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节 一份心境
    两人如此不睡不眠地谈了三天三夜,期间敬思和尚也睡了三天三夜。

    直至第四天太阳从东边升起之时,两人遥遥看见吐蕃人的大军滚滚而来,黄尘扬天,这才决定离开。

    刘驽道“大师,你带着我南下吧,我想去救李菁!”

    普真和尚念了一声佛,道“夔王这个人你不了解他,他想做到的事情,别人很难拦得了他。况且你现在……”

    他想说刘驽现在武功全废,却又不忍出口,于是停顿了下来。

    刘驽明白他的意思,沮丧地说道“可是人就在那儿,我总不能不救吧。”

    普真和尚沉声道“孩子,此事你且放心,老衲自会去想办法。那夔王的心思千变百幻,没人能猜得透。既然你知道半部《化瘀书》的秘诀,谁知道他有没有将你算计进去。你且留在草原上做些自己该做的事情,切莫要打草惊蛇。”

    刘驽无奈地点了点头,心中有苦难言。从另一方面说,他既然应承了耶律适鲁的所托,答应做他麾下的带兵之将,如今临危弃他而去,也着实有些不义。

    普真和尚携着他,足不点地,直追契丹人的军队而去。他只觉两耳呼呼生风,眼前景色模糊成一片,速度之快直是无法形容。敬思和尚跟不上二人的步伐,于是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急追。

    到了晌午时分,二人已能远远看见契丹人的马群,再往身后看,则不见敬思和尚的身影。普真和尚笑道“老衲这徒儿还需一会儿才能到,时间不等人,孩子,我们就此告别吧。”

    刘驽心中有些不舍,“大师,一路保重。”

    普真和尚哼了一声,“你也是!”

    刘驽瞅着他的侧脸,轮廓刚雄,隐约中,他似乎看见了数十年前那位叱咤武林的一代大侠的身影,于是心中顿生敬畏之意。他毕恭毕敬地向老僧鞠了一个躬,转身便要向契丹人的大军追过去。

    普真和尚道“老衲再送你一程!”

    他右手袍袖一扬,刘驽直感一股劲风将自己托起,直往远去的马群飞去。待他自半空落下时,已是稳稳地坐于一匹马的背上。

    普真和尚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良久不语,如此一直在草原的风中伫立。

    约莫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敬思和尚方才赶了过来,大声喘着气。好歹他行路时经常被师父甩于身后,因此对这般紧追慢赶已经习惯,不过一会儿功夫,他的气息已经恢复了平常。

    他小心翼翼地向师父问道“师父,这几日里,您老人家表面上是在和刘驽那个小子谈天论地,实际上是不是将您老的毕生所学‘滴水功’都夹七夹八地传授给他了?”

    普真和尚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敬思,原来你这几日都是在装睡。我们在那说话,你究竟听了多少去?”

    敬思和尚忙道“没听多少,没听多少,我困得不行,大多数时间都在打盹来着。”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按捺不住性子问道“师父,这门滴水功好练吗?”

    普真和尚抬头望着空中流转的云彩,吐出两个字,“心境。”

    心境到了,自然就好练。

    他传授这门武功的时候故意将敬思和尚留在身边,便是在盼望着他终有一日也能够修得那分心境。

    然而人随机缘,机缘却不等人,心境能够修到哪个地步,需要看个人的造化了。

    滴水功,取自“滴水穿石”之意。

    水者,可坚可柔。

    冻,则结成彻骨寒冰;暖,则化为三江春水;腾,则飞天为雾;落,则怒潮磅礴。

    这水的冻暖腾落,于人来说,指的便是一份心境。

    ……

    刘驽策马赶回了军中时,发现有不少人在等着自己。其中谢安娘已是急得团团转,没有他在,铜马的疯病似乎又加重了几分。在朱温的号令之下,数名大汗将铜马绑上了一辆牛车,这才勉强随众前行。

    朱温对刘驽这两天的失踪似乎并不着急,他骑着马与刘驽并肩而行,凑到其耳边低声笑道“师弟,你这几天又得了不少机缘啊,是否要分给师兄一些?”

    刘驽听后心生警戒,“师兄,你派人跟我?”

    朱温哈哈大笑,“你看,你小子还真嫩了点,这么轻松就被我诈出真相来。不瞒你说,我去见过那喀巴等人,他们告诉了我真相。听说那两个中原僧人修为颇为高深,并不是另有所图之辈,你跟着他们去不会有甚么问题,师兄我自然放心。”

    此时大军后方吐蕃人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刘驽有些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好应承朱温颇为自得的话语。

    他策马向着铜马所在的牛车跑了过去,接着爬上了牛车,为铜马查看病势。

    谢安娘默默地为他递过来一碗水,他接过来饮尽,道“这几日我尽在外面耽误了,实在不好意思!”

    谢安娘对他的道歉不置可否,问道“铜马的病怎么样,还能治好吗?”

    刘驽重重地叹了口气,对此他也是束手无策,“治着总比不治要好吧!”

    他将水碗递还给了谢安娘,一边偷偷地瞟了了她一眼。这位草原上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此刻看上去竟比大家闺秀还要娴德。

    不,或许他的这个想法从根本上就错了!谢安娘本来就是一位大家闺秀,若不是谢攸之被朋党构陷,以致于抄家丧命,她或许还在过着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每日里叹些闲愁哀怨,再和闺中密友话些家长里短。

    谢安娘从他手中接过碗,有些黯然地说道“前些日铜马偶尔清醒过来的片刻,他显得很可怕,也不理我,看我的眼神如刀子一般。”

    对于铜马这个人,刘驽心中百味掺杂,“或许他在怪自己吧,你对他这么好,他没有理由恨你。”

    谢安娘的声音中带着哭腔,“你不知道,他一直都想为朝廷建功立业。而他那位干爹田令孜从来只教他这一件事儿,他便真的都印在了心里。他心里肯定是在怪我拖累了他,以至于朝廷在草原上的数年经营都付诸东流,连他自己也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