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节 阴奉阳违
    千夫长终究是新任的千夫长,兵却一直是他的兵。这些兵顺从地放下了手中的兵器,乃木器见状也赶紧将刀收回了鞘,又强迫噶尔海将刀放了下来。

    刘驽盯着呼威的脸,心中生出一丝厌恶,便连此人脸上的麻子和鼻头上的黑瘤,也是看上去分外地碍眼,“呼威,去找郎中看个伤!”

    “右将军,你不能偏袒他!”呼威捂着流血的左眼喊道。

    “从现在起,解除你的千夫长之职。所剩一百多名兵士,归入噶尔海的麾下。”刘驽容不得他得寸进尺。

    乃木器见状赶忙招呼着噶尔海一起上前,两人摁住呼威,将他拖了下去。

    刘驽冲着众兵士摆了摆手,“都退下吧。”他闻见烤肉的香味,“饭好了,你们快去吃吧!”

    苏铭收剑入鞘,他拨了拨柴堆,使得火势更旺,低头说道:“多谢右将军为我解围!”

    刘驽默默地站在熊熊燃烧的柴堆旁,许久后说了一句,“苏少侠,你能活着回来,甚好!”

    苏铭面无表情,他转头望了眼身后的十六名师弟,“人总是要死的,若是我与众师弟的死,能将峨眉派发扬光大,便也值得了。”

    刘驽拿起一根柴,添进了火堆,“峨眉弟子众志成城,发扬光大是迟早的事情。”

    苏铭叹了口气,“是啊,就是冲着这个愿望,我们才来到这草原的。那个柳哥公主确实漂亮,可她并不是我们千里迢迢过来的目的。”

    刘驽点了点头,“我有个朋友说过,人生一世,无非是想风风光光地活着。”

    他没有打算告诉苏铭,这个朋友便是萧呵哒。

    火光映着苏铭清秀的脸,他浅浅一笑,“你这朋友说得对,说得也不对。若是我没有加入峨眉派,在家读书写字度过一生,也是极好的事情。”

    “可你终究没有待在家里。”刘驽抓住了他话中的梗。

    “是啊,我家虽然富裕,但终究抵不过天下大势。若是国家亡了,我这小家也过不下去。正好那时候,我的师尊金顶道长下山招徒,说要以峨眉派之名匡扶朝廷、普济苍生,我头脑一热,便入了峨眉派。”

    “看你的言行举止,就不是普通世家的人。”

    “家父名讳苏墨山,是前宰相谢攸之的门生,曾官至大理寺少卿。谢大人含冤身亡之后,家父便也辞官回乡。在下身上若沾染了点文气,多半是家父熏陶的。”

    这是刘驽第一次从除谢安娘之外的人口中听说谢攸之的名字,心神不禁为之一动,“尊父身体还好吗?”

    苏铭哀叹一声,“家父每日躺在病床上,就差一口气了。他每天都在哀叹,说是谢大人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得到那般悲惨的下场。”

    “你得活下去,回去照顾你的父亲!”刘驽脱口而出,甚至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已经违背了他激发众将士不畏死的初心。

    苏铭摇了摇头,“其实我当日上峨眉之时,其中也有家父的原因。家父说,谢大人一家都为国而死,而他的儿子却每日里在家中优哉游哉。他恨不得早点将我赶出家门,不想让我在家多待一日。”

    刘驽闻言不禁一笑,与眼下哀戚的氛围有些不合,“苏公子确实也实现尊父的愿望了,咱们现在做的事情于国于民都颇为有益。”

    苏铭耸了耸肩,“我现在的所作所为,与其说是为了国家,不如说是为了峨眉派。你知道吗,峨眉派的师父们都是极好的人。”

    刘驽听了他的话后不以为然,他目睹过金顶道长的为人,那是一个奸诈透顶的小人。然而死者为大,他更不能在其亲传弟子面前数落此人的不是,只得“嗯”一声,“凡大门大派,必有其过人之处。”

    苏铭见他不应自己的话,便转了话题,“你的这三个新千夫长,其中只有呼威的功劳是实实在在的。

    “我在敌阵中看得清清楚楚,乃木器只是率兵在吐蕃人的后方捡漏。吐蕃人中有些抓来的劳役,这些人不愿意打仗,一打仗就跑,乃木器专门寻这些人杀。

    “那个噶尔海比他的这个义弟稍微要老实些,然而也只是在吐蕃人的外围绕着转,并没有真打的意思。他带回来的那些头颅,三分之一是斩杀的,三分之二……恐怕是乃木器匀给他的。”

    刘驽听后心中一惊,这两人刚新任千夫长便敢私自串通,简直未将他这个主帅放在眼里。如此让他们继续胡作非为下去,可如何是好。

    他脸色铁青,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处置乃木器和噶尔海二人。

    苏铭看出了他脸上的不快,“别想着再撤这二人的职务了,右将军以后心中多加小心就是了。这千夫长也算个不小的官,若真让个老实人来做,恐怕也压服不了众人,打不了甚么胜仗。乃木器和噶尔海还是能用的,只是你得防好他。”

    刘驽叹了口气,“你说的对,我有一个朋友说过,想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自己就得是个非常狡猾的人。”

    苏铭听后脸色很怪,“你的朋友都很爱说话?”

    刘驽又从地上捡了枝,添进了犹烧着的火堆里,“或许是因为我太笨,所以格外会注意别人说过的有用的话。”他转而说道,“呼威今晚得罪了你,你还能替他说话。”

    苏铭淡淡地回了句,“秉公直言而已,若是我真想帮他,便会在先前你要撤他职务的时候说这话。”

    刘驽决定将心底的话说出,“呼威这个人不恤人命,不是好将官。即便不是因为你这件事,我也会找机会撤掉他。正好也给噶尔海和乃木器这两个人一个教训,告诉他们,这兵马并不是他们家的,由不得他们乱来。”

    柴堆渐渐烧尽,火势渐熄。苏铭招呼着众师弟,一同上前收拾骨灰,装殓于布囊之中。二十七人的骨灰,仅仅装满了一只布囊。

    苏铭用右手仅存的两根手指夹着着布囊,不无自嘲地说道:“没想到人死之后,就剩这么一点儿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