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零五节 月圆之夜
    耶律适鲁仰起头,将脖颈处垫在宝座上端的边缘,那里正好是一条黄金铸就的蛟龙之首所在的位置。龙首顶在他的脑后,微微的刺痛让他感到清醒。

    他重复道:“你们都走吧,大战在即,契丹的勇士们都应该死在沙场上,而不是我的锅里。”

    这些幸运的反叛者们方才敢确认,伟大的可汗是真真正正地宽恕了自己。他们纷纷跪倒在地,感谢可汗的不杀之恩,哭泣声响成了一片。

    这哭声中既有大难不死的庆幸,更有直击人心深处的恐惧。

    耶律适鲁不再说话,他无力地做了个手势,送这些人出帐。片刻之后,连那些亲卫们知趣地退出了帐篷,不再打扰可汗休息,又悄悄地将帐外的那些大锅和死人撤了去。至于是埋是烧,还须听大汗明日的吩咐。

    一切都恢复了夜晚该有的静谧,草原上夜虫的啼鸣声又一次清晰地传来。

    耶律适鲁仍然仰头靠在他的汗王宝座上,原本困倦极了的他,突然睁开了双眼,望着地上的刘驽,精神得像个夜猫子。

    他悄悄走到刘驽身边,只见这个伤重的少年不知何时已酣然睡去,于是幽幽地说道:“本想再和你聊两句,没想到你这就睡着了。”

    没有人能明白一位可汗的寂寞,特别是在后半夜的草原上。

    他咳嗽了一声,一名汗王亲卫听见声音后急忙撩开帘子进了帐篷,跪拜在地上。

    “把他送回去吧!”耶律适鲁指着地上酣睡的刘驽说道。

    那名亲卫赶紧向帐外喊了声,又有三人急忙进了帐,四人将软床从地上抬起,将刘驽交给了一直帐外等候四名武林人士。

    这四名武林人士吓得面无血色,早已被耶律适鲁烹杀叛党之行吓坏了。若不是害怕全忠门主朱温会事后追究,四人恐怕早已跑得远了。

    四人抬起软床,也不敢多说话,抬着刘驽一阵风般逃也似地离开了汗王大帐,不过一会儿,便回到了柳哥公主帐篷的门口。

    朱温一直在帐外等候,今日是二月十五,他望了眼天上的圆月,突然心中一阵翻呕,差点吐了出来。自从他修炼温候功之后便有这毛病。月圆之夜这病便会发作,非吸人血不可缓解。

    若是今夜无事,他本该待在自己的轿子里,享受手下献上来的活俘。可是如今手下全都死光了,能用的活人更没几个。

    他见四人抬着软床奔来,急忙用真气强行镇压住体内的翻腾之意,故作威严道:“你们四个人在路上没有偷奸耍滑吧?”

    四人恭恭敬敬地抬着刘驽上前,“禀报朱门主,一切都办得妥妥帖帖的,您老人家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朱温满意地点了点头,“我师弟没事儿就好,谅那耶律适鲁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这时其中一名武林人士多嘴道:“刘少侠不仅没有事儿,耶律适鲁还要拜他为将军呢。”

    朱温听后眼中直冒光,这事儿柳哥可没跟自己说,“哦,还有这等好事?”

    想来自己的师弟若是当了契丹可汗的麾下大将,那他朱温相当于在契丹也有了势力,真可谓好事儿一桩!

    四人见他高兴,赶紧将先前在帐篷外偷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朱温点了点头,先前柳哥公主扶着铜马归来时,他已经将事情猜中了个分,这时听了四人争先恐后地说起,心中乃是更加明晰。

    他长叹了一口气,“耶律适鲁这个人还是太心慈手软了,如果是我,那些反叛之徒一个也活不了。”

    四人听后吓了一跳,敢情这个朱温比契丹可汗还要残忍,如此看以后还是少惹此人为妙。

    朱温撩开了帘子,四人赶紧抬着软床进了屋子,心中皆是打定了主意,放下刘驽就与朱温告辞,早些远远地避开这个危险人物。

    然而四人迈进了帐篷之后,两只腿便如灌了铅一般,愣愣地站在原地,“……柳……柳哥公主!”

    帐篷里油灯闪闪,灯芯已然燃去了大半,剩下的一点灯芯浸在油中,滋滋地发响。

    灯昏烛暗,更显美人明媚。

    柳哥侧身坐在榻边,微露,看得四人直是发了痴。四人小心翼翼地将软床放下,眼睛盯着面前的柳哥公主直冒光。

    朱温看不惯他们这副惫懒模样,不耐烦地说道,“跟我出去!”

    四人哪里敢违背他的意思,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出了帐篷。

    月光落在了朱温的肩头上,巍巍如山。四人抬头望着他,只觉自己如蝼蚁般渺小。

    朱温转过身,脸上原先的厉色如云烟般消去,他的神情温和而亲切,“今日之事,四位都是有大功之人,不如去我的帐篷一叙如何,朱某存了少许珠宝,只有四位这样的壮士配得到它们。”

    四人挠了挠头,怎么也不明白自己只不过来回抬了趟伤员,怎地就立下大功了。不过朱门主既然有赏赐,那再好不过,“岂敢,岂敢,为朱门主效命,是我四人来之前王道之先生早已吩咐好的。”

    他们抬出了王道之先生来为自己壮胆,这样朱温便不敢小瞧了自己,其实他们饯别之时只是远远地望了王道之先生一眼,哪里轮得到和先生开口说话。

    朱温心中暗自冷笑一声,也不戳穿四人的谎言。他强自按捺住胸口的呕吐之意,一想到马上就有新鲜的人血喝,他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四位请跟我来,再走不远路便是在下的帐篷!”

    他的身段柔和而低调,与四人印象里的那个杀人狂魔判若两人。四人直感受宠若惊,面面相觑,又觉四人结伴在一处,这个朱温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于是放心大胆地跟着他向其帐篷方向走去,只等着领那份属于自己的赏赐。

    五个人刚走了不远路,这时一道瘦削的身影从旁略过,惊起一阵疾风。朱温见情形不妙,急忙双拳横挥,向那人迎了过去。那人身形一晃,躲过了他的拳头,转身时一道寒光现出,刺向他的脖颈。

    他勃然大怒,一张脸涨得紫红。双手向那道寒光捉去,岂料寒光忽灭,竟让他扑了个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