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零六节 重见天日
    薛红梅听后哈哈大笑,神情颇为凄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当然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自己乃是在虎冢之中以那八名番僧的血肉为食,这才强撑着活了下来。万般绝望之际,她无意中练成了那虎皮人骨上刻下的一门名为“温候功”的神功,而后方才逃出了生天。

    在她看来,越兀室离偷袭自己固然可恨,其他人弃她而逃同样是不可原谅。特别是那个韩不寿,自己情愿为他而生、为他去死。然而大难来临之际,他竟对自己不管不顾,只想着自己逃命。她薛红梅在心中暗暗发誓若是能在有生之年找到此人,必定要对他极尽羞辱,让他受尽万般苦楚,再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她笑完之后,抬眼讥谑地望着刘驽,“呵呵,刘驽,你问我这些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不觉得虚伪吗?当时我被困石笼之中,桥面倾塌之际,你们哪一个人不是只顾着自己逃命,又有谁管过我?!”

    李菁插上前,喝道“薛红梅,你凶什么凶!就你这副死德行,活该千人骂、万人嫌。即便是我,当初即便是有办法,也绝不会救你!”

    薛红梅仰头大笑,“得幸你们这些人没有救我,让我不必担无谓的恩情,还使我练成了无上的神功。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人,每一个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她右手玉指一捏,指力破空,竟发出诡然怪音。单是这等功力,也是少有人及,看得李菁暗暗心惊。

    刘驽看出眼前薛红梅的功力已是今非昔比,他叹了口气,道“所以八师父您今天是专程来找我们,是要了结以往恩仇的么?”

    只有薛红梅自己知道,她来到这片黑泽来究竟是为了甚么,她自打修炼那“温候功”之后,一日不饮人血便会心烦意乱,口干舌燥,浑身炽烈如炭火,片片肌肤直欲寸裂开来。那一日,她正在草原上寻找活人吸血,无意间闯进了一个帐篷,看见里面的人都已经死了,只是身上创口的形状她却再熟悉不过,那种剑法普天之下只有她自己和师兄唐峰才会。师兄唐峰曾数度侮辱于她,如今她武功大成,自然不能饶了此人。

    她细心地在草原上寻找唐峰无意间留下的人踪马迹,最终追到了黑泽之中。未曾想不仅找到了唐峰,还遇上了刘驽和李菁,心中为之大喜。她被困在虎冢中的日子里,将所有人都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全都抓住杀了,如此心中方能痛快。她双手紧紧抠住草席的边缘,身子瑟瑟发抖。她感到一股兴奋之意瞬间流遍了全身,这些日里她为了吸血曾杀过数百人,可心中却从未这般激动过。

    刘驽看出了她眼神中的疯狂,“八师父,你心里有甚么不痛快,不妨都说给徒儿听听,只是还请不要轻易动手。”

    薛红梅仰天长笑,“哈哈,你要我不要动手?哈哈,若是不用动手一切事情便能好,那我又何至于成了今天这副模样!?”她双手一撑,身子一跃而起,两只腿在空中直晃荡。刘驽这才看出,她自打被越兀室离挑断腿筋之后,这两条腿算是真的废了,难怪先前一直盘腿坐在草席上不肯起身。

    薛红梅双手一挥,直抓向刘驽的天灵盖,喝道“死!我让你们所有人都死!”

    刘驽不躲不让,挥掌使出一招“白浪滔天”,真气奔如急流,三叠浪相涌而出。两人肉掌相交之际,薛红梅直感有三股巨力先后朝着自己袭来,她急忙往后一个纵跃,这才卸去了全部力道,接着身子下落,重新坐回了草席之上。刘驽立在原地巍然不动,他面色不改,缓缓撤掌收招,行止间若有波涛之声。

    薛红梅见他功夫高过自己,惨笑了一声,“难怪你小子竟敢在我面前说嘴,原来是练了一身好功夫。”她目光变得有些异样,“你你跟我一样,都练得是温候功!说,快说!虎冢里有一根人骨,是不是你故意偷拿走了,害得我神功没有练得周全!”她的表情变得狰狞,张开嘴,露出沾满血迹的牙齿。

    刘驽心中一凛,他想起自己当初确实在虎冢中拿过一根刻了文字的骨棒,只是最后却落在了李菁的手里。他本想将原委托盘说出,望着眼前薛红梅的狰狞模样,临时又改变了主意,心道她现在已经癫狂得好似一个杀人狂魔,若是再让她将武功练成,岂不是会害了更多人?

    他沉声问道“八师父,你要这根骨棒干甚么。依我看,您还是别再练这门甚么温候功得好!”

    薛红梅仰头哈哈大笑,“不练武功?如果不练这门温候神功,我早就死啦,你还怎么见得到我活着出现在你面前,找你报仇,哈哈,哈哈!”

    李菁插话道“呵,你还是死了的好!看你现在这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知道干了甚么坏事才遭的报应!”

    薛红梅听后大怒,她红影一闪,从草席上一跃而起,直向李菁扑来。李菁大惊之下,急忙使开乾坤迷踪步法绕着木盆边沿跑开。孙梅鹤吓得啊地一声大叫,一屁股坐在了木盆之中崔擒鹰的身上。崔擒鹰已是昏死了过去,并未出声。

    刘驽不躲不让,挥掌使出一招“白浪滔天”,真气奔如急流,三叠浪相涌而出。两人肉掌相交之际,薛红梅直感有三股巨力先后朝着自己袭来,她急忙往后一个纵跃,这才卸去了全部力道,接着身子下落,重新坐回了草席之上。刘驽立在原地巍然不动,他面色不改,缓缓撤掌收招,行止间若有波涛之声。

    薛红梅见他功夫高过自己,惨笑了一声,“难怪你小子竟敢在我面前说嘴,原来是练了一身好功夫。”她目光变得有些异样,“你你跟我一样,都练得是温候功!说,快说!虎冢里有一根人骨,是不是你故意偷拿走了,害得我神功没有练得周全!”她的表情变得狰狞,张开嘴,露出沾满血迹的牙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