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四十节 欺人太甚
    这三十人听后血脉贲张,赳赳向前。在刘驽的分派下,十人为一队,分至噶尔海三兄弟的麾下。

    刘驽再一次吼道:“三百名十夫长何在!?”

    军中应声如雷!

    “我!”

    “我!”

    “我!”

    ……

    “还有我!”

    他的声音还未落下,三千将士已纷纷拼了老命地往前冲。

    他微微一笑,命亲随们发下三百粒红豆,同时不忘下令,“其余将士未获官职者,若得敌首,亦能封赏!”

    此话一出,军中欢呼声如雷,兵卒们纷纷将弓上弦,拔出明晃晃的马刀。自有军中的书记官加他们分成队列,呈三股之势,追随三名千夫长往前驰骋冲去,直杀向吐蕃人的大军后方。

    由耶律适鲁临时派给他的三百游骑,见状也是跃跃欲试。如此大的好处,当然不能落下他们,其首领上前道:“刘将军,你说说我们该打哪儿?”

    刘驽笑了笑,手指远方道:“你们负责扰乱吐蕃人的后方,如有追兵来袭,马上撤回,不许纠缠!若有杀敌,首级不得割取,以免贻误战机。然每人归来后,可得二十两白银封赏。”

    三百游骑听后欢声大作,高举手中的木弓,将弓弦拉得啪啪作响。刘驽抬起马刀,指向前方,“想来诸位身为可汗麾下的精兵猛将,必不会辜负这二十两白银!”

    那首领欢呼一声,“当然不会,呜咽的乌尔吉木伦河母亲作证,我们将杀得吐蕃人屁滚尿流,哈哈!”

    三百右骑紧随他们的头领,呼啸而去。

    时至此刻,仅有那六十多名中原武林人士不听使唤,迟迟不肯动弹。胡三捧着只羊腿骑马站在他们中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刘驽明白,这些人的人数虽少,却是最难应付的一群。他们来自江湖上的三教九流,形形色色,各种人应有尽有。凡是应付人的手段,只有他想不到的,绝没有这些人做不来的。

    他心中有些后悔,为何要从耶律适鲁手中救下这些人。当初若是不救,或许只是有愧于良心。但如今真的救了,却惹来了实实在在的无穷麻烦。

    他还未开口说话,这些人已经推举出一名首领。此人头上长着寸发,看上去像是还俗不久的和尚,拍着马朝他走了过来,大大咧咧地说道:“刘少侠,你的救命之恩,我们大伙儿没齿难忘。但我们对这场战事并没有兴趣,还请你放过我们一马!”

    刘驽心中有些泄气,干脆放这些人离开算了,留下他们只会扰乱军心。届时耶律适鲁若是问罪下来,自己索性硬下头皮来担责。

    他叹了口气,“你们走吧,草原上乃是雄鹰高飞之地,本就不属于你们。”

    岂料那名短发还俗和尚竟仍不勒马,兀自朝他走了过来,口上却在说着,“嘿嘿,那我们这些人就谢过刘少侠了。”

    刘驽警惕地捏紧了刀柄,双眼紧瞪着他,“你要做甚么!?”

    那短发还俗和尚一手扣住了他的铠甲领口,“我们怕刘少侠等我们走后向契丹人通风报信,因此只得委屈你了。”

    他挥起一掌,要击向刘驽的天灵盖。

    此事,并不在萧呵哒的预料之内。他断然想不到,这些江湖中人竟敢如此胡作非为,不照规矩办事。

    刘驽怒喝一声,“你个奸贼,我放你们离开,你敢如此对我!”

    或许是为他的怒喝所震慑,这短发还俗和尚的右掌当空停了下来,一双眼睛却厉色愈显,“或许旁人不知道,但是我们这些江湖中人都看得出来,刘少侠你的武功尽失,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在下奉劝你一句,若是不想受太多的苦,还请闭上双目。在下保证,只是一掌,便让你魂归极乐!”

    刘驽心有不甘,“死之前,我想问一句,你是谁,叫甚么名字?”

    那短发还俗和尚嘿嘿一笑,“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法名于我已如过眼云烟,俗名又不堪提起。少林寺像我这样的和尚还有很多,数不胜数。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在少室山上做一辈子和尚的,学了一身武艺,自然要下山在江湖上行走。”

    那短发还俗和尚笑说一声,“对不住了!”,复又挥起右掌,呼呼带风地向刘驽脑门灌来。

    刘驽怎肯束手待命,他挥起马刀,向其手腕削去。

    然而两人出手间的快慢差了甚远,他的刀还未递出一半,那恶和尚掌上的蒸蒸热气已经透至他的颅顶。

    他心底发出一声叹息,难道自己年纪轻轻,太多的好年华未曾度过,就要这般死了?

    他想起了爹娘,想起李菁,这些人如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的眼前掠过。

    再见吧!

    再见时,或许已是来生!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短发还俗和尚的右掌即将拍中他的头顶之际,其人突然软软地垂下手臂,松开他的领口,从马背上栽了下去。

    颇为沉重的身躯落在草地上,溅起一阵灰土。

    余下的那些中原武人惊得合不拢嘴,眼前的情形和他们原先的盘算绝不一样。一股恐惧从他们的心底升起,凉意浸透了他们全身。若是能肩生双翅,他们恨不得下一刻就飞走。

    只有刘驽自己明白,是有人救了自己。至于此人是谁,他却没有发觉丝毫的迹象。

    他的目光落在地上死去的短发还俗和尚的身上,其脑后隐隐有血迹透出,也不知施袭者使的是何种功夫。

    胡三手捧羊腿,骑着马战战兢兢地向刘驽走来,“刘少侠,我……我本想救你的,奈何……本领不济!”

    他说此话的同时,身后的一众武林同道趁机一哄而散。这些人拼命鞭马,在草原上四奔而逃。

    然而,他们皆是往前逃出了不远,身躯便软软地从马背上栽下,落地时已是气绝身亡。

    没有一人幸存!

    胡三见状吓得面无人色,他身子一颤,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接着扑倒在地,“还请刘少侠饶了我的性命,我跟那些人不是一伙的,绝无伤害您性命的意思。”

    刘驽默默地听着他说话,许久后方才回道:“起来吧,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