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节 铜马之疾
    铜马挺起头,怒道:“十六年!我等了十六年!夔王他老人家因我义父万般请求,才将六合刀法的最终奥义传授给了我。我绝不能辜负了他老人家!”

    刘驽眼中闪过一丝同情,“虽然我不懂你的六合刀法,但以我对医道的理解,你的这门武功应是极为伤身。你额头上虚汗淋漓,应是肝肾亏虚之迹象。若继续修习此功,只怕后果严重。”

    铜马听后冷笑一声,“不痛筋骨,又怎能承受天降之大任,总比你一个废人筋脉寸断的要好。你们这些懦夫,怎能懂得至高武学中的道理!”

    刘驽听后心中怒气丛生,他毕竟年轻气盛,无法当面接受这种侮辱。

    就在他琢磨着该怎么回敬铜马之时,谢安娘从他的背后走出,伤心地说道:“田凤,你性格都变了,记得以前你从来都不会对着我凶的。”

    铜马一听大怒,他手出如影,直朝谢安娘抓去。

    刘驽急忙扑身去挡,然而哪里来得及。铜马左手紧紧扣住了谢安娘的咽喉,“以往我不会对着你凶,那是因为你身怀朝廷密命,我愿意惯着你。可是如今,你将朝廷的事都坏光了,我心里再不能容你!”

    谢安娘急喘了几口气,眼泪汪汪地望着他,“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铜马眼中一黯,目光转而落到了地上,“是……真的,怎么不是真的。我一直都讨厌你,心里从来都没有……没有过你。”

    说完最后这一句,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松开了谢安娘的咽喉,“看在你我这么多年的情份上,我今日暂且饶了你一条性命,往后若再如此,绝不轻饶!”

    紧接着,他转身将刀身对准了刘驽的脖子,刀尖越压越紧,刺破肌肤后直流出血来,“安娘我可以放过,但你不可以。既然你已经得知我痊愈的秘密,那你便必须死,抱歉了!”

    刘驽双眼紧盯着他的脸,“夔王究竟给你派了甚么秘密任务,才让你变成这样?”

    铜马将刀尖又往前推进了一分,“我劝你这种事还是少管为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刘驽将双手往旁摊开,以示不欲反抗,“可是你若是杀了我,反而会乱了朝廷的大局。吐蕃人若是胜了,那中原也岌岌可危。”

    铜马鄙夷地看着他,“刘驽,别将自己看得太高了,这一仗都是耶律适鲁的功劳,你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双手紧握刀柄,将刀刃居中对准了刘驽的眉心,“我会让你死个明白。以往我愿意饶过你,仅是因为你对朝廷有用。但是你如今经脉寸断,手无缚鸡之力,我也就再无留你的必要了。”

    他双手高抬,将刀刃举高,要一刀劈下。

    此时,他脑后传来瓦罐碎裂的声音,紧跟着他的身子软软地瘫了下去,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谢安娘望着满地的热水和碎瓦罐片,眼神有些惊慌失措。她蹲下身子,检查铜马脑后的伤势。

    在确认自己并没有将其砸伤后,她的神色方才稍稍安定下来,抬头对刘驽说道:“你快些走吧,再不走命都没了!”

    刘驽望了眼地上昏迷的铜马,对她感激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谢安娘不承谢,她脸上露出一丝悲意,“快些走吧,再晚了就来不及了,他武功底子好,很快就会醒过来。”

    然而刘驽没有走,他从帐篷的角落里寻来一根麻绳,将铜马五花大绑。

    谢安娘没有阻止,而是静静地看着他。她知道,此人并没有加害铜马的恶意。

    刘驽绑完铜马后,接着打了个结实的绳扣,又用手拉了拉,以判断是否牢固。

    他决定想办法将铜马送走,“你跟着铜马一起返回中原吧,留在这里只会更加危险。若是我没有猜错,夔王留给铜马的任务应该是,在恰当的时机,干扰耶律适鲁选择他的汗位继承人。”

    谢安娘坐到榻上,迟迟不语,良久后方才说道:“即便我想要离开这草原,又哪里有那么容易!耶律适鲁一直担心有人走后会把军中底细告诉那些吐蕃人,他绝不肯放走哪怕一个人的。”

    刘驽听她这般说,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玉鹤真人,耶律适鲁不是一直说要让崆峒派用钱赎回他吗?既然他能走,那么你们也能走。”

    谢安娘叹了口气,“算了吧,崆峒派一直没有派人来接这个玉鹤真人。眼下铜马只是假疯,可这个玉鹤真人怕是要真的疯了。他一个糟老头子,又武功尽失,在这持强凌弱的草原上,只怕过得不会太好。”

    刘驽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要么我去找耶律选帮忙,这个人应该还是说话算话的。”

    谢安娘摇了摇手,“千万别找他,这个人是个武痴,若是他得知铜马练了新武功,哪里还会放铜马走,定要等到铜马练成武功后再与其比试一番不可。”

    对于谢安娘的看法,刘驽无法否认,“看来路只有一条,我明天再去找一次耶律适鲁,向他说明其中的利害,让他允许铜马离开。”

    他指着铜马胸前的檀中穴,对谢安娘说道:“你点一下他的檀中穴,用三分力道即可。”

    谢安娘有些犹豫,“这可是大穴!”

    刘驽望了她一眼,看得出,尽管铜马屡次伤害了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仍然对其心存关怀。

    “放心,不会死人的。”刘驽道。

    ……

    第二天一大早,刘驽便起身去见耶律适鲁。

    耶律适鲁正站在桌前思索,见他来了便说道:“刘将军,经过清点,昨天吐蕃人死伤三十万有余。其中绝大多数是自相踩踏而亡,中刀中枪者仅六万有余。”

    “吐蕃人经过这一战后,恐怕再也恢复不了元气了。”刘驽接道。

    耶律适鲁对此不以为然,“也未必,他们还有二十多万人,仍比我们多出许多。人马一少,他们的粮草供应也随之缓减,不再那么紧张,恐怕他们比起先前还更能耗些。”

    刘驽睁大了眼睛,“如此旷日持久地打下去,难道他们吐蕃国内不会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