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节 怪异响声
    刘驽率麾下众人一阵疾奔,终于安全地穿越了漫长曲折的黑风峡。他抬头望着天边遥遥西坠的月亮,便知黎明已是不远。这一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此刻的情形与他原先的计划偏差甚远。

    胡三紧跟在他的身后,“刘少侠,咱们这就要去夜袭那些吐蕃人的后方吗?”

    经历了今夜如此多的事情,凡是个稍微聪明点的人,都已能够猜出几分刘驽此行的目的所在。

    刘驽沉吟了片刻,他远远瞅见一处坡地。地势起伏颇大,实为伏兵上选。他命令三千多人尽皆转移到坡地的背后,并向下传令道:“队伍不再往前走了,所有人都在此下马稍作休整。人含草,马衔枚,绝不许发出一丝声音,否则以军法处置!”

    他自己也跟着翻身下马,抚了抚马鬃,那坐骑似是通人性,温顺地俯下身子,腹部贴地,躺在了打着露水的草地上,一声也不吭。

    他欣慰地拍了拍坐骑的脑袋,遥遥地望向远处黑风峡的方位所在,心中的忐忑愈来愈剧烈——即便师兄朱旬已将萧夫人牢牢地掌控在手里,他仍然不敢彻底放下心来。

    他熟知萧夫人的为人,了解她的诡滑机警。以此人的聪敏头脑,若真想向那位吐蕃大将仓嘉措通风报信,并不是一件难事。

    为今之计,他只能改变原先的计划,另做打算。他企盼着吐蕃人不要发现这处坡地,更不要发现这坡地背后的他以及三千部下。只有如此,他才能重新拥有一丝渺茫的成功机会。

    他背靠土丘,将头枕在一块稍微平坦些的圆石上,疲倦地合上了眼睛,想要休息上片刻。怎奈他心中愁绪纷乱,一会儿想到此战的后果,若是失败,恐怕会对耶律适鲁的大战局产生不小的影响;一会儿想到待会儿若是碰上了李菁,该怎样向她解释,自己并没有对不起她的事情;一会儿想该怎么对付那位武功高强的夔王殿下,自己如今武功尽失,恐怕远不是此人的对手。

    他心中烦闷,复又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悄悄地在军中巡视。大多数的兵士已经闭上的双眼,酣然入睡。他走到了那群中原武人中间,只见四十多名峨眉派弟子聚成一圈,中间似是围着甚物。这些人显然并未入睡,而像是在警惕地护着甚么珍宝。

    他走近细察,竟听见这些人中间传出有节奏的咚咚声,似是甚物撞击发出的声音。他用刀鞘拍了拍几名峨眉派弟子的肩膀,命他们往旁让开。怎料这些人竟如见仇寇般齐齐瞪着他,只差拔出腰间的长剑。

    在离他不远处,一名右军头目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欲要叫醒所有右军将士,为主帅保驾。刘驽做了手势,示意其不要作声。值此敏感之际,他不愿在军中惹出大的动静。

    他压低嗓音对这些峨眉派弟子说道:“既然你们都跟着我征战,那便该听我的命令行事。”

    一名胆大些的峨眉派弟子走到他的面前,敷衍似地鞠了一躬,神色间不无名门大派那种特有的倨傲,“刘少侠从耶律适鲁的手里救下我们的性命,我们峨眉派师兄弟们没齿难忘。然而眼下乃是我们的峨眉派的自家事,与刘少侠并无关联,还请您不要过问的好。”

    正在此人说话的时候,不远处被众峨眉派弟子围住的那阵咚咚声愈加激烈了起来,惹得这些人脸上神色十分慌乱,由此更加引起了刘驽心中的疑心。

    他盯着那名胆大的峨眉派弟子,强忍着说道:“你该是知道的,军中无小事。如此大的声音,吐蕃人随时会发现……”

    他这边正在说话,那边围在一起的众峨眉派弟子突然哇哇大叫着往旁散开。他终于看清,原来这些人所围的乃是一只约莫一人高的木匣。木匣的盖子突然被掀开,大量石灰粉末到处飞溅。七伤老人的头颅咬着金顶道长的身躯从木匣中艰难地滚了出来,所过之处,石灰撒得满地都是。

    那名胆大的峨眉派弟子见状,急要扑上前去按住那头颅。

    刘驽急拽住他,“你不要命,被他咬一口,你还能活吗?”

    那名胆大的峨眉弟子急道:“师尊的遗体,我们不能不顾,否则武林中的人都会笑话我们峨眉派弟子不忠不义!”

    七伤老人的头颅自从滚出了木匣之后,愈加放肆起来,他咬住金顶道长的尸身,大快朵颐了几口,又十分安逸地在地上打了个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打了个喷嚏,石灰粉末呼哧呼哧地从他的鼻孔里喷将出来。

    之后他紧拖着金顶道长的尸身在地上到处溜,竟要用头顶在地上钻洞,看上去是在盘算将这金顶道长的尸身当作过冬的存粮。

    峨眉派众弟子见师尊尸身被辱,哭声响成了一片,纷纷拔剑上前要剁那七伤老人的头颅。怎料七伤老人的头颅由于这些日里被装在那盛有石灰的木匣里,皮肉中的水分已被吸干,是以显得十分坚硬。他头中峨眉派弟子数剑,竟毫发无伤。

    或许是他被这些峨眉派弟子惹得脑了,于是在地上乱滚,到处撕咬,逼得这些峨眉派众弟子纷纷后退。由此产生的大动静,将周围的一些右军将士和其他武林人士也吵得醒了。众人也不敢靠近,却都在远远地静看热闹。

    刘驽没有慌,他蹲下身子,从地上捏了些石灰粉末,放到鼻下闻了闻,问道:“石灰是生的吧?”

    那名胆大的峨眉派弟子赶紧回道:“是生的,是生的,这些石灰本就是用来作尸身防腐的!”

    刘驽拍了拍手上的生石灰,“拿几壶水来!”

    几名峨眉派弟子赶紧将水囊奉上,他拔开水囊的塞子,将水倒在了沾满生石灰的七伤老人的头颅上。一时间热浪涌起,金顶道长的头颅疼得啊啊大叫,终于松齿放开了金顶道长的尸身。崆峒派众弟子趁机上前,抢过师尊的无首尸身,装殓回了木匣中。

    七伤老人的头颅眼见金顶道长的尸身被夺,急得喉咙中发出囫囵的声音,似是在喊“师兄!师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