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节 雷厉风行
    然而刘驽明白,仅凭这些主意想要激起那些部下心中的斗志,乃是千难万难。没有人能如此轻易地被说服,他们需要眼见为实。

    他想屏退那名汗王亲卫和众看守,独自与萧呵哒交谈一番。毕竟这等军机秘事,知晓的人越少越好。

    那名汗王亲卫迟迟不肯离去,“大汗命我看紧了萧呵哒,我不能辜负了大汗的信任,还请右将军见谅。”

    刘驽见他抵触,只得作出妥协,“你们不需走得多远,可以远远地看着我们,容我们单独说会儿话便可。”

    那名汗王亲卫抽出了刀,朝萧呵哒直冲了过来,萧呵哒吓得啊啊直叫,急忙躲到刘驽身后。

    刘驽伸手阻住那亲卫,怒道“你这是要做甚么?”

    那亲卫道“大汗的意思,若是你落入了他的彀中,那我便要杀了他!”

    刘驽将萧呵哒从自己身后拽出,“你要杀便杀,你看,我并没有受他蛊惑,否则绝不会容你杀他。”

    那亲卫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儿,萧呵哒若是没能蛊惑刘驽,那自己确实没有理由杀了他。

    他收刀往回退出数步,打算给刘驽一个面子“给你们俩半盏茶的功夫,不可以再长。”

    说着,他大步往远处走去。众看守见连汗王身边的亲卫都同意了,他们哪里还有何反对的理由,于是赶紧跟着那他一起走得远远的,装作在嘻嘻哈哈地聊天,眼睛却一直往萧呵哒和刘驽这边看。

    他们只见萧呵哒又铺上一张新白纸,似是和刘驽交待些甚么。刘驽看着连连点头,时而紧锁眉头,时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那名汗王亲卫紧盯着刘萧二人,嘱咐众看守道“一会儿上去查看那纸,看萧呵哒究竟写了甚么。若是他敢使坏,那便杀了他。”

    岂料刘驽突然揪起被萧呵哒涂抹过的纸张,揉成一团后便丢进了一旁的水沟里。

    他也不走过来与那汗王亲卫以及众看守告辞,便只身上马,往他的右军方向去了。

    那亲卫和众看守见追不上他,于是急冲到水沟旁,捞起那团纸,打开之后发现纸上的墨已尽数绽开,直是无法确认纸上究竟写的是些甚么。

    “让萧呵哒再写一份,若是他敢作假,那就杀了他。”其中一名看守献计道。

    “算了,若是给了萧呵哒笔墨,你觉得我们几个能顶得住他的花言巧语吗?”那亲卫颇有自知之明。

    众看守听后不敢再啃声,于是将萧呵哒锁进了铁笼内,命车夫赶着牛车继续前行。

    夜色渐深,若在以往,萧呵哒本当在此时获得每日里唯一的一顿吃食,虽是难以下咽,却能勉强保得性命。可是今日看守们却故意折磨于他,将稀薄的半盆肉汤尽数都倒进了路旁的沟里。

    萧呵哒见后不以为意,他咧了咧嘴,似是想笑,之后歪着脖子靠在铁笼边上,便打起鼾睡着了……

    刘驽赶到属下的右军之后,只听见嘈杂声一片,原来是刚到的这一百多名中原武林人士不服管,竟和右军将士们起了冲突。

    那三百名轻骑看在大汗的面子上,并未参与这场纠纷,却个个都抱有隔岸观火的心态,在笑着看戏。

    这时众人听见右将军归来,方才纷纷住了嘴。刘驽望着这些人心离散的属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若在以往,他定会对此灰心散气,可是今日听了萧呵哒一席话后,他心中颇有信心。

    他策马在众人面前兜了一圈,命他们上马,跟随自己开赴战场。众人虽心存疑虑,但谁也不敢当众顶撞右将军,于是强忍着停止了争吵,翻上了自己的马匹。那些中原武人虽是心中各怀鬼胎,却也跟着开拨。

    此番离开耶律氏大军单独行动,在刘驽看来,即将面临的是一场艰苦作战。在契丹兵士们看来,不过是一场难以逃脱的厄运而已。与他们有所不同的是,在这些中原武林人士看来,这是一次不错的夜间逃跑机会。在苦陋的草原待了这么久,他们早已在怀念中原的繁华。

    刘驽的右军人数本就不多,仅三千有余,兵卒中多是老弱病残之辈。加上这新进的两百轻骑和一百多中原武林人士,也仅是杯水车薪而已。没有人认为这支四平八凑的乌合之众会在战场上能够虎虎生威,即便此军以往有过数次战功,但也不过是侥幸得胜而已。

    那些中原武人跟着众契丹人身后前行,两眼不停地往四周瞄去。刘驽分明发现,这些人中有个领头的人,此人颇为奸猾,正计划着带领众人脱离大队,欲要逃窜而去。一行人在夜空下的草原上蜿蜒前行,人心惶惶,很少有人发觉有一匹快马从刘驽身边悄悄脱出队伍,往耶律氏大军的方向回驰而去。

    刘驽以天空中的北斗为指向,率军往东疾奔。行至半道后,他突然又命令众人转向南方,直让众人有些摸不清头脑。众人士气低下,是以行得十分之慢,刘驽竟也似没事儿人似的,毫不催促。对于那些想要逃跑的中原武人,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却派数名信任的属下带着弓箭,去那些中原武人面前绕了数圈,这些人方才有稍稍收敛。

    大军继续往前行出了三里多地,月光下,点点火光将远方点得透亮。前去探察的两名斥候归来向刘驽回报,应该是吐蕃人的营地所在。

    刘驽紧盯着两名斥候的眼睛,“那火光直冲天际,吐蕃人生火做饭用得着这么大的火吗?”

    两名斥候支支吾吾,“右将军,吐蕃人应该是在围着篝火跳舞,所以才将火生得如此之大。他们人数必然众多,我们还是不要硬碰硬得比较好。”

    刘驽听后轻轻一笑,他与吉摩德近来交往非浅,早已明白吐蕃人的一些习俗。这围着篝火跳舞乃是契丹人的习俗,吐蕃人少有这般做的。这两名斥候分明心中胆怯,没有敢靠近那火光所在,仅仅是远远地绕了一圈,便回来谎报军情。

    他强忍住心中的怒气,向那两名斥候问道“你们可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该当何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