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节 日落之约
    那三百轻骑的头领是个聪明人,明白主帅接下来定是有任务要派给自己,“铁甲骑兵?右将军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去骚扰他们吗?”

    “是的,不过时间不能太短,必须要熬到日头落山以后!”

    日头落山,是他与麾下众将士以及苏铭等人约好的碰头之时。届时他麾下能剩多少人,自能一目了然。

    减少的是人马数目,失去的却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这些人每一个都有父母兄弟,任是谁死去,都会有一大家子人在事后嚎啕大哭。

    他叹了口气,战事原本就极为残酷,容不得妇人之仁。他挥了挥手,命令亲随们从辎重车上搬下一捆捆箭矢,分发给这三百人。这些人每个都身负足足六筒箭,在告别主帅后,他们又一次奔赴战场。

    胡三讨好地恭维道:“刘少侠,您如今是越来越有大将风范了。‘运筹于帷幄之中,决战于千里之外’,说的就是您这种人啊!”

    刘驽嘴角抽了抽,若是他武功仍在,定会第一个冲向敌军,又怎会在此地闲待?胡三的话虽是在夸他,然而在他听来,却好似最刺耳的讽刺。

    他没有接胡三的话茬,而是转向另外一个问题,“胡三,你觉得苏铭他们今晚能回来吗?”

    胡三细思了片刻,“照说峨眉五派的武功一直与少林寺不分伯仲,这两大派数百年来在中原武林中堪称日月双辉。怎奈早在数十年前,金顶道长还未合并五派之时,这峨眉派五派中的各大名宿竟不约而同地归隐进峨眉后山的洞穴之中,这才给了金顶道长合并五派的机会。

    “与此同时,那峨眉五派的名宿们归隐时带走了大量的武功典籍,门中不少绝技因此失传。因此苏铭这代弟子的武功,恐怕是数百年来峨眉弟子中最差的。他们此番独入吐蕃人的中军,到处是刀山箭海,能留得个囫囵尸首已是万幸,想回来恐怕……很难。”

    刘驽的目光黯淡了下来,“那就等吧!”

    战场上,吐蕃人的攻势依然凶猛,契丹人的抵抗仍旧顽强。谁也没有注意到,日头在缓缓西坠,拉长了人影,映红了鲜血。

    日头还未彻底落下,然而刘驽已远远地看见一支人马从潮水般的战场上撤出,朝他奔来。为首之人,正是他新任命的千夫长乃木器。乃木器翻身下马,施礼道:“禀报主帅,我等依约回军,不知有无迟误。”

    刘驽见他身上并无片伤,反倒是手下将士衣甲上带有些许血迹,便知此人并未亲自厮杀,自始至终应该都是在吩咐手下办事。

    他心中暗想,此人倒是会享福,第一次带兵就将自己护得如此周全。然而身为将军,能够毫发无伤地出入敌阵,本就是门本事。他无法依次为凭据,对乃木器加以指责。

    “回来的有些早,总共牺牲多少将士?”

    “二十三人阵亡,两百七十八人负伤。”

    乃木器头脑极其清楚,一五一十麻利地答了出来。

    刘驽见伤亡不多,心下松了一口气,“不知此战成果如何?”

    “还请右将军查看,这是我率军骚扰吐蕃人右翼时斩获的!”

    乃木器手一挥,身后众将士纷纷从马鞍上解下斩获的敌首,扔至地上,垒成了一堆,足有两百颗之多。

    刘驽点头称许,此人能在己方伤亡甚小的情况下,斩获如此之多的敌首,堪称是个将才,“不错,初次领兵打仗,能有这等成果委实不易。”

    乃木器见主帅称许,悬在半空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白净的尖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多谢主帅夸奖!”

    没过多久,噶尔海也跟着率军归来。他负责骚扰的中军乃是仓嘉措防备最严的方位,其麾下阵亡者约莫两成,受伤者超过四成。同时,他带回的敌首也要多过乃木器,有四百之多。

    刘驽见状颇为满意,“噶尔海不愧是三兄弟中的大哥,你的战功也使其千夫长之位名副其实。”

    噶尔海一听,面露喜色,“一切都是托右将军的福!”

    刘驽见他脸上有轻伤,便命其下去处理伤口。与此同时,他心中盘算着,既然这两支军马都回来得如此之早,那么三名千夫长中仅剩的那个呼威也该回来了。

    时间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夜色渐渐浓了起来,然而呼威和他麾下的人马迟迟未归,这让刘驽有些心急。跟在他身边的噶尔海和乃木器也是急得团团转,为这位义弟担心不已。

    他们远远地看见一支人马呼啸而来,以为是呼威,便策马急马急迎了过去。然而来者并非呼威的人马,而是那三百轻骑。

    这三百人射空了六捆箭,脸色皆是疲惫不堪,再没有先前的神采奕奕。据其首领所言,再不回来,恐怕连弓弦都拉不动了。

    “你们看见呼威和他的人马了吗?”刘驽问道。

    “呼威在战场上并未执行右将军的骚扰之策,径自率领他的人马冲进了吐蕃人的右军。”那三百轻骑的头领答道。

    “怎么办,二弟?三弟定是被吐蕃人困住,出不来了!”噶尔海急道,他想请主帅下令,允许他与乃木器率军返回战场,好营救回呼威。

    乃木器迟迟不吭声,待噶尔海催得急了,他方才说了一句,“大哥,让我们听听主帅的意见吧!”

    “再等等吧!”刘驽翻身下马,他为呼威的临阵违命感到不快,然而眼下刚刚临阵换将,若是再杀新任命的将领,自己必然会声望大落。

    他转过脸,不欲让噶尔海和乃木器等人看见自己的脸色,接着叫过一名亲随,“吩咐下面的人,准备晚饭吧。”

    不远处的战场上,厮杀声依然激烈,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他心中暗暗祈求,但愿呼威所率的这一千人马千万不要折去太多。他格外珍惜麾下的这点人马,若是没了这些人,他将在这场吐蕃人与契丹人的大战中无丝毫作为,更别提击败吐蕃人、拱卫中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