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节 风云变幻
    正在此时,一名右军特使带着主帅的密信急匆匆地过了河,言称是奉了右将军之命,必须亲见可汗。  此人被汗王亲卫们暂时拦在外面,等待可汗的处置。

    乃木器站在可汗身后,劝道:“大汗,那刘驽定是重压之下想要退军,大汗可千万别上了他的当,依属下之见,他的这个特使大汗还是别见了。”

    其余的契丹勋贵和宿将跟着一阵附和。

    “是的,大汗,乃木将军所言有理!”

    “我也赞成!”

    “右军主帅竟想临阵退却,这可是杀头的死罪!”

    耶律适鲁面似沉水,作为一言九鼎的契丹可汗,他并不需要顾及别人的意见,“传我命令,召见右军特使!”

    众汗王亲卫听令后,赶紧给那名右军特使让开一条道。那名右军特使驰马直入,在可汗面前翻身下马,匍匐在尘土之中,双手高举一封由主帅刘驽亲自书写的密信。

    一名汗王亲卫从其手中接过密信,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可汗的手中。耶律适鲁揭下封口的蜡印,取出信来。乃木器站在他的身后望眼欲穿,想看一眼刘驽遣使送回的这封信上究竟写着甚么。众多宿老勋将心中与他有着同样的想法,皆是死死地盯着可汗手中的这封密信。

    信纸上的字极小,只有耶律适鲁本人可以看清。他微微一笑,想必是那刘驽早已料想到了此刻的情形,于是作出了这个应对之策。

    密信总共只有一句话,“彼军似有异动,无论右军如何,可汗须按兵不动,切记,切记!”

    耶律适鲁折起信纸揣入怀中,对马前尘埃中的右军特使说道:“你带话给刘将军,他的任务完成之后,若有危险随时可以后撤到本阵中来。”

    那名右军特使得令后飞身上马,朝河的彼岸疾奔而去,仿佛他即将奔赴的地方并非修罗战场,而是一片欢土乐园。

    耶律适鲁淡淡地瞅了眼自己的这些属下,“右军的一名普通小卒都能做到如此视死如归,你们的部下能做到吗?”

    在伟大可汗的质问之下,众人寂静无声。一只草原上的苍鹰他们头顶上方盘旋,在出一声长鸣之后,苍鹰往乌尔吉木伦河的彼岸振翅飞去。

    河的那边,吐蕃大军已经展开进攻,数不尽的箭矢从其阵前大盾后方射出,以乌云蔽日之势向右军将士袭来。

    在噶尔海的组织下,右军将士纷纷举起一种特制的铁盾牌。这种铁盾牌质地轻巧,遮挡面大,可以有效抵御敌军的飞矢对骑兵及他们身下马匹的伤害。

    一轮箭雨之后,右军阵型不乱,区区两万人在眼前庞大的吐蕃怪兽面前,倔强得令人称奇。

    箭雨过后,五十万吐蕃大军在席卷而来。

    刘驽眼见彼军狂冲而来,声势直如泰山压顶。他不动声色,命身边的随从往下下达军令,“准备布‘小飞鹰之阵’!”

    小飞鹰之阵,是他三年来将《六军镜》书与实战结合,创造出来的一套新阵法。顾名思义,还有‘大飞鹰之阵’,但是那套阵法眼下仍是机密,并不适合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出来。

    这小飞鹰之阵共有三种变化,飞鹰之始乃是“鹰卵”。两万右军将士在大敌当前之际急整合,他们向阵内缩聚,紧紧团在一处,正似鹰卵之形。在“鹰卵”的外围,两千持盾手守护,坚如铜墙铁壁。

    在仓嘉措的命令之下,五十万吐蕃大军绕着这枚“鹰卵”不断动冲击,区区两万人的“鹰卵”,顿时成了陷入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

    乃木器远远地眺望向远方的战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在吐蕃人巨浪滔天的攻势之下,右军这座孤岛迟早会被吞没,而他一直嫉妒并忌讳的那个人终将死无全尸!

    想到这,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转头望向他在八部中的那些“盟友”们,这些人与他一样,无一不是喜笑颜开。

    乌尔吉木伦河的北岸上到处都是吐蕃人的身影,这些吐蕃人骑马嘶喊,像一处巨大的漩涡在草原上飞旋转。而漩涡的中心,正是刘驽率领的右军“鹰卵”。

    这些吐蕃人本想通过围困契丹右军,来引诱耶律适鲁渡河。可耶律适鲁按兵不的异常举动,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一时间,吐蕃人没有更好的法子,只得继续力啃下那粒顽固坚硬的“鹰卵”,却迟迟未敢派人渡河进击。

    与此同时,这位草原可汗令人惊奇的冷静,也让他的一众属下诸将摸不着头脑。他闭目沉醉在战场上的暮风之中,侧着耳朵,似在倾听来自远方的声音。

    许久之后,他干裂的嘴唇微微动了动,“那些人来了,准备迎击!”

    诸将听见他的这句话后,纷纷转头望向身后。

    在契丹大军本阵的后方,另一支吐蕃人的军队从远处的地平线处疾驰而来。彼军前部,有一幅金黄的巨帜迎风飘扬,暗示着主帅身份的不同凡响。

    “是吐蕃老王亲自来了!”有人失声喊道。

    八部人马赶紧调转马头,准备迎敌,仅留下少量人马警惕后方仓嘉措的大军。

    耶律适鲁长吐了一口气,正是刘驽那封至关紧要的密信,使得他免于遭受被吐蕃人前后夹击的命运。

    乌尔吉木伦河的两岸杀声震天,只有河水依然在静静地流淌。乌尔吉木伦河作为草原人的母亲河,已经这般静静地流淌了成千上万年,见证了无数的厮杀和鲜血。草原上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雄起,唯有这条河流亘古不变。

    刘驽麾下右军组成的“鹰卵”,承受了仓嘉措大军的重重攻击。在鹰卵阵型的中心处,谢安娘的鼓架高高支起。她挥动鼓槌,汗挥如雨,两万右军将士在这位倾国倾城的美人的激励之下士气振奋。

    不断有吐蕃人冲来,不断有吐蕃人倒下。

    刘驽静坐在马背上,夕阳西下,炫目的红光映得他的背影魁梧异常。右军中没有人敢打扰这位主帅,即便噶尔海也不例外。任谁也清楚,此刻主帅定是在观察战场上的风云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