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节 小飞鹰阵
    一个时辰过后,刘驽传下军令,“变阵!”

    两千长枪兵和持盾手顶着吐蕃人的压力,分别从“鹰卵”的两侧冲出,排成前后相护的密集之阵。  此即小飞鹰之阵的第二式,“翅起”!

    两只朝外伸出的“鹰翅”绕着右军本阵急旋转,如同两把锐利的快刀,无情地斩杀一切胆敢接近的吐蕃敌军。

    在尸山血海之前,吐蕃人开始慢慢失去他们的锐气。他们的集结进攻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对契丹右军阵脚冲击的力度越来越小。

    刘驽翻身下马,登上本阵中央的鼓架,放眼眺望向乌尔吉木伦河的南岸。望着对岸的战况,他凝重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果然不出他所料,那支从后方偷袭的吐蕃人并不是耶律适鲁的对手,这场战争的局势已经开始向契丹人倾斜。

    鼓架之上,除了他和谢安娘之外,仅左右立有持盾护卫的保忽吉和隆泰二人。

    他望了眼身边的谢安娘,“你辛苦了!”

    谢安娘微微一笑,“你也不轻松。”

    他快步走下鼓架,继续下达他的军令,展开第三次变阵。

    阵型前方的盾牌手听令后纷纷往旁让开道路,一队队铁骑从阵中冲出,往前杀开一条血路。两万右军将士纷纷上马,紧跟其后,往前推进。

    此乃小飞鹰之阵的第三式,“冲天”!

    谢安娘命几名兵士将战鼓放上车,由战马拉着飞奔。她翻身跃入车中,擂鼓不止。不断有吐蕃人想用冷箭射她,皆被两侧护卫的保忽吉和隆泰二人持盾挡开。

    吐蕃人的骑兵疯狂地冲向这辆象征了契丹右军士气的鼓车,却在右军将士的奋力护卫之下,纷纷死在了鼓车所过之处的两旁。

    鲜血随之飞溅,映上了战鼓的皮面,染在了谢安娘的衣襟上。夕阳之下,战鼓与美人同存,展现出一种别样的壮丽和娇媚。

    战场上的局势本就出乎吐蕃人的意料之外,契丹右军骤然反守为攻的举动更是令他们吃惊。

    这些契丹人根本不像是要冲出重围,他们只想在吐蕃人的内部捣乱。他们每到一处,吐蕃人的阵型便随之大乱。

    或许就连仓嘉措本人也没有想到,他会被这支仅有两万人的吐蕃右军绊住手脚,以至于滞留在了乌尔吉木伦河的北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吐蕃老王在河对岸与耶律适鲁苦苦厮杀。

    这支五十万的吐蕃大军并非不想渡河,但眼下大军内部已经被刘驽这支两万人的契丹右军搅成了一锅粥。如此散乱的阵型,根本不再具有往前推进的能力。

    吐蕃人数次尝试着集结,却又数次被这支契丹右军冲散。

    如果说这支五十万的吐蕃人大军原本是只令人生惧的怪兽,那么眼下的这支契丹右军,已经成了一柄在怪兽肚中四处搅动的尖刀,搅得怪兽再无反抗之力。

    刘驽手持他的“虬龙”在人海中左冲右突,他已记不清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只知道自己的双手因为染透了血浆而有些黏。

    这场战斗是如此的激烈,以至于他的坐骑受不住脱力。他不得不在亲随们的帮助下,接连换了三匹从马。(作者按,从马,是指草原部落在作战时用来轮换的马匹)

    吐蕃人开始对这位统率契丹右军的将军心生畏惧,以至于每每有人看见他,便用吐蕃话慌乱地喊道:“不好了,那持大枪的将军来了,快避,快避!”

    然而这些无谓的喊声并不能帮他们摆脱死亡的命运,那支令人生惧的沉重大枪仍旧无情地从后方刺来,频频将人穿背挑起,又扔至半空。待人落地时,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而在那支大枪的身后,其余的契丹人也都好似不要命一般,卯着劲往前冲,将失去战意的吐蕃人杀得哭爹喊娘。

    恐惧的情绪迅地在吐蕃人中蔓延,这支四散破离的大军很快变得难以听从主帅的指挥。

    噶尔海亲眼看见一个吓破了胆的吐蕃骑兵策马到处乱奔,不时将那些跌落下马的战友踩踏致死。然而好运并不长久,他自己接着又被别人撞落下马,还没有来得及站起身,便被马蹄一脚踏中面门,一声未吭便已致命。

    在目睹这一切之后,噶尔海情不自禁地遥望向己方那位正在冲锋厮杀的主帅,只见这位汉人将军血染征袍,黑奔流如瀑,所过之处敌军哭喊奔逃,直是无人能挡。

    他呆呆地有些痴,若论起军心向背和领兵打战,自己的那位义弟乃木器可远不是这位汉人将军的对手。

    谁也不知道这场大战究竟打了多久,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血海般的长梦之中。直至仓嘉措的大军开始后撤,这些右军将士方才恍如从梦中醒来。

    吐蕃人的大军好似退潮的海水一般,缓缓向远方的地平线处退去,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夕阳飞霞,映得殷红的乌尔吉木伦河水格外艳丽,像极了一幅凄美的画卷。

    刘驽没有下令追击,他的部下们都已经疲累不堪,继续进军只会落入仓嘉措布下的陷阱之中。

    他握着“虬龙”的右手似乎厮杀得有些脱力,一伸手,便将“虬龙”交还给了两名亲随保存。

    他率领旗开得胜的右军将士们渡河向南岸退去,要在那里与耶律适鲁的大军汇合。

    将士们个个身上挂彩,盔甲上残余着未射透的箭矢,却皆是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微笑,便连那些年纪四五旬的老兵油子,也都笑得似个娃娃。

    苍天之下,厮杀声也渐渐减弱。随着夜晚的到来,让这片喧嚣的人间地狱恢复了难得的宁静。

    吐蕃老王率军退去后,耶律适鲁率领契丹八部在不远的一处山脚下扎下营帐。数万顶契丹样式的帐篷沿着山脉的走向绵延无尽,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那顶金色的汗王大帐。

    令人奇怪的是,草原上的可汗今夜竟迟迟没有摆下庆功酒宴,更别谈与群臣一同欢庆胜利。数百名汗王亲卫守在金帐之外,闲人概不许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