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节 红色小轿
    火头陀闻声后双目圆睁,直瞪瞪地看着那通海门少门主。那通海门少门主吓得身子一颤,连忙将刺出一半的剑收了回来,继续围着火头陀转圈子。

    刘驽见状暗叹了一口气,此人武功低微,只怕远不是火头陀的对手,想要通过此人看出火头陀的真实武艺,只怕是比登天还难。

    他不愿在此磨蹭下去,见那边青城派的笑沧澜大侠正与一名来自西域黑沙门的高手打得精彩,便欲从人群中挤过去一看,突闻声后传来一声惨叫,急忙回头望去,只见那通海门少门主被火头陀手中的铁链当胸穿过,嗷嗷惨叫着卷至了半空之中。

    原来这火头陀因昨日杀人不成,一夜来心情十分愤懑,便狠下心思,今日定要杀个人过过瘾。他先前一直闭目不动,便是在寻找这一击必杀的时机。

    只听他大喝一声,单手横拽铁链,链身上串着的镰刀随之片片立起,刀刃对准了那通海门少门主的身子。

    他手腕一翻,握着铁链运力拉动,裹住那通海门少门主的铁链随之一紧,几十柄镰刀同时嵌入了那通海门少门主的体内,一顿横刮竖切,发出吱吱格格的响声。那通海门少门主惨叫一声,身体被片片镰刀绞得粉碎,鲜血往旁四溅开来。

    几名陪少门主前来的通海门家仆见状吓得面无人色,连忙冲进场地内,只见血泊中碎肉断指洒得满地都是,不知该从何处开始捡起,一个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他们心知少门主既然身亡,自己此番返回门内后,老门主定然不会饶过他们几个,一场极重的惩罚看来是逃不过了。彼此坐在地上商量,却始终没个主意,只能一边收拾着少门主的残尸,一边哭哭啼啼个不停。

    火头陀收起铁链,满意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这一日来心中的愤懑总算是一扫而光。刘驽本欲救下那通海门少门主,却未来得及施以援手,他见火头陀为人如此凶残,心中顿生愤怒,却又不得不强行压抑,暗自盘算待到组内终赛举行之时,必要将此人重重地惩处一番。

    他转头再看那笑沧澜与西域黑沙门高手的决斗渐趋激烈,便从人群中奋力挤了过去,只见笑沧澜将手中一柄宝剑使得灵动非常,好似蛟龙出海一般。

    他看得出那位西域黑沙门的高手虽是暂未显露败象,却难以支撑得长久。只见笑沧澜手腕一转,长剑倒削,那西域黑沙门的高手急忙向旁疾走躲开。

    岂料笑沧澜掌心托住剑柄,往前平推,剑刃恰好挡在其胸前,若是其再往前多走一步,势必会被剑刃由胸一削成两半。那西域黑沙门高手直吓得脸色发白,连忙大声认输。

    笑沧澜收剑入鞘,略略施礼道“不敢!不敢!”转身向场边走去。

    与残忍嗜杀的火头陀相比,这位颧骨高耸的清高老者实在是宽厚出太多,这让刘驽不禁对他生出好感。金顶道长见笑沧澜得胜,连忙哈哈大笑着过来,“恭喜笑兄得此一胜,贫道实在是佩服啊佩服!”

    与这位圆滑过人的老道相比,笑沧澜实在显得有些拘谨,仍只是微微拱手道“哪里,哪里!”

    那边的玉鹤真人看见了,虽是端着架子不欲亲来,却也不欲坏了名门大派之间同气连枝的情谊,便遣了自己的徒弟龙一过来祝贺。

    龙一不似他师父那般严肃,倒是把恭维的好话说了个尽。笑沧澜静静地听着,只是偶尔插上一句话。龙一直说得口干舌燥,觉着自己算是完成了师父所托,这才拱手与他告辞。

    刘驽站在人群中默默地听着这些人说话,心道这中原武林名门大派之间的规矩可真是多,依自己这等驽钝心性,若是踏入中原,恐怕极难与这些人打成一片。

    龙一挥舞着两只粗壮的臂膀,金刀大马地从人群中强行拨开一条道来。他路过刘驽身边时,目光偶然从其脸上瞥过,虽是不认识,却觉十分地熟悉,不由地又多看了几眼。

    刘驽知他生疑,却面色不惊,神情十分泰然自若。龙一挠了挠头,心想自己与这吐蕃小厮并无仇隙,或许是有些人长得十分相似也不一定,当即迈步即走。

    刘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心想刚才自己若是被龙一认出,那他便不得与其在众目睽睽之下决一死战,要是被有心之人趁机识破了自己的行藏,可谓是后患无穷。

    他隐隐地觉着有人一直在注意自己,抬头目光一扫,望见不远处那喀巴正冷冷地盯着自己,心中不由地一凛。

    这时李菁从他身后挤了过来,“哇,那个吐蕃格鲁派的根敦桑杰好厉害,凭着一身密宗大手印功夫,硬是打得黔南有名的双胞胎兄弟绿林双雄还不了手,双双跪在地上求饶。”

    刘驽碰了碰她的胳膊,“你看,那个达鲁尔派的那喀巴一直在看着我。”

    李菁莞尔一笑,“别管他,估计是你和我都穿着吐蕃衣裳,因此惹得他注意了。”

    刘驽听后点了点头,也不再管那个那喀巴,两人牵着手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在数十台擂台间逛了一圈。两人看见一个擂台场地中央摆着一顶红色小轿,心下顿生惊奇。

    刘驽识得这顶轿子乃是归黄巢军中的“全忠门”所有,他从未见过这全忠门门主的真实面目,此时心中好奇,便想看看其人的真面目。

    怎料这全忠门主始终未从轿子中走出,竟是要躲在轿中御敌。那名与他对阵的飞燕派的高手连喊了数声,也未将此人从轿中喊出。

    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急躁,双脚点地一跃,身子飘飘然落入场中,看得出他的轻身功夫颇为高明。

    他手持两柄分水刺,绕着红色小轿飞奔开来,身子轮转如影。与此同时,他将手中钢刺接连扎入轿身之中。一击之后,转身便走,直不给轿中之人留下任何反击的机会。未过片刻,轿身已被他扎得满是窟窿,那轿中人却仍不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