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节 达鲁尔派
    李菁哪里受过这等气,她转过身指着那吉摩德的鼻子骂道“你个甚么达鲁尔派算是老几呢,随随便便就敢在这里骂人砸东西?信不信公子我立马拔刀剁了你!”

    那紫衣胡人身后的十几名大汉听后皆是哈哈大笑,只觉得眼前这位十分秀气的公子哥儿在口出狂言。

    其中一名头箍金圈的光头大汉走上前来,冲着李菁说道“这位公子你既然身穿吐蕃服饰,为何却又说汉话,并且处处替中原人说话话说回来,即便你想与我们达鲁尔派为敌,那也得能打得过我们才行。我哈普尔一向认为,谁的拳头硬,谁的话就有道理!”

    他抓起榻上一只装满烤肉的铜盆,抛至空中,对准铜盆挥手便是一拳。他出拳似是很重,击中铜盆后却无丝毫声息。铜盆毫发无伤,在空中越转越快。只听嗡地一声,铜盆突地炸将开来,盆内的肉块如同流星般溅向帐篷内的众人,吓得众人纷纷往旁躲开。

    这时一名黑发束辫的吐蕃服饰男子,突然从那十几名胡人大汉中冲出。他手臂一扬,腰间镶有绿松石的刀鞘内一道寒光飘出。那些肉块还未落地,便已被他用弯刀悉数兜了回来。只见他刀光连闪,那些肉块纷纷化为薄片,落回了榻上,整整齐齐地一摞摞地垒在一处。

    吐蕃男子展示完骇人的刀法后,心满意足地收刀入鞘,朝备受惊吓的在场中原武人们略略一施礼,“在下吐蕃人索南平措,还请诸位尝尝这肉片的滋味!”他目光凌厉地扫向众人,仿佛众人若是不肯吃这肉片,那便要将他们削成肉片。

    这些中原武人见状哪里还敢违抗,一个个走上前取一片肉,哆哆嗦嗦地塞进嘴里。索南平措见状满意地连连点头,凭着他的这手快刀和吉摩德的硬掌、哈普尔的内家拳,这些中原武人已是被压服得妥妥帖帖。

    刘驽此时也已看出,在座的这些中原武人中并无高手在场,多是些串江湖混吃混喝的无赖破落户。而这些番邦高手便是看中了这一点,故意前来打压汉人士气。此时表面上看虽只是一场拳脚之争,然而往大了讲,却是汉人与番人之间的较量。此番若是落败,将来传回中原武林中,必会对汉人的士气造成一次极大的打击。

    想来如今中原大地本已藩镇林立,百姓民不聊生,若是这些番邦人再趁着中原士气低落过来侵城掠地,那汉人真是没有活路了。是以刘驽觉得眼下这一战绝不能输,他悄悄给李菁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站出来与这些番人较量。

    李菁随即怒火中烧,想道“你这个呆子自己明明已经武功大成,为啥还让我替你出头!这几个番人武功远比我高,你是想让我上去送死么?”

    刘驽看出了她眼神中的不满,用内力传音密法悄悄对她说道“我是怕眼下自己若是暴露了实力,势必会被某些有心人紧紧地盯死,到那个时候,我再想救六师父可就难了。麻烦你帮我露一次面,凭你的轻身功夫,他们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打败你,而我会暗地里帮你取胜!”

    李菁瞪着他,狠狠地传音道“这可是你说的,若是姑娘我掉了半根汗毛,事后绝对饶不了你!”

    刘驽笑着传音道“不会的!”

    李菁眼珠一转,传音道“好,那就信你这一回。”

    她拍案而起,指着面前的一干耀武扬威的番人大声说道“在下乃是掌剑门第九高手李必胜,本人第一个不服你们这些甚么达鲁尔派的狗贼。在我看来,你们刚才炫耀的这几下不过是些阿猫阿狗的功夫,没甚么了不起的。要说来真格的,你们这些人一个个地全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在场的中原武林人中,没有几个听说过她所言的掌剑门,纷纷互相问道“掌剑门是哪里的门派,这个李必胜又是谁,他在门派里只排第九,也不算是甚么高手啊?这几个番邦人明明很厉害,这李必胜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中人,怎敢在此胡吹一气,竟不怕就此死于非命?”

    天沙门的胡三,这时又开始发挥他江湖百事通的优势,捂着嘴朝身边的几个人悄悄说道“这个啊我知道,那个所谓的掌剑门不过是江湖上的四流门派,听说此派祖上也阔气过,不过近百年来却是逐渐衰落。近年来,掌剑门中还在江湖上行走的,在下只听说过两个人。一个是雪里剑岳圣叹,功夫极为稀松平常。一个是魔头陆圣妍,听说和公孙家的人走得很近。至于这个在掌剑门排名第九的李必胜,在下倒是第一次听说。必胜,必胜,名字倒是挺霸气的,可惜好名字不如好功夫,只怕他很难在这些番邦高手的手下过上几招!”

    有人疑道“这个李必胜既然是中原武林人物,他为何偏偏故作吐蕃人的打扮?”

    又有人道“哎,这个就是你不懂了。江湖险恶,在哪里都有可能遇上死对头,人家长点心眼,作一番乔转打扮也没有甚么不对的。何况像掌剑门这样的小门派,处处都可能被人欺负呢。”

    众人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那十几名番邦人,看他们在李必胜的挑衅之下,会做出何种反应。

    吐蕃人索南平措貌似在这十几名番人中最有威望,他手握刀柄,向身旁的吉摩德和哈普尔微微点头示意。吉摩德和哈普尔得令,随即同他一起走上前。三人高大魁梧的身影,直将他榻上坐着的李菁和刘驽笼罩其中。

    索南平措朝李菁拱了拱手道“这位叫李必胜的,既然你口气这么大,不妨下场子和我们弟兄三个走几圈如何!我们倒是要看看,你们这些汉人是真的无能,还是真的是怂狗!”

    他身后十几名番人听他这般,皆是哈哈大笑,“怂狗!”“汉人,怂狗!”“哈哈!”

    李菁从榻上一跃而下,她扬起脖子瞪着索南平措,道“呵,没问题!你们三个人谁先上来较量,比掌、比拳还是比刀法?”。173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