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节 与敌死缠
    他心里明白,重甲骑兵最害怕的便是擅长骑射的游骑兵,这也是他先前找耶律适鲁借用三百游骑的原因。

    然而眼下看来,三百游骑远远地不够用。若是两千人,那还尚可。

    让这些兵士扔下马刀,可以彻底断绝他们用刀近战的想法,并让他们能够自觉地自始至终与吐蕃重骑保持开距离,以弓箭决胜。

    就在兵士们不舍地扔下跟随自己作战多年的马刀的同时,大军后方的辎重车已着了火。

    众军士见状大惊,若是没了这些辎重,恐怕连今晚的吃食也没有了着落。

    刘驽拔出自己的腰刀,掷之于地,“跟吐蕃人拼个你死我活吧,要么被他们杀掉,要么从他们口中夺得吃食!”

    在离他不远处,噶尔海开始下令,命令众兵士拉满了弓弦,将箭矢瞄准向谷地中的吐蕃重骑。

    这些吐蕃人个个身穿四十多斤重的铁制铠甲,必须由两人同时在旁搀扶,方能吃力地爬上马去。

    就在他们中间绝大多数人还未来得及上马之时,山顶上已是箭如雨下,中箭身亡者不下数百。

    噶尔海见状大喜,照这样下去,五千敌首不成问题。他将兵卒分成数批,依次搭弦、朝山谷中射箭,箭雨连绵不绝。

    那些吐蕃人经过一阵混乱之后,逐渐冷静了下来。他们在山谷中寻找地形遮挡,并借机上马,紧接着一队接一队地冲出了山谷,直奔山顶而来。他们一个个眼睛通红,要找山顶上这些杀了他们兄弟的契丹人报仇。

    刘驽居高临下,将局势看得明白,他赶紧叫来那三百轻骑的头领,“你们弓马娴熟,由你们在前面寻找有利地形,我们跟在后面。”

    那三百轻骑的头领得令后,率队策马疾奔,直冲那些吐蕃人而去。在距离那些吐蕃人仅有百步时,他们突然转弯遛开,同时手中不忘弯弓搭箭,瞄准了这些冲上来的吐蕃人的马匹下肢射去。

    这些吐蕃重骑马匹的甲衣呈片状,仅护及马腹,马的下肢显露在外,无法抵挡弓箭的袭击,不断有马匹中箭倒下。坐在马鞍上的重甲骑兵也随之落地,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身来。

    噶尔海见状大喜,命令众兵士跟着学。两千多人纷纷有样学样,凭借地形之利,遛起这些吐蕃重骑来。

    与此同时,乃木器紧张地观察着四周的敌势,一旦有吐蕃人接近过来,他便赶紧发出了警讯,提醒兵士们避开。

    四万多吐蕃骑兵彻底被激怒了,他们分成数队,直朝刘驽本阵包抄了过来。刘驽耐住性子,等至敌方接近至一百余步时,命令众将士往与战场所在相反的方向撤退。

    这或许是噶尔海从军以来所获战果最大的一次,他显然是已经杀出兴致来。他自告奋勇地要求负责断后,同时不停地组织兵卒弯弓搭箭,瞄准向那些追在最前头的吐蕃人射去。

    不断有吐蕃人的马匹被射伤倒地,将它们背上穿着重甲的主人重重地摔下,人嚎马嘶声此起彼伏。

    噶尔海望着这些落地的吐蕃人,只恨得拍大腿,“右将军若是让我们留下马刀,我们定能冲上去割了这些人的脑袋!”

    乃木器及时地给他泼了冷水,“大哥,若是你冲上去割那些人的脑袋,那你的脑袋马上也会被紧接着冲上来的吐蕃人割掉。”

    噶尔海听后醒悟过来,他哈哈大笑,“二弟,你何必认真,我只是说说而已。”

    他转头看见呼威跟在身后并不射箭,便问道:“三弟,你不想立功了?”

    呼威的瞎眼上已经蒙了块布,然而仍能看清他满脸的横肉在抽动,鼻头上的黑瘤子竟有些发红。他愤怒地说道:“哼!立功有个屁用,主帅还不是只听那些小人的!”

    乃木器一听忙道:“嘘!三弟,你小点声,若是让主帅听见了可不得了。”

    呼威浑不在乎,“他听见便听见了,反正老子说的是实话!”

    那边刘驽在紧张地观察战场上的形势,他见追上来的吐蕃人越来越少,心道:“不好,吐蕃人定是识出我们的计策了。他们只派出小队人马来追,大部分人应该已经回去了。”

    如此,他牵制的意图便已失效。

    他迅速作出决定,命令噶尔海带领将士们往旁散开,呈月牙之形回头推进,将追过来的那些吐蕃人包围在其中。

    这些吐蕃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没有想到这些契丹人竟然敢回头反扑。很快,这些人毫无还手之力的近战铁骑纷纷被射落坠马。

    噶尔海见周围再无吐蕃人,便拔出腰间的匕首,欲下马割这些人的脑袋。

    乃木器见状急忙制止,他指了指远方,“大哥,你看,主帅似是有事儿要找你!”

    那边刘驽果然冲着噶尔海吼道:“别放过那些逃跑的吐蕃人,带兵追回去!”

    噶尔海听命后急忙率领众将士快马加鞭,向那些撤回的吐蕃人急追过去。

    那些吐蕃人没有料到,这些契丹人竟是如此地难缠。一来二去之间,损失了不少马匹。

    如此一来,他们可以冲锋的铁骑损失了不少,竟有千许。

    然而对于一支多达四万人的吐蕃铁骑来说,这个数目仍是九牛一毛。

    吐蕃人对这支“打了就跑、撤回又追”的契丹小股人马直是无法。双方你来我回地玩着猫捉耗子的游戏,直是持续了数个时辰。

    刘驽的目的只有一个,他要牵制住这支吐蕃人的致胜利器,让它远离战场之外,最大程度地为耶律适鲁创造翻盘的机会。

    在与吐蕃人你追我赶了二十多里地后,他又一次等到吐蕃人往回撤去,属下的噶尔海便习惯性地下令兵士们回头追赶。

    只是这一次,这些吐蕃人学得乖了。他们不再想着回头反击,只顾蒙着头往前逃。刘驽在追出十几里地后,便觉着有些不对劲,便赶紧命噶尔海停止追击。

    正在此时,上万名吐蕃弓骑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将箭头对准了他们。

    乃木器见状大吃了一惊,喊道:“有包围,大家赶紧往后撤!”

    这确实是个聪明的人,将一场后撤组织得井井有条,从头到尾并未有大的慌乱发生。

    刘驽策马在军中驰骋,命令后方的兵士不断射箭,掩护前方的兵士后撤。如此依次轮替,全军人马陆续往后撤去。

    乃木器皱着眉头,一边撤退,一边清点人数,生怕超过了五百,以至于被主帅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