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零五节 草席红影
    崔擒鹰右爪前探,竟未遇见丝毫阻拦,好似入了无人之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刘驽并不设防,直至崔擒鹰右手递至自己跟前,他方才将右手向上一翻,趁机抓住了崔擒鹰的手腕往前一送,此招乃是叠浪神掌中的“长风破浪”,专门用来诱敌深入,再趁势施以反击。

    崔擒鹰收不住势,身子往前急窜而出,肋间空门随之大开。他大惊之下想要收招回防,却觉自己被裹携进了一股惊涛海浪般的真气之中,身子不由自主地被卷到了半空之中。

    他心知境地十分不妙,啊地大叫一声,拼尽全力挥开右臂,和断手的左肢一起护在肋间空门处,只盼能够挡住刘驽接下来的攻击。

    刘驽对此浑不着意,他单手使出一招“万流入海”,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围着崔擒鹰狂奔开来,同时频频出掌。崔擒鹰只觉眼花缭乱,好似身陷十面埋伏,四面八方皆是惊涛骇浪之声,手忙脚乱间直是无法抵挡。

    刘驽一掌接一掌地接连落在他身上,每一掌都足以将他远远击飞。一掌之势未歇,他又晃过身,另一掌从对立的方位击出,正好抵消了前一掌的推势。

    崔擒鹰的身子在一片掌影中前后左右摇摆,直如在狂风骤浪中卷入深海旋涡的一只独木舟,无力反抗之际只得任凭刘驽的肉掌连绵不绝地落在自己身上。

    刘驽连出二十七掌,收招静立,崔擒鹰的身子砰地一声飞出,在空中划下一道弧线,重重地跌入了泥沼之中。他口中往外吐着血沫,眼见是不活了。

    唐峰见情势不妙,连忙撑篙划着木盆想要逃离。刘驽一闪身,晃至他的跟前,跟着使出一招“白浪滔天”,将唐峰连人带盆掀上了天。唐峰惨叫一声,从半空落下,摔入泥沼之中,泥浪随之四起。

    他求饶道“刘刘少侠,饶命啊,都是我师父逼我干的,我可从来对您没有坏想法啊!”

    刘驽闭目不言,他将双掌缓缓拢回丹田处,口中缓缓地吐了一口气这叠浪神掌虽然威力非常,所消耗的真气也绝非是一般武功所能比的。若不是他有幸得食大量怪鱼之肉,恐怕仅是一招半式间便已内力不继。

    李菁和孙梅鹤趁此机会下了山,两人划着木盆追了过来。李菁一把从泥中揪住将死未死的崔擒鹰的脑袋,笑道“嘿嘿,这下你可算是落在我手里了。“转头问孙梅鹤,”你可有甚么办法能够让他生不如死?”

    孙梅鹤头一扭,道“哼,老夫身为闻名天下的季圣,志在修身立德,岂能做此等不堪之事。不过若说到教化别人的方法,老夫倒还是会一些。”

    李菁当然知道他所谓的“教化”是甚么意思,兴高采烈地说道“好,就这么定了,这崔黑子就由你负责教化,可不许让他痛痛快快地死了!”说着她一把将崔擒鹰拉入了木盆之中。

    孙梅鹤瞅了眼面前泥人儿般的崔擒鹰,不由地皱了皱鼻子,“好说,好说!”说着目光在他浑身上下打量开来。

    崔擒鹰心中一凛,他知道眼前这两个人都是一肚子的坏水,落在了他们手里绝不会有甚么好下场。他虽然为人心狠手辣,却还算得上是一条真汉子,黑脸一抽,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们要杀崔某,那便快点出刀。要想让崔某在你们面前出半点洋相,想都别想!”

    李菁拔出双刀,在他面前使劲晃了挤晃,“哼!想痛痛快快地死,想都别想!姑娘我先割了你的两只耳朵再说!”

    她刚要下手,却被刘驽出声阻止,“算了,一刀了结他吧,不要用这种方式折磨人!”

    李菁不屑一顾,“哼!我才不听,这次由我自己说了算!”她刀光一闪,往崔擒鹰左耳削了过去。

    崔擒鹰瞅见刀光,猛然挣起身子,歪过脑袋,将脖颈挺向李菁的刀锋。他宁愿一死了之,也绝不愿意受一个女流之辈如此侮辱。

    李菁大吃了一惊,急忙缩回刀锋,崔擒鹰扑了个空,身子重重地摔在了木盆中,震得木盆在泥沼中剧烈地晃了几晃。

    孙梅鹤被晃得差点跌出了盆外,他再不顾甚么“季圣”的架子,亲自上前揪住了崔擒鹰,骂道“你这个崔黑子,临死还想害人。旁人死了还不打紧,若是我道德老仙万一有个闪失,你让天下苍生怎么办?让愁苦无助的老百姓们怎么办?”

    这边崔擒鹰被李菁和孙梅鹤折腾得死去活来,那边泥沼中唐峰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哀声向刘驽苦苦地求饶,刘驽却始终无动于衷。他几次三番的下流卑劣行径,已让刘驽在心中将他彻底打入了死牢。

    刘驽叹了口气,闭上双目,细嗅着这黑泽上刮来的春风,突然听见不远处有女子的歌声清晰地传来,曲中极尽柔婉之意,“江南采莲女,肌肤胜似雪。荷叶田田碧连天,藕中千丝绕心头。风过莲舒,情郎何处来?”

    他抬头望去,只见一方草席从远方急漂而来,席子上坐着个红衣女子,唱歌的女子应该就是她。女子满头瀑布般的青丝一垂而下,令人难以看得清她的容颜。草席掠至唐峰跟前,女子右手轻轻一抄,将他从泥沼中拉出,拽上了草席。

    唐峰死里逃生后乃是大喜,向这位女子连连拜谢。他心中登徒子之念难消,得机瞅了眼女子的容颜,不禁大吃了一惊,急忙跪在草席上,朝着这女子连连磕头,哀声道“师妹饶我,师妹饶我!”

    那女子一扬头,满头青丝飘散开来,一张极其秀美的面庞展示在众人面前,只是她雪白的脸上布着数道血色长疤,令人见后不寒而栗。刘驽看她的模样,不是自己的师父薛红梅还能是谁?他不由地大喜过望,走上前道“六师父,您竟然还活着,怎么逃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