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零四节 寂寞可汗
    帐篷外,惨叫声连天。人肉煮熟的味道趁着帘缝钻进了帐篷内,说不上难闻,甚至透着几分香气,却分外令人作呕。

    帐篷右边角落里那些苟活着的造反者们,站在地上战战兢兢。他们皆是低头看着地面,生怕一抬头便引起了耶律适鲁的注意。

    要知道耶律适鲁赦免了萧呵哒、柳哥公主和铜马之后,帐外架起的铁锅便空出了三口。

    而依耶律适鲁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让这三口锅空出来。

    根敦桑杰见耶律适鲁对他不冷不热,也不知其人心中正在想些甚么。正所谓伴君如伴虎,他还是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妙。

    他强撑起老迈无力的身躯,气喘吁吁地从地上站起身来,要向伟大的契丹可汗告辞,好下去调养他虚弱无比的身体。

    耶律适鲁对他的辞别不置可否,这让他心中更觉留在此地不妥。他顾不上请人在旁搀扶,趁着契丹汗还没有出声阻止之前,拼掉老命也要赶紧逃出这个可怕的地方。

    他刚一转身,耶律适鲁便在他身后冷道:“站住!”

    紧接着,两名汗王亲卫拦在了他的面前。可怜的老喇嘛一身武艺已经不在,只能束手待擒。

    他转头向耶律适鲁求饶,“大汗,我帮你对付了那帮武林人士,还帮你处置了萧呵哒,我可是有功之人哪,您不能这样对我啊!”

    耶律适鲁冷冷地看着他,“大师在吐蕃与契丹之间做顺风草,不知还想出卖我契丹几回?”

    根敦桑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汗,饶了我吧。老僧一时糊涂,这才做下了错事,从此必会对大汗忠心耿耿!”

    耶律适鲁不愿再与他纠缠,冲着两名亲卫摆了摆手,“带他下去!”

    两名亲卫听命后将根敦桑杰强行从地上揪起,又用绳索将其五花大绑。

    根敦桑杰望了眼地上软床中躺着的刘驽,心有不服,喊道:“大汗,要说该死,此人比我更该死!他不仅带着遥辇氏作乱,还破了你的军马。而老僧我,从未对契丹造成半丁点儿损失,还颇有功劳,甚至将一支吐蕃人马诱进了您的埋伏,供您一网打尽。”

    他为了求活,竟将引来吐蕃人马这事儿都涂黑为白,说作自己的功劳。

    耶律适鲁目闪寒星,“刘驽虽然曾是我的敌人,但他从未反叛于我。我信任可敬的敌人,胜过一个两面三刀之徒。”

    根敦桑杰被拉出了帐篷。片刻之后,他的哭喊声与帐外的那些惨叫声融为了一体。

    耶律适鲁心中产生一个古怪的想法,这个老喇嘛为何临死之际竟不念一句佛经?

    或许人只有到了死的时候才会发现,平日里那些所谓的修行品行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只有活下去才是实实在在的。

    人只有活着才有意义,而他耶律适鲁将要带领契丹族人在这草原上活下去,无论对方是凶残的吐蕃人,还是阴险狡诈的汉人。

    耶律适鲁走到帐篷右边的角落里,冰冷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吓得这些人心脏扑通直跳,好似待宰的牲畜一般。

    品部和乙室部的两位夷离堇原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这时皆是脸色煞白,汗流浃背。

    没有人敢出言为自己申辩,根敦桑杰的例子就在眼前,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被扔进沸水中的倒霉鬼。

    “还得从你们中再挑出两个人来!”耶律适鲁幽幽地说道。

    品部和乙室部的两位夷离堇原本心里还绷着一根弦,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这时听到可汗如此说后,自料再难幸免,顿时齐齐跪倒在地。

    “还请可汗饶过我的族人,此事他们概不知情!”品部的夷离堇求道。

    “巍峨的白音罕山在上,既然可汗让我去死,我便不会再苟活下去!”乙室部的夷离堇表现得像个慷慨赴死的忠臣。

    耶律适鲁看破了乙室部夷离堇的心思,他哼了一声,道:“你们不是比干,我也不是纣王,莫要再说这些了。”

    这两人本都是他的心腹大将,没想到临事却为了一个女子背叛了他,这让他尤其寒心。

    只有一件事情让他感到欣慰,那就是这两个曾经的下属都不是孬种,没有一个人向他死乞白赖地求饶,到底没有丢了他的颜面。

    他仰天叹了口气,“眼下大敌当前,我不想杀你们二人,但必须有人替你们去死!”

    两人听后心中一松,皆是明白需要选择一个有分量的人代替自己赴死,否则难消可汗心中之气。

    两人领兵打仗多年,手下不乏忠心耿耿之人,于是赶紧转身物色。

    耶律适鲁显然看透了他们的心思,冷道:“没这么简单!“

    依他的意思,品部和乙室部的夷离堇只能在对方的部落里指定一人替自己赴死。

    两名夷离堇听后心中一惊,此事若行,必然在对方的部落中惹起极大的怨恨。虽然命令乃是可汗所下,但行事的究竟是两名夷离堇本人。

    草原上的人素来喜欢以仇报仇,以血还血,没有人愿意为素不相识的人赴死,如果因此而死,那就视同谋杀。如此看来,品部与乙室部往后必然势同水火,再难合在一处了。

    二人暗叹可汗行事的毒辣,但为了保命,却又不得不从。

    不一会儿,两名替死鬼被选出,送往了帐外,紧接着尖厉的嚎叫声传回了帐内。

    二人听后如芒刺在背,此刻的心情比起将他们自己放在进汤锅中煮,好不上几分。

    渐渐地,帐外的哭喊声越来越弱,帐内的幸存者们脸上冷汗涔涔。没有人敢想象可汗接下来会怎样处置自己,或许生不如死!

    耶律适鲁感觉无比的疲倦,他往自己的汗王宝座走了回去,弯腰坐下身来。宝座冰凉而坚硬,远不如他的卧榻舒适,硌得他的腰背有些不舒服。

    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丢下一句,“好了,我累了,你们都走吧!”

    众人听后一愣,亲卫们不敢相信可汗如此轻易便放了这些反叛之徒。而那些站在右边角落里的人更不敢相信,可汗这便饶了自己,丝毫刑罚也无。

    没有人敢动,每个人都明白,到了眼下这个地步,走错一步便是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