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节 各门各派
    在玉鹤真人和金顶道长的身旁,还站着一位孤冷峻清模样的人物,此人面上颧骨高耸,兀自抱着宝剑,低头看向脚下的地面,并不屑于与二人攀谈。根据先前天沙门胡三等人的描述,刘驽大致推测出,此人便是青城派的笑沧澜大侠。

    在闻名中原武林的玉鹤真人、金顶道长和笑沧澜三位名门大侠的身后,是他们此番带来的数百名弟子,放眼望去人才济济,显得好不威风。

    七伤老人和火头陀各自独立在人群之中,若不是他们在江湖上的名气太大,以至于身边的众人不敢靠近,在他们周围各自留下一大块空地,刘驽还真的很难注意到这两人。

    与名门正派的头面人物们喜欢聚在一处不同,这些有名的江湖散侠们既不会相互讨好,也不会抱团取暖。这些人想得更多是如何地快意江湖,为自己谋得更多私利。是以他们虽能逞一时之痛快,却也常为其余武林人士所惧,若想在门下聚起一帮弟子为自己壮大声势殊是难事。因此他们索性不为,干脆只身行走江湖。

    刘驽看见那七伤老人约莫有七旬年纪,面容枯槁瘦黄,好似逃荒来到草原上的难民。他的神色显得十分愁苦,道道沟壑在他的脸颊上纵横,条条鱼皱纹之中好似藏尽了凡世间的诸多悲哀。

    刘驽料想,这估计是与其常年修炼“七悲手”这种会影响心绪的邪功有关。据说此功乃是“以情御气,以气用力,以力驭臂”,修炼过程极其凶险,可谓是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是以被中原武林中的名门正派视为禁功,门下弟子若有敢偷偷修炼者,定会逐出门派不赦。

    刘驽这几日间又打听到,原来这七伤老人当年据说是峨眉五派中的一名弟子,当年便是因为修炼七悲手被师兄金顶道长赶出了师门,两个师兄弟就此势不两立。此番这对仇怨交杂的师兄弟不约而同地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若是在擂台上相互碰上,也不知会闹出何等事儿来。

    这位七伤老人虽然看似不起眼,然而目光中偶然扫过之处,隐隐露出一丝霸悍之色,直令人不寒而栗。他的目光貌似在漫无目的地四处飘来飘去,然而刘驽看得清楚,此人着眼最多之处仍是金顶道长所立之地。那金顶道长显然也发现了七伤老人,只是他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直未将这位师弟放在眼里。

    与深自内敛的七伤老人不同,身材魁梧的火头陀站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他的身材比周围人高出一大截,即便最魁梧的壮汉头顶也仅能达到他的肩膀处。火头陀不仅面孔通红,好似饮下了数十碗烈酒,便连其裸露在外的肩膀胸脯等处的肌肤也是异常赤红,想必这与他修炼的功夫有关,同时也是人们称呼他为火头陀的由来。

    火头陀裸露的肩上挂着十几枚雪白发亮的钢制镰刀,镰刀无柄,尾端各自钻有一孔,由细长的铁链串在一处。想必火头陀闻名江湖的“火焰连环刀”,便是用这等奇门兵刃使出。刘驽自从修炼大义武经后,对武学的理解早已非往日可比。他懂得像火头陀这等用铁链串就的软兵器,比之一般的硬兵器不知要难使多少倍,稍有不慎,杀敌不成,反倒会伤了自己。此人能以这等绝难的软兵器作为成名绝技,其武功自然不可低估。

    然而刘驽的目光在人群中寻了数圈,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近年来在中原武林中崛起新秀黄巢手下的将军朱温。他自从在天沙门胡三的口中听说了此人的事迹之后,便对其十分反感。一来此人吸人血来练功,乃是十分无道之事,实在有悖天理人道二来此人为了夺取张惠小姐,竟会采用“破其城、杀其父”的方式,实在是匪夷所思。刘驽先前曾受过张惠小姐的恩情,以他喜欢为人担当的胸襟,自然不能任由友人平白无故地被人欺凌。

    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唯一挂着黄巢义军旗号的,是一个名叫“全忠门”的门派。刘驽从未听说过这个门派的名字,不仅他的八位师父从未跟他说起过,便连天沙门胡三这位江湖百事通也没提起过。估计是此门派成立不久,是以声名还未来得及传入江湖武林人士们的耳目之中。

    只见这全忠门中的人,个个如整齐划一地笔直站立,团团护在一顶红色小轿的周围。与其他自由散漫的江湖人士相比,这些人更像是兵士,而不是武人。在比武招亲大会现场,这种肃穆的身姿反倒成了一种特立独行的行为。

    坐在红色小轿里中的人,应该就是这新成立的全忠门的头领。此人似乎并不关心外面的动静,自始至终从未掀开过轿厢的帘子,更未向轿子外的门下诸人传达过甚么命令,是以刘驽无法窥得其人的真面目。他仔细侧耳倾听,只听见轿子内传来阵阵难以分辨的“滋巴、滋巴”的声音,心中暗道莫非此人正在吸食人血,一想到这不禁汗毛倒竖。

    与此同时,那喀巴在众弟子的簇拥下占据了一个极为有利的位置。此处位于诸多擂台中间,等初赛开始后,他可以轻易地将全场诸多同时进行的比武较量一概纳入眼中,从中选出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对手。既然耶律适鲁不答应帮忙,那他只能靠自己,不仅要想方设法灭了格鲁派的气焰,更要趁机一展达鲁尔派的雄风,为本派从宗兰王子之死中扳回一城来。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瞄向格鲁派众人所在的方向,在他看来,这些格鲁派的黄衣僧从未如今日这般讨厌过,若是允他即刻动手,他会将这些人杀得一个不剩。然后这终究只是那喀巴的一个空想而已,宗海王子轻松的神情说明了一切,此人在一众格鲁派弟子的簇拥下颇为倨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