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节 午夜梵声
    吉摩德在旁帮忙答道:“这些日有一位中原高僧带着弟子,夜夜都来与恩师坐席而谈。恩师从中受益匪浅,心境由此大变,不知不觉间伤势竟好了大半。”

    刘驽曾经听铜马说起过,李菁乃是跟着两名中原和尚去了,此时听吉摩德说起有两名中原僧人经常来访之事,心中乃是大喜,暗想莫非这两位中原僧人便是铜马口中的那两个和尚,若是能碰上这两人,说不定就能得知李菁的下落。

    他捉住吉摩德一只手,急道:“那两位僧人如今在哪,可否帮忙向他们引见我?”

    吉摩德心中估算了一番,道:“刘少侠莫急,看现在这时辰,那两位高僧该是快来了。”

    刘驽听后忙道:“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帐内的达鲁尔派弟子先前都受过他的庇护,对他心存感激,因此赶忙起身让出席来请他坐下。

    一时间,帐内忽然安静下来,只剩下那喀巴的诵经声。

    那喀巴口中诵念的是楞严经,“,首楞严三昧如是无量,悉能示佛一切神力,无量众生皆得饶益……”

    经声如水,温润了这个令人心情忐忑的夜。

    刘驽心中本十分急躁,听见这经声后竟也不知不觉静下心来。他闭上双眼,感受这慈悲的佛声。时间徐徐逝去,竟令人无知无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帐篷的帘子忽然被拉开,一老一壮两位和尚不请自进。其中那位老僧对着那喀巴笑道:“老衲在帐外听了许久,你的佛法又有精进了!”

    那喀巴停止诵经,扑倒在地,“一切有赖大师教诲!那喀巴空活了这么多年,所作所为即便下阿鼻地狱也不冤。直至遇见大师,我才算是窥见了佛法的门径!”

    达鲁尔派众弟子状连忙也跟着跪倒在地,口念佛号。

    那老僧伸出枯瘦的手掌,轻抚那喀巴的头顶,“阿弥陀佛,你能明白这些尚为时不晚,善哉善哉!”

    他将那喀巴从地上扶起,而后走向床榻坐下。那喀巴和达鲁尔派众弟子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准备聆听老僧讲法。

    而那跟着老僧进来的壮年和尚却无这分意思,他放下手中的大锤,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甚物,口中低声埋怨道:“这许多天没吃过肉了,嘴中简直淡出个鸟来!”

    他的话惊醒了悄然入定的刘驽,刘驽闻声睁开双眼,目光落在了壮年和尚的脸上,惊道:“宋骑云,是你!”

    他话还未说完,目光已转向了那坐在中央榻上的老僧,惊得直是合不拢嘴。原来那壮年和尚正是当年在黄巢军中当兵的宋骑云,现名安敬思,而那位老僧正是普真和尚,当年曾在午沟村外的破庙中长驻。村里都知道那里有个老和尚,却不知道他的法号,便连刘驽也是如此。

    这两年来,刘驽的外貌变化颇大,加上右颊上长长的一道剑疤,是以普真和尚和安敬思都未认得出他来。这时听他发声,方才回想起当日的情形。

    安敬思在师父面前不敢放肆,他悄悄朝刘驽凑了过来,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肩上,咬着耳根对他说道:“就是你小子害得我当了和尚,嘿嘿,快去找肉来给我吃,不然今天和你没完!”

    刘驽痛得叫出声来,“和尚也吃肉?”

    他喊得颇为大声,安敬思直是吓了一跳,生怕师父怪罪自己,急忙拽过他,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帐篷中原本静寂肃穆的氛围,因为这两人搅和,变得有些滑稽起来。

    那喀巴、吉摩德以及达鲁尔派众弟子虽然对刘驽心存不满,但碍于他对达鲁尔派有大恩,是以不好发作出来。

    普真和尚却没有动气,他冲刘驽招了招手,“孩子,你过来!”

    敬思和尚见师父召唤刘驽,便不敢再对他用强,连忙将手松开。

    刘驽摆脱了敬思和尚的双臂,走到普真和尚面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小子拜见大师!”

    普真和尚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当年午沟村被烧之后,你们一家人都失踪了。老衲还以为你们被匪人害了,没想到你们竟是在契丹活得好好的。很好,很好,真是善人有善报!”

    刘驽听后赶紧纠正道:“大师,就我一个人因故被掳来了契丹。我爹我娘先去了江南眉镇投靠了我舅舅,而后不知为何,两人又南下去了广州做小本生意。”

    他遇见故人之后,心中豁然开朗,便不再隐瞒,将事实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普真听后心中一惊,“江南眉镇,你娘姓啥?”

    “姓傅!”刘驽老老实实地答道。

    普真和尚缓缓地点了点头,转而对一旁的敬思和尚问道:“上次傅灵运给咱们送信是多久以前了?”

    敬思和尚答道:“师父,大约有两个月了。当时是他的大弟子左孟秋送来的飞鸽传书,告知咱们吐蕃大军的踪迹,咱们这才能赶到这里。”

    普真和尚笑道:“很好,明日你给傅灵运飞鸽传书一份,告诉他,老衲找到他的亲侄儿了。”

    敬思和尚连忙答是,普真和尚心思一转,又道:“还是不要送信了。”

    他望着刘驽,低声叹了口气。作为与玉傅子有数十年交情的人,他深知此人生性怪癖,平生只爱风雅,对凡夫俗子鄙弃如粪土。刘驽长相虽然算得上也阳刚硬朗,却远非儒雅英俊一流,加上有脸上的一长道剑疤,更显得有些粗俗狰狞。

    玉傅子若是得知自己有这样一个“凡夫俗子”的徒儿,恐怕不仅高兴不起来,还会因此发怒。到头了,他普真和尚不仅未做成好人,反算做了件坏事儿。

    与此同时,刘驽心中也有自己的盘算。他对那个素未谋面的舅舅并无甚么感觉,反倒是心中一直牵挂李菁的下落。他见普真和尚既然是熟人,那还是开门见山地有事说事比较好,于是问道:“大师,我有一个朋友叫李菁,是一个扎着满头发辫的小姑娘,长得很……很美,你见过她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