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六十节 篝火醉斗
    刘驽摇了摇头,“不用了,可汗应是从山上向下发动冲锋的,他占了极大的地利,即便兵少,短时间内也不会吃亏。”

    他向不远处吐蕃人营地后方的山脚下望去,只见有一处石壁看上去黯黑而幽森,便率军前往。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涵洞。洞内黑暗无光,似是没有尽头。

    他翻身下马,从亲卫手中接过火把,弯下腰细察脚下的地面,只见有车轮压过的痕迹,于是转头向乃木器问道:“你看看,这像是甚么车压的?”

    “粮车!”乃木器的回答十分肯定,他曾经在粮草队做过仆役,对这种车辆十分熟悉。

    刘驽据此推测,既然洞内有粮车经过,那么此洞势必然是通的,并且是通向山的另一边!

    他见洞内逼仄,空间狭小,随即传令下去,命所有人牵马步行,依次陆续通过。

    考虑到后方洞口若失,己方不仅退路断绝,同时还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他派亲卫去通知耶律选,请其务必守好洞口,不能让吐蕃人派出的奇兵夺了去。

    涵洞并不长,他率军走了不远,渐渐已能够看见前方另一头洞口处射来的光线。

    然而面对眼前的情形,他并不敢盲目乐观。如今他已算得上是个熟读兵书之人,懂得各种兵家所忌之事——若是吐蕃人事先埋伏在前方狭窄的洞口,则必能起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效。

    到那时,他麾下别说是三万人马,即便是三十万,恐怕也攻不出洞去。到头来,只会落得平白死伤人马无数。

    想到这里,他派出几名斥候前去打探。

    不过一会儿时间,斥候回来禀报,“启禀右将军,可汗早已派人夺下了前方的洞口关隘。留下的守军向我们转告了可汗谕令,说是您只管放心进军,其余事情一概不用担心!”

    听了斥候此言,刘驽心中暗自佩服,他没有想到耶律适鲁早在他之前已经想到此事,并且布置得如此妥当。

    既然已无后顾之忧,他随即下命后方将士加快行军。待他冲出涵洞之时,一片杀声震天的血红战场映入了他的眼帘。

    屠杀,纯粹的屠杀!

    契丹人在他们伟大的可汗的指挥下,在战场上驰骋厮杀。

    苍天之下,吐蕃人节节败退,血流成河。

    “杀!”刘驽拔出了鞘中马刀,发出喉底的喊声。

    三万多右军人马冲入了战场,从侧翼撕开了吐蕃人的阵型,在他们中间纵横穿插。

    吐蕃人本已只是在苦苦支撑,现在多了一支契丹生力军进入战场,他们再也坚持不住,阵型一碰即散。

    那些吐蕃兵卒见战局不妙,纷纷掉头逃跑,哪里还管他们押来的粮草辎重,皆是丢弃不顾。

    噶尔海欲要乘胜追击,却被刘驽阻住。他心有不满,埋怨道:“右将军,这可是立功的大好机会啊!”

    “那些吐蕃人的阵型虽然看似纷散,但散而不乱。咱们若是贸然追击,只怕不可行。”刘驽摇头说道。

    他命令麾下将士下马,去搬运那些吐蕃人丢下的粮草辎重,同时自己骑马前去跟耶律适鲁会面。

    或许是因为又赢下一仗的缘故,耶律适鲁枯槁的面庞看上去气色不错,他的两颊竟泛起红晕来。

    他见刘驽骑马跑来,便冲着其点了点头,“不错啊,刘将军,懂得进退有度了。仓嘉措的这次退兵有些蹊跷,你若是追上去,恐怕要吃大亏的。”

    刘驽见自己的预测被验证,心中颇为欣慰,与此同时他在想着另一件事儿,“可汗,这尕丘之地咱们可要留兵驻守?”

    依他之见,这尕丘地处险要,并且在冬季里气候温和,可以养马,实乃兵家必争之地。己方若是将这块地盘牢牢掌控在手中,那在与吐蕃人的战争中,必能掌握主动之势。

    耶律适鲁否决了他的提议,“不留人了,带上粮草辎重出发,所有人都退回去!”

    他仍然收缴了那些俘获的吐蕃人的马匹和兵器,将他们远远驱逐到了尕丘之外。此后又命人用土石堵塞了连通山脉两侧的涵洞,将吐蕃人残留的营地一把火烧光,随后便率领大军退回了大雪茫茫的乌兰达坝林海之中。

    这一夜,依契丹人的习俗,照例又是一场篝火狂欢。

    跳舞,歌唱,喝酒。

    刘驽喝了很多,比所有的人都要多。与此同时,他的脸上还挨了一拳,是耶律选下的手。

    耶律选当时已经喝得大醉,他抓住刘驽的衣领吼道:“为甚么你会筋脉寸断、武功尽失?为甚么你不给我一次赢你的机会?”

    刘驽也有几分醺意在头,他见耶律选揪着自己的衣领不放,于是心中恼怒,双手在耶律选的胸膛上狠狠地用力一推。

    耶律选竟然没有运起真气抵抗,整个人摔倒在了雪地里,满身是雪,狼狈不堪。

    他没有生气,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有了,我也不用武功,咱俩拼拳头!”

    他爬起身,冲过来对准刘驽的脸便是一记老拳。

    剧痛之下,刘驽当然不肯饶他,施展开他在午沟村时就已熟谙的王八拳。

    耶律选招架不住,疼得嗷嗷直叫,往后一个趔趄,又一次摔倒在了雪地里。

    刘驽趁势扑上,将他压倒在地,挥拳便打!

    耶律选直喊饶命,“哎哟,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

    刘驽喝得迷迷糊糊,也记不清自己究竟打了耶律选多少拳,只记得自己最后是被很多人合力拉开的。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记得。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是躺在了谢安娘帐篷内他自己的榻上。

    谢安娘见他醒来,便扶着他在榻上半坐起身,又端过来一碗蜜水,笑道:“你可真够狠的,耶律选被你打得整个脸肿得像个猪头。”

    刘驽听后一愣,“我下了那么重的手?”

    谢安娘坐在了榻边,掩嘴噗嗤一笑,“可不是,还好耶律选没用武功,否则你讨不了好去。”

    刘驽接过蜜水,饮了一口,“他倒是个说话说话的人。”

    随后他向谢安娘问了时辰,原来自己睡了不多久,此时仍是深夜,大约四更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