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零三节 孟德云长
    耶律适鲁也不理会趴在地上的根敦桑杰,他摆了摆手,命人将萧呵哒带了下去。

    隐隐地,他似乎听见一些人为了他的宽恕之行暗自松了一口气,于是闭目不语。

    无论如何,他耶律适鲁都没有与所有萧氏族人为敌的想法。即便他有能力根除萧氏,也绝不会这样去做。

    萧氏族人多智,灭除了萧氏,那就相当于抽掉了契丹八部的脊梁。而没有了头脑的契丹人只会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境地,永远无法成为这片草原的真正主人。

    他摆了摆手,几名亲卫明白了他的含义,赶紧放开了柳哥公主。

    柳哥公主本也没有挣扎,她伸手搓了搓手腕上的勒痕,抬眼望向耶律适鲁,目光中闪现着哀求之色。

    “把铜马也放了吧!”耶律适鲁对亲卫们说道,他转眼望向柳哥公主,“谢安娘,这一件事情你一定要跟田令孜说,说是我饶了他的干儿子!”

    他的这句话里有三层含义,第一层是愿意放人;第二层是允许柳哥带着铜马回到中原;第三层便是要与大唐太监总管田令孜隔空喊话了。

    至于话中的含义,则需当事人自己去体会。正所谓居其位,明其义。没有坐在那个位子上的人,永远无法领会某些话中的真正含义。

    只听叮当一声,铁锁被取下,铁笼门被打开。铜马痴痴呆呆地蹲在笼子里,竟无丝毫要出来的意思。

    刚才那个像野兽一心要冲出牢笼的汉子,如今任凭三名汗王亲卫上前拉扯,仍兀地不肯挪地,竟赖在笼子里不再出来。

    三名汗王亲卫生怕办事不力,汗王会因此见怪,于是拼命卖力地去拉他。他一拂手,三人受不住力,齐齐往后跌倒。

    他傲然地抬起头,“我田凤赤胆忠心,一心只为朝廷办差,你们这些贪官污吏纵使将我关入天牢,又能奈我何!?”

    所谓的“天牢”不大,只是一个简陋的铁笼,却囚住了铜马的灵魂。

    柳哥公主听完他的话后泪水磅礴而出。她在泪光中,依稀看见了那个红墙绿瓦、树木成荫的皇宫大内。景色绚丽迷人,可那里每个人的心思却都难测似海。

    她曾多次想过,像铜马这样的人是否真的适合那个地方。在那里,每一张笑脸的背后都可能是算计。

    铜马太单纯了,或许连他自己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用强扮的冷酷去掩饰自己的单纯。

    她走至铁笼旁,将半个身子探进了笼内,伸手去扶铜马,“凤哥,我们该走了,不要再耍了。”

    铜马抬头问道:“你是谁,快去通知我义父,将这帮乱臣贼子杀个一干二净!”

    柳哥公主听后伤心地扭过脸,铜马连那个田令孜都记得,却把她给忘了。她好容易稳定住情绪,这才回过脸说道:“我是安娘啊,来,我带你一起回中原。”

    铜马甩开她的手,“不,奸党一日不除,我一日不离开此地。将来朝廷处置奸臣之时,我此刻的处境便是明证!”

    柳哥蹲在地上手足无措,无论她如何解释,如何劝说,铜马从不肯挪开半寸地儿,到得后来已是低着头不再理她了。

    刘驽看见铜马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心中悲喜交加。喜的是铜马恶人有恶报,花三娘和九毒老怪若死后有知,也必含笑九泉了。悲的是,这个人无论怎样残忍嗜杀,可对大唐而言却是个耿直不屈的忠臣。

    他心中斗争了好一会儿,决定出声打破这尴尬的局面,“铜马,你义父派我通知你,说是北陲告急,让你速去支援。”

    铜马听后面露惊诧之色,窜身出了笼子,“北边告急,是不是契丹人入侵了。你派人告诉我义父,说我这就出发。若不能斩尽来犯的契丹人,田凤誓不回京!”

    耶律适鲁听见他说要“斩尽契丹人”,面色微微一变,却也没有开口说话,毕竟他堂堂契丹大汗犯不着跟一个疯子计较。

    刘驽吃力地用下巴指了指一旁的柳哥公主,对铜马说道:“你义父说了,如今你身上带伤,必须先跟这位姑娘回去疗伤,将身体养好之后才能去北边。若是你不肯听他的,那这件事情就另派别人去了。”

    铜马一听赶紧道:“我听,我听,这件差事千万不要派给别人。男子汉大丈夫若不能精忠报国,这辈子就算白活了!”

    铜马转瞬间变得服服帖帖,任由柳哥公主扶着自己,也不再将她的手甩开。柳哥公主望着刘驽,心怀感激。她扶着铜马从刘驽身旁走过,轻轻地说了声“谢谢你!”,两人转而向帐篷外走去。

    刘驽望着远去的柳哥公主和铜马,心中百感交集。李菁或早或晚都会回来的,她迟早会知道自己救了铜马和柳哥的事儿,依她的暴烈脾性,不知会做出甚样的事儿。一想到这事,他便脑袋生疼,不知该如何是好。

    耶律适鲁目送二人出了帐篷,颁下谕令道:“赐汉人田凤黄金百两,老山参两支,着萨满祭司为其祈福疗伤!”

    他语惊四座,帐内诸人听后纷纷侧目。这个铜马刚才还说疯疯癫癫地说要杀尽契丹人,可汗不与其计较已是幸事,此人何德何能竟还得到了可汗的赏赐!?

    耶律适鲁目中含笑,望向地上躺着的刘驽,“我虽是契丹人,却也略通汉人书籍。昔日曹孟德敬关云长之忠义,虽此人心中另怀其主,却始终以礼相待。我今夜这般做,可比得上曹操?”

    刘驽心中微撼,“比得上!”

    耶律适鲁右手一拍汗王宝座,站起身来,“那好,我也不逼着你屈从与我,更不会让你背叛自己的国家,只请你与我一道抗击吐蕃,不知你可否愿意?”

    刘驽心情激越,“好,我愿意跟着你干!”

    这注定是个令人难忘的夜晚,刘驽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他不仅救了自己的杀师仇人,还投靠了草原上最大的枭雄。若是在往日,他肯定会认为自己是疯了,不然绝对做不出这等事儿来。

    但是今日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男子汉大丈夫,死后当马革裹尸而还!与其像现在这般软弱无力地躺在软床上,在伤病中蹉跎光阴,他宁愿少活三十年,也要风风光光地去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