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节 林海雪原
    乃木器和噶尔海二人见主帅神情坚决,便不敢再坚持,悻悻地退下。

    军中哗然一片,没有人能想到右将军的军令真会这般严格,并且兑现得如此之快。

    这条不容违抗的军令,好似暴风骤雨一般,将众将士浇晕在了原地。

    正如《六军镜》所言,万战之首在于练兵,兵不严,则战必败!

    刘驽不管这些人的反应,他拨转马首返回了谢安娘的帐篷。

    经此一事后,右军纪律严明,军容整肃,在耶律适鲁麾下的契丹八部中名声鹊起,此是后话。

    …

    战事果真如耶律适鲁所料,吐蕃人并没有撤走,仓嘉措选择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与契丹人继续厮耗。双方在草原上展开了角逐,连打了数个月的战。

    刘驽没法忘记萧夫人曾经说过的话,他曾经派出数批斥候到吐蕃人大军的附近,探察那夔王和李菁的下落。几番下来,一点音信也无,却将手下原本怯懦的斥候训练得个个精明强干。

    到了寒冬腊月,双方的战场转移到了绵延无尽的乌兰达坝林海。一场纷飞的大雪连下了三天三夜,广袤的森林变成了无边无际的银色雪原。

    蛇熊冬眠,鸟兽灭迹,万籁俱寂。

    刘驽掀开帐篷的帘子,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他朝手上呵了一口气,又搓了搓手。

    谢安娘从背后给他披上了一件皮袄,笑道:“小心着凉!”

    刘驽客气地回了一声,“多谢!”

    他曾数次想着搬出谢安娘的帐篷,但都被耶律适鲁拒绝。

    耶律适鲁明言,若是没有刘驽在旁监督,他下一刻便会将谢安娘重新投入笼车。因为这是个危险的女人,在契丹八部中仍有着数不清的仰慕者。

    刘驽在齐至大腿根部的雪地里艰难地跋涉,巡视麾下各个营帐里将士们的状况。

    他远远地看见雪地里有一个苍老的人影在四处走动,其人左手端着簸箕,右手持着铲子,似是在寻找些甚么。

    他走近一看,原来是玉鹤真人趁着清早正在捡羊粪蛋蛋。

    玉鹤真人对身后突然出现的刘驽有些吃惊,“哦,右将军是你?”

    “嗯。”刘驽淡淡地答了一声,“你怎么在这里捡羊粪?”

    玉鹤真人嘿嘿地干笑了一声,“这羊粪蛋蛋晒干了后可用来烧火,热得时间忒长。我眼光好,捡的羊粪个头儿大,各个营里的将军老爷们都很喜欢。”

    刘驽见他沦落到如此境地,不禁唏嘘道:“道长,早知如今,你又何必当初!?”

    玉鹤真人不承他的话茬,“右将军,你可想要些干羊粪。三日前我赶在下雪前刚晒干了一袋,要么下午就给你送过来?”

    刘驽摆了摆手,“不用了,你去送给别人吧。”

    他向远处招了招手,一名亲卫看见后,牵着马小跑了过来。

    随后他翻身上马,召集了一队将士,在雪地里寻找吃食。找了半天,他们仅在三尺多深的雪下掏到十几个松鼠们用来埋藏松子的地坑。最终到手的松子,也没装满一只小皮袋。

    他皱了皱眉头,这点东西只怕连填饱一个壮点的汉子都难。军中粮草早已匮乏,如此下去绝非长久之计。

    想到这,他吩咐众兵士回营,自己骑着马赶去了汗王大帐。

    下马后,他将马交给了帐外守护的汗王亲卫,只身闯入了帐中,“可汗,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人恐怕坚持不住。没有了吃的,人还怎么打仗。不等吐蕃人打过来,我们自己都已经饿死光了!”

    耶律适鲁静静地看着眼前跳动的炉火,任由这个少年在一旁发泄怨气。直等到刘驽说完后,他方才开口,“吐蕃人那边你可曾派人去打探过,他们的粮草还剩多少?”

    刘驽脸上忧色不减,“他们有从吐蕃和西域运来的源源不断的粮草,哪里像我们,背靠着乌兰达坝林海,甚么吃食也寻不见。”

    耶律适鲁从火炉旁站起身,咳嗽了几声,“也未必,雪下得如此之大,外面的粮草难以运得进来。”

    刘驽不认同他的看法,“只要吐蕃人派出足够多的人马,就一定能想办法将粮草带进来!”

    “是啊,足够多的人。”耶律适鲁笑道。

    “足够多的人。”刘驽喃喃地跟着念道,他猛然醒悟过来,明白了耶律适鲁话中的含义。

    既然吐蕃人需要派足够多的人去运粮草,那么他们营中所剩之人一定不多!

    他急匆匆地向耶律适鲁告别,“感谢可汗的指点,我这就派人去打探吐蕃人军中的虚实。”

    “不用急,我再给你三万军马!”耶律适鲁从背后喊住他。

    他一下子愣住,有些措手不及,“可汗给我这许多军马,是让我现在就去打那些吐蕃人吗?”

    “时机不等人!”耶律适鲁缓缓吐道,“你带着三万人打前阵,我率领其余人马随后就到!”

    说话的时候,他的右脚不慎踢中火炉上,身子差点摔倒,他不得不自嘲道:“人老了,真的没用了!”

    …

    雪海茫茫,十万契丹铁骑在银色的大地上驰骋。在他们目光可及处,可以看见吐蕃人的大营中,那些兵卒们已经惊慌失措。

    这些人显然没有料到,些契丹人竟会在雪天施展突袭。

    刘驽带领乃木器和噶尔海二人向前冲锋,这二人刚被任命为统领这三万军马的万夫长,心中的锐气正足。他们带领着麾下人马一阵急冲,恨不得下一刻就踏平吐蕃人的大营。

    战事出乎意料地顺利,在十万契丹铁骑的四面合围之下,吐蕃人的防线很快崩溃。

    刘驽一挥手,数百名弓手点燃了火矢,齐齐往吐蕃人的营帐射去。

    火光四起,黑烟冲天,彻底打乱了吐蕃人的军心。在伤亡万余之后,剩下的六万多人选择了投降。他们齐齐跪倒在雪地中,高举双手,膝前放置着自己的兵器。

    刘驽的人马作为大军前锋,位处与吐蕃人作战的第一线,这些吐蕃人马理所应当由他来受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