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零八节 大会在即
    梅鹤听后悄悄地在一旁嘟囔道“哼,谁要是跟你在一起,还不是照样没好日子过”

    没承想他的话皆被李菁听进了耳朵里,她双目圆瞪,“孙梅鹤,你在说谁呢?!”

    孙梅鹤慌忙抵赖,“老夫可没说”

    他还没说话,李菁不管三七二十一,啪啪几个巴掌朝他脑袋上呼来。

    孙梅鹤吓得一缩脖子,“嗨,你别打人!”急忙纵马狂奔。

    李菁哪里肯饶他,紧追不舍。两人在帐篷间你追我赶,刘驽哭笑不得,只得拍马紧跟在二人身后。

    突然他看见不远处有个极为熟悉的人影在来回走动,即便那人头上遮着顶斗笠,将面孔藏得严严实实,他仍能认得出那人便是铜马,而其身后的那个布包中必是长刀无疑了。

    这个铜马数月以来,一直在契丹草原上鬼鬼祟祟地出没,不仅杀了他的二师父花三娘,还故意送假兵书诓骗他。正当他恨得牙痒痒之际,这人却又在危急时拔刀相助,助他出了耶律适鲁的大营,也不知此人心里到底在盘算着甚么主意。

    刘驽不欲被铜马识破了行藏,又知他识得李菁,一旦她闯出,必然会被其识破。他急忙策马上前,双手用力一提马缰,竟将座下马匹凌空拽起。

    马儿在半空中一个纵跃,抄在孙梅鹤和李菁前头。刘驽拦住了二人,轻声喝道“别闹了!”他用眼神向李菁示意了下铜马所在的方位。

    李菁是何等机巧的一个人,一看便知。三人立刻下马,将马匹拴好后,闯进了附近的一个帐篷,只见帐篷内未有人在,榻上放着几个布包裹。

    李菁走上前打开包裹一看,乃是一些吐蕃式样的男子服饰。三人在衣服包裹里拣来拣去,你一件我一件,准备来个乔装打扮。

    李菁几个雀跃跳到了榻上,拉上帘子,等她再出来时,已是换上了一身男装,配上她的一张俏脸,看上去十分像是一位养尊处优的吐蕃贵公子。

    孙梅鹤在一堆衣服中挑来挑去,仍未选中合适的。李菁有些不耐烦,从中随便挑出了一件大衫,强行罩在他身上,“哈哈,看上去真像是个坑蒙拐骗的算命大仙!”

    孙梅鹤一听哪里还肯穿,嚷嚷着要换换衣衫。

    李菁威胁道“不许换,敢换就杀了你!”

    两人转眼一看,只见刘驽自个儿不声不响地换了身斜纹马褂,还用布缠了个头。

    李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是个土包子,你赶紧换身衣服,你这身打扮是仆人才穿的。”

    刘驽耸了耸肩,“算了,不换了,这身打扮真好不惹人注意。”

    李菁在布包中好奇地又翻了翻,竟发现一副假须,“咦,住这帐篷里的人,还真打算易容啊?”

    她将假须贴在唇上,征求孙梅鹤的意见,“怎么样,神气吗?”

    孙梅鹤嫌弃地白了她一眼,“不好看!”

    李菁沮丧地取下假须,又贴在刘驽的唇上。原本就一身下人装扮的刘驽,瞬间又土气了几分,彻底成了一个专门干粗活的吐蕃小厮。

    李菁笑着拍手道“你这个装扮挺好,不许换,哈哈!”

    三人出了帐篷,发现那个铜马竟然还在周围转悠。刘驽暗地里吩咐二人,“跟着他,看他到底在捣甚么鬼!”

    三人一路悄悄地跟着铜马,见他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营地里一阵瞎转,路上也不曾跟任何人交谈。

    刘驽道“他好像是在故意兜圈子迷惑人,咱们再跟着看看。”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铜马终于在一顶帐篷旁停了下来。他警惕地朝四周张望了几番,未见异样,便踏进了帐篷。李菁急要冲过去瞅个究竟,刘驽止住她,带着她与孙梅鹤藏在了旁边的一顶帐篷后面。

    三人耐心地等待,果然没过多久,一个兵士打扮的人怀中抱着不知甚物,急匆匆地朝铜马所在的那个帐篷走来。兵士的身材十分纤瘦,脸上蒙着块挡尘的灰布。此人与铜马一样,不停地朝四周张望,生恐有人跟了过来。

    孙梅鹤眼望着那兵士挑开帘子,迈步进了帐篷。他狠狠地咽下了一口唾沫,喉结动了几动,“那个兵士肯定是个女的,而且肯定是柳哥公主假扮的?”

    李菁十分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都没有认出来。”

    孙梅鹤哼了一声,“作为一个练了七十多年童子功的人,你们是不会明白的。”

    三人见周遭无人注意,悄悄地潜至铜马与柳哥所在那顶帐篷旁边。李菁抽刀轻划,在毡布上旋开一个小孔,将帐篷里的动静看了个一清二楚。

    帐篷里除去铜马和柳哥外,榻上竟还酣睡着一个约莫两岁左右的娃娃。柳哥将怀中抱着的那甚物轻轻放在案上,解开表面的一层薄纱,一副安睡的婴儿面孔从中露了出来。

    刘驽心中大怒,“这铜马和柳哥果然不是好人,竟然专门打小孩子的主意。”他听大师父韦图南说起过,武林中专门有人取童子血练邪功,莫非这两人就是干这行道的?

    李菁见他眼中怒火熊熊,轻轻在他背上拍了几拍,示意他消消气。再看帐篷里,只见柳哥瞅了眼榻上酣睡的孩童,说道“如今除了这个粘珠可汗的遗孤颐敦之外,耶律适鲁和萧夫人的孩子也落在了咱们的手里。

    “事情已是变得简单了许多,咱们只要适时而动,杀死那个耶律适鲁,再根据事情态势,从这两个孩童中选出一个扶上汗位,便可轻松地立于不败之地。到时候我当了摄政太后,你就在一旁辅佐我。”

    铜马点了点头,然而对于辅佐之事他并未表态答应,“安娘,为了朝廷大业,委屈你了。眼下这场比武大会,形形色色的众多人等都是为你来的。后面若是无事,你就不要随意出来走动了。小心惹上别有心机的人,他们会打你的主意。”

    刘驽听见铜马喊柳哥作“安娘”,心中乃是一震这“安娘”到底是柳哥的汉名,还是说她柳哥根本就是个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