙梅鹤也抬着木盆不紧不慢地下了山。

    崔擒鹰怎么也想不到,刘驽这个屡次败在自己手下的小子竟敢主动上前来寻死。他急命唐峰递过箭,想要搭箭射他。然而射出的箭皆被刘驽用那招“浪遏飞舟”挡了去。他心中顿生骇异,自他步入江湖至今,少有见过这般凌厉的掌法。

    他身为拳脚大家,向来对各门各派的掌法拳法擒拿手法无比痴迷,即便是杀人灭口也要想法设法地弄到手。这次他见了刘驽的这套威力无比的叠浪神掌之后,心中更是生出了占为己有之心。

    他暗想道“若是能生擒下这个小子,将他百般拷打,定能问出这套神奇掌法的来头。练会这套掌法之后,再去闯那风沙镇,必然会大增胜算!”

    刘驽哪里知道眼前的崔擒鹰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他的步伐虽说不上很快,却异常地沉稳,一步一步地朝崔擒鹰直奔而来。他在衣襟内侧的肌肤上涂上了怪鱼血,是以那些怪鱼刚要咬他,闻见他身上的血腥味后,却都害怕得扭头逃开。

    在距离崔擒鹰仅有丈许时,他右脚在泥沼上一步飞踏,激起一片泥浪。他的身子从泥浪中穿过,右掌推向崔擒鹰的胸口,使出一招“东海潮来”。这一掌讲究将真气蓄积在丹田中,瞬间迅猛地发出,虽然极难掌握其中窍门,练会之后声势却是十分地惊人。

    崔擒鹰急忙侧身往旁躲过,右手斜打他的肘关节。怎料他竟不收招,右掌直朝崔擒鹰胸口推了过来。崔擒鹰心中暗自一阵冷笑,在他看来,所有的比武须先立于不败之地,而后方可决胜,“真是一个乡下蛮子,哪里有人打斗这般地不要命的?”

    正当他这般想时,刘驽的掌风已推近他的胸前。他直感胸口一阵发闷,脸色为之突变。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这个小子竟然突然敢和自己叫起板。他想不通为何短短几日之间,这个小子的武功会大进到如此程度。他的上三路皆被刘驽掌风罩住,身子无法得脱,只得硬起头皮举起右掌相迎。

    两人肉掌相撞之后,崔擒鹰往后退开两步,撞在了唐峰身上。唐峰失声痛喊,跌坐在木盆之中。刘驽借力在空中两个倒翻,落回了泥沼之上。刚才这一掌耗费了他颇多真气,胸口起伏不定,直感气喘吁吁。

    崔擒鹰脸色铁青地看着他,“刘驽,若是崔某双手皆在,我现在就能要了你的小命!”

    刘驽怎会看他脸色,喝道“我的命就在这里,你想要那就来拿吧!”

    他双足在泥沼中一阵急踏,又一次冲向了崔擒鹰。这一次崔擒鹰不敢再大意,他暗暗留意刘驽的出招方位,在其攻到之前便预先躲闪,多次让刘驽扑了个空。

    他的掌法、爪法和拳法虽不如刘驽的叠浪神掌那般凌厉,内力却仍是远远胜过刘驽。他知道刘驽之所以能与自己抗衡,不过是凭借掌法中“三叠浪”的劲道,这种打法过于耗费真气,一掌便花费了三掌的真气。长时间打斗下去,必将仍是自己占了上风。是以他一时间并未着急,攻守间法度森严,并不急于递招,只盼着等到刘驽内力枯竭之际再行反击。

    刘驽与崔擒鹰连过了数十招,竟未呈败象,这让他有些大喜过望,毕竟这已经远远地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他知崔擒鹰的格斗经验远远胜过自己,是以不敢稍有松懈,掌法一式接着一式地接连使出,务必要稳稳地主动出击,逼得崔擒鹰只守不攻。

    李菁和孙梅鹤趁此机会,划着木盆在沼泽上扒拉了一大盆枯草。两人坐在枯草上,欲要寻机抓那些怪鱼。怎料那些怪鱼闻见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后,一个个地不敢近前。

    孙梅鹤愁眉苦脸地说道“怎么办,只得了这一大堆枯草,咱们又不是骡子马匹,总不能靠着吃草度日吧?”

    李菁坏坏地一笑,道“我自有办法!”她伸手指向远处,“咦,你看那是甚么东西?”

    孙梅鹤知道她素来诡计多端,心想你诱惑老夫往远处看,莫非是想要趁机将老夫推出木盆,跌在泥沼中淹死?他随即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看!”

    李菁哼了一声,恶狠狠地道“不看就不看,本想让你少点痛苦,这下可是你自己逼我的!”

    她抽刀一闪,在孙梅鹤右臂上划出一道刀口,鲜血汩汩地往外冒出。孙梅鹤哭道“咱们是一伙儿的,你怎能这样对老夫!”他吓得忙要用左手捂住刀口。

    李菁一把推开他的手,喝道“不许捂!”

    孙梅鹤又惊又怕,他转头看见有成群的怪鱼从泥沼之下窜出,朝木盆的方向跃来,这才明白过来,“哎哟,你是要用老夫当鱼饵!”

    他起身想逃,然而这茫茫的沼泽之中,四周又都是怪鱼,又能往哪里逃。他一屁股坐在木盆枯草上,哭爹喊娘地惨呼了起来。

    那些怪鱼闻见人血的香味之后,再也顾不上原先心中的那一丝惧怕,它们纷纷围着木盆窜起,直朝孙梅鹤手臂冒血处咬去。李菁手起刀落,不一会儿便刺死了数十条怪鱼,死鱼尽皆落在了木盆之中。

    崔擒鹰正与刘驽激战,转头突然看见李菁和孙梅鹤在趁机拾草抓鱼,顿时间勃然大怒,他忙令唐峰用箭射向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