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五十节 局变如棋
    正在此时,不远处的几里地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鼓声,三紧两慢。而那里,应该是吐蕃人与耶律适鲁大战的主战场所在的方位。

    刘驽听过这种鼓声,它来自于吐蕃人的军阵中。早在他们发动第一次铁骑冲锋时,便响过这种熟悉的节奏。

    仓嘉措终于要召唤这支杀手锏重骑了!

    而刘驽的念头只有一个,那便是拖住这些铁骑,他转头对噶尔海下令道:“回军,去追他们!”

    噶尔海一脸为难,“右将军,他们有埋伏!”

    刘驽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斩钉截铁,“不行,那也得追!”

    噶尔海无奈之下,只得命将士们回头猛追。这一次,他不再担心自己能不能完成五千敌首的任务,而是在担心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

    然而他终究不是个孬种,否则当初也不敢从三千人中站出来,带头视死如归地冲锋。

    两千多兵士在他的率领之下绕了个圈子,避开了吐蕃人的弓手包围圈,复又朝那些铁甲重骑追了过去。

    那些吐蕃弓骑见状一愣,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些好不容易才逃脱的契丹人竟又不顾死活地折了回来。他们醒悟过来后,纷纷吼叫着急围了过来。

    刘驽命令乃木器负责断后,噶尔海率军在前,而他自己则在密切地观察着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

    他命乃木器设了一次伏兵,以牺牲二百多人为代价,围歼了一次追击的吐蕃弓手。

    一路上,乃木器又故设疑兵,终于与后方的追兵拉开了距离。

    刘驽这才能又一次集中精力,紧赶慢赶,终于追上了前方的吐蕃重骑。

    然而时候已是有些晚了,这支吐蕃人的重骑正在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已经到达战场的边缘。

    战场中,耶律适鲁已经按捺不住,那座摇摇欲坠的由篷车拱卫的孤岛中,苍凉的军号声阵阵响起。

    刘驽听出这号角声的含义,明耶律适鲁在召唤他所有的人马参战。

    不过一会儿时间,潜藏在草原各处的契丹人马从四面八方赶来,向战场中央的吐蕃人大军发动冲锋。

    即便如此,这些衣甲单薄的契丹人远不是吐蕃重骑的对手,面对一路推进的吐蕃铁甲,他们手中的马刀失去了用途。这些吐蕃重骑个个手持数丈长的长矛,借助马匹的冲劲,将沿途遇见的契丹人刺起,横挑至半空。

    骇人的景象,惊得不少契丹将士大为失色。这些八部人马开始退却,往战场中的那座金碧辉煌的孤岛退了回去。

    与此同时,吐蕃人的战意却愈加旺盛,耶律适鲁贴满金箔的宫殿篷车穹顶,已经被他们视作囊中的战利品。

    这支吐蕃重骑的介入,急剧地改变了战场上的局面。形势立刻变得对耶律适鲁极为不利,在大多数人看来,吐蕃人称霸草原或许只是明日的事情了。

    “不,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刘驽用左手抹了抹额头,满手是汗,接着回头向乃木器询问,“咱们的人还剩多少?”

    “禀报右将军,损失了四百七十八人。”乃木器小心翼翼地回道,若是再死二十二名兵士,他便不再能完成主帅下达的命令。

    “很好,你的任务已经达成。”刘驽毫不犹豫地说道。

    乃木器吃了一惊,他没想到主帅这么轻松地便让自己交了差,“多谢右将军!”

    “先别忙着高兴,继续往前冲,死多少人都没有关系!”刘驽命道,他竟下达了与先前截然相反的军令。

    “右将军,前方可是主战场,咱们就这么点人……”乃木器十分地为难,噶尔海在他身旁更是不作声。

    “不要顾忌,咬住这些吐蕃人的重骑,不给他们进攻的机会!”刘驽没有注意到,因为一腔战意,他的脸色已是涨得黑中透红。

    他明白像乃木器、噶尔海这样的人,只要给足够的好处,还是能够效死力的,于是说道:“你们也知道,此战的胜败对可汗来说有多重要。若是能胜,你们的前途绝不是一名千夫长而已,便连万夫长也是有希望的。”

    噶尔海和乃木器满脸兴奋,然而他二人还未说话,一边的呼威听后竟热情高涨,“我,我也要去!”

    他心中只有一个目的,这次若是能立下汗马功劳,将说不定真能被可汗封为万夫长,。身为万夫长,他麾下的将士会比这个右将军还要多出一番有余,到时候他定要狠狠地羞刘驽一羞。

    只是此等粗人的一切心思都放在脸上,刘驽经过耶律适鲁和萧呵哒等人的熏陶,虽说远不是人精,但怎能连呼威这点小算盘都看不破。

    然而他对此并不介意,恰好相反,呼威的这种热情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宛若饥渴时遇上甘泉,正是他所需要的。

    他当即应允下来,“呼威,给你五百人马。不管你想甚么办法,只要能拖住这支吐蕃重骑便成。”

    呼威皱了皱眉头,“五百人太少,我要一千!”

    刘驽见他犹不满足,心中十分生气,“你干脆将所有的人都带走算了!”

    呼威没听懂他在说气话,大喜着说道:“好,那我这就带人去!”

    刘驽扭过头,不肯再看他。他心中好生后悔,自己不该说这气话,毕竟主帅当为将士们的表率,一言得有九鼎之效。

    苏铭见他为难,便默默地策马跟了上来,“派我去吧,我只要五十人。”

    刘驽听后非常吃惊,“五十个人怎么够,况且以你的伤势,恐怕做不到这些。”

    苏铭笑了笑,指着身后的一匹孤马,马背上仅驮着一件中间圆圆地隆起的甲衣,“有它在就可以!”

    刘驽当然知道,甲衣中包裹的是七伤老人那刀砍不烂的头颅。他的眼睛顿时瞪得很大,“你的意思是要拿它……”

    “是的。”苏铭不等他说完便答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那五十名兵卒只需护送我到那些吐蕃重骑的阵前即可。之后便可以撤回来,无畏的牺牲没必要去做。”

    刘驽心中犹豫不决,“你真的要去?你的伤可没有好。”

    苏铭灿烂地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即便瞎了一只右眼,他的笑容依然明媚,“难道不真去,还开玩笑不成?反正要死的人,一点伤算甚么”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遗憾的事情只有一件,最终还是没能和你喝上一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