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节 玉鹤真人
    金顶道长急忙双脚挫地,身子往后仰倒,向后滑出了四尺多地,这才堪堪躲开了对方的剑刃,然而胸口衣襟已被划开了一长道的破口。

    李菁凑到刘驽耳边,“这个金顶老道还在隐藏自己的真实本领吗,再这样下去,恐怕他就要输了。”

    刘驽摇了摇头,“此人看上去像是已经竭尽全力,不像是隐瞒了甚么功夫。”

    两人正说话间,那名点苍派高手已经快步贴至金顶道长身后,使出一招回手剑直刺其后心。金顶道长右脚在地上一扭,身子打了个旋子,好容易错开了对方的剑锋,同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

    那点苍派高手见状一楞,武林中人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在比试时不慎摔倒,那可是件极其丢脸的事情,接下来就便要算自动认输了。他拨转剑锋只待金顶道长主动认输,怎料金顶道长在地上打了个跌绊,竟未跌倒。

    他向前跨步挺剑直上,剑尖直指那点苍派高手的小腹。那点苍派高手见状嘴角轻蔑地一笑,他点苍派乃是岭南第一大剑派,对方如此平庸的剑招自然难不住他。他持剑在胸前一横,只听铛地一声,挡住了金顶道长的来剑,火星随之四溅。

    刘驽鼻子忽动,似是闻见了甚么异味。与此同时,那名点苍派高手直直地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目瞳孔发散,直是痴呆无神。金顶道长趁机猱身直上,一道剑光闪过,那名点苍派高手莫名其妙间,已是身首分离,头颅滚出了两丈多远。

    金顶道长一甩剑身,将剑上残血悉数摔落在地,继而收剑入鞘,嘻嘻哈哈地拱手向擂台场地外的众多武林人士们施礼,算是赢得了本组比赛的头筹。

    七伤老人枯瘦的十指如爪般紧扣场边红绳上,冷眼盯着自己的这位前大师兄,他冷笑一声,讥讽道“呵呵!大名鼎鼎的峨眉派掌门金顶道长,你端地是好功夫啊,这比武赢得都让大伙儿看不懂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使的是甚么下三滥的手段呢!”

    他的言语中分明是摆明了,金顶道长的这场比武得胜大有蹊跷。

    崆峒派玉鹤真人站在离他不远处,随口接道“七伤,金顶道兄的这场比试乃是以真气伤敌于无形之中,你个江湖野人看不明白也是常理之事。若是你有不懂之处,还请等到比试结束之后,再好好地向金顶道兄请教请教,莫要在这场盛大典礼中显得如此无礼,否则便连契丹大汗也饶不过你!”

    七伤老人听后哈哈大笑,脸上满是嘲讽之意,“真气伤敌,哈哈!真气伤敌,哈哈!请恕老夫孤陋寡闻,还从未听说过这个金顶有这样的本领,哈哈哈哈!你们这些人真是会借势压人,厉害啊厉害,老夫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还会耍些甚么伎俩”

    他连连摇头,说完后便默不作声,毕竟他心中对玉鹤真人的话也有所估计,眼下群豪众人,他又形单影只。若是这些人伙同在一起与他作对,那可是大大地头疼。是以他强忍性子,不欲此时就与这金顶道长等人撕破面皮。

    金顶道长见议论平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满脸堆笑道“还是玉鹤道兄了解我,知道我为人素来正直不阿,得此知己实在是平生第一快事!”说完口念道号“无量天尊!”他转眼望向人群中的青城派笑沧澜,意图向他寻求支持,怎料笑沧澜并不直眼看他,只得悻悻地收回目光。

    李菁神情十分纳闷,轻声向刘驽问道“我也觉得这场比试十分奇怪,这个金顶老道倒底是怎么做到的?”

    刘驽用内力向她传音道“刚才我问到了一股异味,据医书上说,这应该是来自天竺国的一种名叫金波旬花的花粉的味道,这种花粉中含有剧毒,若是有人不慎将其嗅入鼻中,只需短短一息时间,便会四肢麻痹难以动弹。”

    李菁点了点头,“我算是明白了,这个金顶老道估计是在剑身中藏了毒药,刚才趁机激发了出来害人。他一个鼎鼎大名的峨眉派掌门人,竟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实在是可耻!”

    金顶道长得胜之后,轻轻抬腿跨过场边红绳,脸上喜气洋溢。不断有中原武林人士上前来向他祝贺,他面上虽是得意洋洋,口中却是十分谦逊,直道“不敢,不敢,老道我只是侥幸赢了一场而已,嘿嘿!”看上去委实是一位颇得人缘的老道人。

    紧接着书记官宣布下一场比试开始,乃是崆峒派的玉鹤真人与一位来自琼州飞舟帮的灰衣船夫。那灰衣船夫的身形极其精瘦,浑身好似皮包骨头。右脸上长有一块褐色胎记,使得他看上去凶气毕露。他的脚步间轻飘飘的让人难以听闻,其人能将脚步声克制得如此之轻,非有惊人的艺业绝难做到这般。

    这时有人在人群中议论开来,刘驽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天沙门的胡三,此人早已在两日前的比赛中落选,一直不肯离开草原,估计是想多涨些见识,回去好与人吹嘘,“听说这飞舟帮原先不过是琼州当地的一个极小门派,数十年来从未被人看得起过。到了这个海二哥的手里才算是发扬光大了,可能你们没听说过,他的那对罗刹钩可厉害了。五指山四十六海匪你们听说过没,这些曾经扰得半个琼州大乱,到最后就是被这位鼎鼎大名的海二哥带领飞舟帮众人剿灭的。”

    只见那海二哥一双手在腰间倏地划过,一对雪白铮亮的精钢爪钩随即出现在他的手中,估计就是胡三所言的那对“罗刹钩”。他双钩交叉,向场外的玉鹤真人略略施礼,眼神却是锋芒毕露,直让人不寒而栗。

    玉鹤真人脸上仍是铁板一块,只是朝那海二哥微微颔首示意。他脚下步履微抬,似乎并未用甚力,整个人已是轻飘飘地飞起,落在了场地之中。众豪杰见了他使出这等高超的轻身功夫,纷纷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