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节 新的可汗
    薛红梅后背被击中,出啊地一声惨叫,勉强未从崔擒鹰身上摔下。她伸手疾点崔擒鹰脑后神庭穴,崔擒鹰惨叫一声,度顿时加快不少,载着薛红梅逃窜而去。不过一会儿,两人皆已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刘驽深叹了一口气,他刚才这掌足以将薛红梅全身经脉震伤。此人若不休息个五六年时间,定难以重出江湖。他心想,“届时她心中的仇恨或已消去,性子不会再似今日这般乖戾了罢!”

    他飞身上了汗王大帐的穹顶,只见帐顶上空无一人,想来应是那唐峰见薛红梅落败,早已趁机逃去。

    午夜,他与耶律大略等人筹划好第二日耶律适鲁的葬礼,便只身返回了谢安娘的帐中,只见她正凑在烛光下绣花。

    谢安娘见他回来,便抬头笑道:“今天晚上的筵席,你为甚么不带我去?”

    刘驽坐至自己的榻边,用手支着下巴,静静地看谢安娘绣花,“你已经见过太多的流血,我不想让你再见一次。”

    谢安娘低头一笑,“其实也没甚么,距离谢氏被朝廷满门抄斩已经十年多,我不但忘掉了那些血腥味,而且开始有些忘记父亲的样子。”

    刘驽听得出她笑声中的痛楚,他轻轻走了过来,盯着她针线下的图案,“你在绣些甚么呢?”

    谢安娘停下手中的针线,将活儿拿给他看,“这是给你缝的一件新衣裳,等回到了中原,你就得穿中原人的服饰。你看看这雄鹰图案,喜不喜欢?”

    刘驽点了点头,想要说话,却觉着嗓子眼被噎住了,过了好久,他方才出声,“喜欢!”

    他忍不住多看了眼她的脸,只觉烛光下的她娇美如玉,随即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毕竟在他的心里,那个最柔软的位置早已被蛮泼的李菁占去。

    “你怎么知道我想回中原?”他问道。

    “咱们住在一起三年了,你心里想甚么我还能不明白。”谢安娘低下头继续绣花。

    “眼下大事已定,明天的可汗葬仪,要么你替我去吧!”刘驽尝试着向她问道。

    “怎么,你不想去?其实我也不想去。”谢安娘抬起了头。

    “我去了反而不好,别人会以为我有称汗之心。”刘驽叹了一口气。

    “那你不去的话,总得有人主持葬仪吧?现在新的可汗也没有。”谢安娘开始为他考虑。

    “新的可汗明天就有了,我已经安排妥当。”刘驽答道。

    “是谁?”谢安娘心里不禁生出一丝好奇。

    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刘驽并不想有丝毫隐瞒,于是托盘而出,“颐敦,粘珠可汗的遗子,他将来会成为众多轮值当班的契丹可汗中的一名。孙梅鹤已经将他带回来了,这孩子现在长得挺高,到我腰这块儿了。我打算让他继承耶律适鲁的姓氏,改名叫阿保机!”

    “可汗轮流做?你这是想取悦所有人,同时安抚自己的良心,可是这样做很难。”谢安娘一针见血地指出。

    刘驽低下了头,“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说不上取悦所有人,让他们都做一做可汗,才会知道其中的苦处。颐敦这个孩子不错,他有遥辇氏的血脉,同时也非常机敏。耶律适鲁若是还活着,定然会喜欢他。由他来继承耶律适鲁的姓氏,再合适不过。耶律适鲁为这片草原做了那么多,不该被人们随随便便遗忘。我已跟耶律大略等人定下规矩,以后那轮班可汗的位置,八部夷离堇每人一次只可担任三年。等耶律阿保机作为契丹迭剌部的夷离堇长大时,总有一天会轮上他担任可汗之位,到那个时候,人们自会想起耶律适鲁。”

    谢安娘忍了好久没有说话,这时开口时说道:“我倒不希望别人记住耶律适鲁,你知道他伤害过我。”

    “对不住了,我一时糊涂,不该和你说这些!”刘驽忙道。

    “也没什么。”谢安娘微微一笑,“明天的葬仪我替你去,回来后告诉你消息。”

    “好!”

    第二天,整个营地中弥漫着一种悲伤的气氛,临时搭建起的土台方向传来悲恸的哭声。在刘驽听来,这些哭声有的真实,有的虚假。哭声中同时夹杂着萨满的诵经声,与哭声一样,有的真实,有的虚假。

    直至黄昏时刻,草原上方才又一次静谧下来。众人应是已经开始在准备那燔柴礼,迎接第一位轮班可汗的诞生。

    刘驽躲在谢安娘的帐篷里剥栗子,一整天没有停过。待谢安娘归来时,他的面前已经堆起了一座小山般的栗子。

    “葬仪举行得怎么样?”他抬头问道。

    “都是照你的意思办的,耶律适鲁的丧车已经上路了,耶律大略派了五百兵士护卫。萧夫人一直在哭,也不知道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耶律适鲁。直到丧车走的时候,她还跟在车后哭。”谢安娘带着一脸倦容在榻边坐下。

    “可能是因为她不想回到迭剌部的故地吧,毕竟那个地方能让她想起太多的事情。”刘驽淡淡地说道。

    “应该跟你解除了她的兵权也有关吧?听说那个可怜的女人昨夜刚返回自己的帐篷,便得知自己的人马被悉数调离的消息,她好像骂了你一夜。”谢安娘笑道。

    “连你也觉得她可怜了。”刘驽不动声色地说道。

    “是啊,连你这样的老实人都骗她了,她能不伤心么?”谢安娘拿来一个铜盆,帮刘驽装起案上满满的一堆栗子,“你甚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吃栗子了?我怎么不知道?”

    刘驽低下了头,“为先可汗剥的。”他似乎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停留,转而问道:“今晚的燔柴礼你怎么不参加,听说要选出第一位轮班可汗?”

    谢安娘白了他一眼,“想知道新可汗是谁,我问你便可。虽然你足不出户,但是谁都知道,如今契丹八部的政令皆出自你口,若是你不开口,外面没人敢蹦跶哪怕一下。”

    刘驽微微一笑,不愿再隐瞒她,“第一位轮班可汗可能是越兀部的夷离堇,此人一直忠于耶律适鲁,并且野心也小,不会入侵中原。”

    “那也不一定,除了你这种怪人之外,任何人只要有了兵权,都会生出野心来。”谢安娘收好栗子,将铜盆放到一边。

    “兵权我已尽数分给了保忽吉和隆泰,他二人分管左右大军。同时将汗王亲卫增至两千人,以嘉奖耶律大略的功劳。新可汗即便心有想法,有此三人在,他也是无计可施。”刘驽答道。

    “果然如此,我就说你不会如此随便让一个人当了可汗。这第一位轮班可汗也真够可怜的,处处受人钳制。”谢安娘一副早有所料的表情。

    ————

    作者按:公元9o8年,耶律阿保机在一次燔柴礼上平定契丹各部夷离堇,成为数十年来契丹第一位终身可汗。或许是由于身世的缘故,他对汉人素无成见,任用汉人韩延徽等,制定法律,改革习俗,创造契丹文化,展农业、商业。公元916年,群臣及诸属国上尊号曰大圣大明神烈天皇帝,在位二十年,即帝位十一年,人称辽朝太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