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零六节 袁氏舵主
    他悻悻地收回了手,“肖大侠,果然是好剑法!”

    站在他面前的瘦削身影正是青城派的肖苍蓝,他愤愤地想道:“此人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这时出现,分明是想坏了我的好事儿!”

    肖苍蓝右手紧握剑柄,往后退开数步,以防朱温上前突袭,“不敢当,朱门主的武功更是炉火纯青。”

    他虽是十分警惕,却并无离开的意思,分明是要和朱温继续耗下去。

    朱温心中十分恼怒,莫非此人知道自己武功的死门不成?这温候功全天下也没有几个人练过,据他这些日子以来打听到的消息,相传这门武功虽是三国吕布所创,最后却落入了那袁绍后人的手中。

    而他得到的这本温候功应该是不知甚么时候从袁氏后人手中流出来的,除去他自己之外,从来没有人参透过书中的真义,便连公孙茂和陆圣妍都将这本宝典当作了伪书,更别说其他人了。

    而那个疯子薛红梅,虽然此女不知道从哪里偷学来的温候功,但分明残缺不全,更不可能明白此功中的真义了。

    因此,若是说有人能明白他这门温候功中的缺陷,那也该是那江湖上神秘的袁氏后人才对。而眼前的这个肖苍蓝,此人姓肖,不是姓袁,绝不可能是那个知道秘密的人。

    若非他在月圆之夜的到来之际身体大感虚弱,定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杀了这个碍事之人。然而他自己也明白,眼下这样做并不明智,到头来顶多只是个两败俱伤而已。

    他换成了一副笑脸,“不知朱某在甚么地方得罪了肖大侠,还请肖大侠见谅。今日还请肖大侠放我等离去,改日朱某一定登门谢罪!”

    肖苍蓝不吃他的这一套甜言蜜语,拱拳行礼道:“哪里,朱门主笑话了。只是我们米斗会的总舵主袁先生知道朱门主在练温候功,于是命在下与朱门主谈一谈,这才不得已前来叨扰一番。”

    朱温听后脸色一变,他怎么没有想到那个川西米斗会的舵主也是姓袁,莫非那人真的是袁绍后人,难怪会知道自己武功中的缺陷。

    肖苍蓝静静地望着他,眼神淡定,这让朱温心中平添了一份紧张。朱温想道,看来自己猜的没错,这个人就像故意耗着他,让他没有机会吸食人血。

    他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半年前曾在一个月圆之夜未能找到人血喝,最后自己吐血三升,差点没了性命。人血于他而言,不仅是练功的神丹,更是救命的药物。这个肖苍蓝故意耗着他,不让他有机会杀人吸血,那便是想要了他的命!

    他一咬牙,心中生起冲动,想与此人争个你死我活,可是心中明白地知道并无十分把握,若是自己不慎吐血,那只能束手待毙了。

    他再怕死不过,如果让他在晚死一点和早死一点之间作出选择,他宁愿多活上一盏茶的功夫。

    他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恐惧,故作平静地说道:“此时夜色已深,肖大侠早该回去睡觉,这个时候出来谈事情是否有些不妥?契丹可汗还未以为我们在密谋造反呢。”

    肖苍蓝摇了摇头,“草原上的武林人士早已死的七七八八,哪里还能造得了反。来了那么多的崆峒派弟子,到最后只活下来玉鹤真人一个人。肖某年纪大了,晚上总也是睡不着。若是朱门主不嫌弃,我俩可以一边下棋,一边谈正事,如何?”

    下棋……朱温可没这个闲工夫。估计一局棋毕,他也离死不远了。

    他明白,这个肖苍蓝是彻底地与自己耗上了,若是自己不再往后退让一步,此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他怒气冲冲地望了眼身后的四人,“你们几个,都走吧,赏赐的事儿明日再说!”

    那四人都是江湖上的老油子,早已从朱肖二人的谈话中觉察出几分不妙,也不敢再向朱温讨要甚么赏赐,眼下能活得性命已是万幸,于是转身便溜之大吉。

    朱温眼睁睁地望着四块到了嘴边的肥肉就这样飞了,心中十分无奈。他气狠狠地望着肖苍蓝,“肖大侠,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他心想此人若是仍然纠缠不休,那自己只能以死相拼了。真到那个时候,谁死谁亡还不一定呢!

    他朱温今天就要尝尝鲜,喝一喝川西人的血。

    肖苍蓝识趣地往后退开两步,“既然朱门主今日确实有事儿,那肖某就不再打扰了。还请朱门主早些休息,肖某改日再来登门造访。”

    朱温一甩袖子,冷哼了一声,大步往柳哥公主的帐篷方向走去。肖苍蓝见他走得远了,方才松开右手的剑柄。剑柄上汗渍淋漓,浸透了柄梢处的流苏。

    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幸亏这个朱温没有想要和自己硬拼,否则论及真功夫,自己还真没把握能赢得了此人。

    早在十几日前,他自从注意到草原上突然出现的全忠门和那顶红色小轿之后,便觉察出其中的异状,于是赶紧将此间情形用飞鸽传书告知了远在川西的袁总舵主。

    袁舵主果然足智多谋,神通广大,一眼便猜出这朱温练得是温候功,并在书信中将此中关窍告诉了他。袁总舵主早就听说这个朱温在黄巢义军中混得风生水起,于是有心将此人纳入麾下。他命令肖苍蓝使计降服此人,若是降服不了,那便杀了。

    肖苍蓝依照袁总舵主所教之法,推算出了今日这一天便是朱温练功犯病之时,结果真的赶上了朱温想要吸食人血。朱温若是想缓解病症,那便只能吸活人的血,至于死人的血则是无用的。

    他本可以悄悄地将那四人都杀了,并不露出行踪,令朱温无血可吸。然后再一路消耗,直至朱温吐血身瘫为止。到了那一刻,朱温只能听从他的命令,非带着他的全忠门降服于米斗会不可。

    他明知道这样做才是最明智的,可是事情走到了最后一步,他却身不由己地选择了救下那四个人,在露出行迹后,不得不放那朱温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