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零六节 东瀛浪人
    “敝人狄辛,与兄台幸会。”年轻犯人笑道,于他而言,这是进入监牢后第一次与人互通姓名。

    “姓狄,敢问阁下与则天朝时宰相狄仁杰有何渊源?”刘驽问道。

    “那是家祖。”狄辛笑道。

    “难怪狄兄见解如此不凡,原来是出身名门高第。”刘驽又多打量了这个狄辛几眼。

    不多会儿,打饭的牢头挑着担子走了过来,在看见牢房内胡海等三人不见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瞬即又消失不见。

    他面色如常地将一勺稀粥舀进狄辛的木碗里,又从木桶暗格里取出一盅炖得稀烂喷香的松仔鸡,恭恭敬敬地递到刘驽的手中,挑起担子又往前去了。

    刘驽盯着那牢头的背影看了片刻后,低头揭开陶盅,松仔鸡清凉醇香的味道扑面而来。他指着狄辛碗中的稀粥,“狄兄,要不要我们换一换?”

    狄辛笑着摇头,“不了,我这碗稀粥最好。”

    他始终不肯接受刘驽的好意,拒绝到最后实在有些难为情,于是说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怕吃了你的这盅鸡汤之后,再也过不了这苦日子了。”

    “没事,有我在,不会缺你吃的。”刘驽笑道。

    狄辛继续摇头,刘驽见他坚持,便不好再说下去。两人各自吃完鸡汤和米粥,又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刘驽现,这个狄辛的见识远常人,不逊于其先祖狄仁杰。若是生在太平盛世,当个贤明宰相也是轻易之事。见此,他心中又多生出几分结交之心。

    方今他的掌剑门尚在雏形之中,仅有萧呵哒一人操持远远不够,若是这个狄辛愿意加入,可真算帮了他的大忙。

    两人聊了许久,刘驽见天色渐晚,便决定离开牢房去那大内集武阁,于是起身与狄辛告辞,“狄兄,我此番出去给你寻几味草药,敷上后这拷打之伤能好得快些。”

    狄辛抬起支离破碎的衣袖,看了看身上横七竖八的伤疤,拱手道:“那就有劳刘兄了,只是明日我们再次相见,恐怕不能像今日这般畅聊了。”

    “为何?”刘驽心中生出几分惊奇。

    “刘兄不用问,明日你就知道了。”狄辛微微叹了口气。

    刘驽带着疑虑离开牢房,在密道中步行一炷香的功夫后,从季府马厩的密道口处跳出。

    一幕血腥的景象映入他的眼帘,李亮、冯海和崔阿九无一人存活!三人的致命伤皆位于脖颈处,是一道极细的伤口,这种伤口通常由利刃所创。若是他没有猜错,杀死三人者应该是一位剑术高深之士,而此人应该是田令孜派来的。

    田令孜本可以大方地救走李亮等三人,可他最终在救人与杀人之间选择了杀人。

    对于这种冷酷的做法,刘驽并不感到奇怪。那些在皇宫大内纷争中胜出的宦官,本就不是甚么善男信女,都是些信奉杀戮和阴谋诡计之人。但凡是失败者,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手下,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接下来他倒是要看看,这位大太监田令孜究竟还要做些甚么。

    他没有再管地上的三具尸体,离开季府,当夜在集武阁读书一宿,第二日天亮离开集武阁后,便上街寻了一家药铺,为狄辛抓了两副专治皮肉伤的药,命掌柜加水捣碎后用小罐装好,付完银子后便径直向季府走去,返回监牢。

    他趁着无人注意,翻墙跃入那马厩之中,现三具尸体已消失不见,地上的血迹被水冲洗得干干净净。

    他抬头看了眼马厩外,季府的丫鬟公子们正在说说笑笑,看上去不像是知道马厩里曾经死过三个人的样子。看来这收走尸体之事,又是田令孜的人干下的了。那些尸体之所以会留到昨晚,估计不过是田令孜想让他看上一眼而已。

    这件事加重了刘驽心中的疑虑,他想知道这个田令孜的葫芦里究竟是卖得甚么药?

    他进入密道,往大理寺监牢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他刻意用烛光照四周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果然在转角处的密道墙壁上留有一道剑痕。

    剑痕深而平滑,看得出使剑的人功夫颇深,与杀死李亮等三人的应该是同一人。

    刘驽抚着剑痕微微一笑,看得出这处剑痕是那人刻意留下的。此人之所以这么做,和给他看那三具尸体应该是同一个道理,不过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若是他没有猜错,那个剑客此刻已经在监牢之中。想到这,他不禁感慨那狄辛料事之准。此人足不出监牢,却对事态展洞若观火。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到达监牢天花板上方的密道口处,将用来遮掩密道口的铁板往旁挪开一条缝,果然看见牢房中又多出了一人。

    一个身穿东瀛服饰的浪人盘腿靠墙而坐,膝盖上横放着一把约莫三尺五寸长的倭刀。

    扶桑倭刀与剑相似,所以东瀛人又将用刀之法称为剑道,看起来杀掉李亮冯海等人的便是此人了。

    他从牢房上方一跃而下,顺手将铁板推回原处。

    那东瀛浪人见他归来,倏地睁开双眼,两道厉芒向他射来。这是一双杀人的眼睛,透着杀过很多人才会具有的气息。

    “在下上泉信渊,见过刘大侠!”东瀛浪人的口音有几分奇怪。

    “你知道我的名字?”刘驽微微一笑。

    上泉信渊右手拇指一撑刀柄,寸许长的刀刃透出刀鞘,青光闪亮,“你该知道,我的刀下不留无名之辈。”

    上泉信渊,扶桑京都人,以剑道闻名东瀛。因在东瀛已少有敌手,心感寂寞,于是西渡阔海来到大唐,想要凭东瀛剑道与中原武林中人一较长短。

    十日前,他初到长安,人生地不熟,于是四处寻找可以踢馆的堂口,却被田令孜的人看在眼里。前天夜里,他被一群蒙面的神秘人带到一间十分偏僻的屋子。一位无须老者接见了他,用尖锐怪异的嗓音与他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