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节 整治隐卫
    想到这,他指了指犹豫不决的陈利,“你还有甚么话要说吗?”

    “我……我没话说……”陈利如今势单力薄,又遇上这么个心狠手辣的主子,再也硬撑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切谨遵刘大人吩咐!”

    “好,我仍命你为龙组副头领,负责协调办理谢攸之一案。夔王有命,谢氏一案攸关天下民心。此次办案与十四年前大有不同,须将当年陷害谢攸之的人都查个水落石出。虽不能冤枉好人,但奸恶之徒一个也不许放过!”

    刘驽将夔王交待的话全部反过来说,这一次他要将谢氏冤案公布于天下,将这个腐朽的朝廷搅他个天翻地覆!

    他不禁想起三年前悄悄离开草原的谢安娘,心中隐隐生出一丝痛感。他曾经与此女共处一顶帐篷多年,却从未正眼看过哪怕她一次,更未关心过她心里都在想些甚么。如今他想弥补这一缺憾,为她平复这段抄家灭族之冤,同时振奋天下民心,为这腐朽的朝廷做最后一回努力。

    倘若大唐能重新成为万民的大唐,他愿意效忠这朝廷;倘若大唐腐朽难救,他要再塑乾坤!

    他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十名龙组成员端坐在下方,头上汗如雨下。几名仆役挑着食盒走进屋子,看见地上吕义的尸体,不禁吓得愣了神。

    “抬出去埋了!”刘驽命道。

    几名仆役一听,赶紧将食盒放到一边,两个人将吕义的尸体抬走,又担来清水将地面冲洗干净。

    待整个屋子清爽之后,仆役们将一张长桌在众人面前摆开,十四种荤素菜肴依次上桌。有鱼有肉,有菜有汤,另外还有四种时鲜果子和四味蜜饯。仆役们料理完毕后,便自觉地靠壁站立,等候隐卫老爷们用餐。

    十名龙组隐卫不敢先动筷,请刘驽先吃。刘驽一声不啃,将筷子重重地架在了面前的瓷碟上,出脆然声响,惊得十人赶紧放下筷子,推开椅子,跪倒在地。

    “今日这顿饭,你们说是谁赏给你们吃的?”他不动声色地问道。

    “是朝廷,是皇上!”

    “不对,是夔王,是田公公!”

    有人心思更加活络些,慌忙答道:“虽然这放是上头赏给我们吃的,但究竟还是要看刘大人让不让我们吃这碗饭,所以还是要谢谢刘大人。”

    他的话点醒了众人,众人于是纷纷附和道:“是啊,是啊,还得多亏刘大人!”

    “放你们娘的狗屁!”刘驽怒道,接着拍案而起,“你们给我记住,你们吃下的每一粒粮食都是老百姓的血汗,你们吃的饭是老百姓赏给你们吃的。当今天下大乱,你们若是不顾百姓死活,不能秉公办案,那么你们这口吃食迟早会没掉,全给我喝西北风去!”

    “是!”“是!是!”“是!”

    众人慌忙答道,一边用眼神埋怨刚才那人体会错了刘大人的意图。

    刘驽不奢望这些人片刻间就能转性,成为以民为本的好官差,只盼着他们日后办案的时候,在想鱼肉百姓时能够心存畏惧。

    他清了清嗓子,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放进碗里,“都站起来,吃饭吧!”

    众人这才敢从地上爬起,小心翼翼地坐回椅子,心惊胆战地开始吃饭。饭菜虽然丰盛,但是吃到他们的肚里却颇不是滋味,生怕一个不慎,这位新来的刘大人又要让他们跪下。

    刘驽见几名仆役仍在靠墙站立,于是招手道:“来,你们过来一起吃饭。大家都是人,搞什么特殊!”

    几名仆役听后面面相觑,他们身份低微,哪里敢和这些隐卫老爷们一起吃饭。若是往常那个吕义大人还在,别说让他们坐下一起吃饭,就是摆菜的动作稍微慢了点,也是轻则呵斥,重则打骂。

    直到刘驽连说三次,这几人才找来几把凳子,坐在饭桌的尾端,与十名隐卫老爷共进午餐。

    这十名龙组隐卫往常哪里和这些泥腿子同桌吃过饭,见状纷纷皱眉,可是刘大人既然话,他们哪里敢出言抵触,只得闷着头继续扒碗里的饭,不敢说半句话,生怕和吕义般惹来杀身之祸。

    总之他们这顿饭吃得十分不快活,直到吃完饭,桌上的菜肴仍剩下大部分。

    刘驽见状对几名仆役说道:“将饭菜都收起来,下顿继续吃,别浪费。”

    十名龙组隐卫一听傻了眼,自从进入大内隐卫以来,他们虽然任务颇重,但每日里吃香的喝辣的,天天不重样,啥时候吃过剩菜剩饭?!他们面面相觑,去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有个把阿臾奉承之徒已经开始拍马屁,“刘大人果然是爱民的好官,对这老百姓赏给咱们的饭食,是一点都不肯浪费。”

    刘驽冷哼了一声,“你说的很好!”他转向几名仆役吩咐道:“从今往后,菜肴减为四菜一汤!”

    那个阿臾奉承的隐卫随即遭来大伙儿埋怨的目光,他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悔不该说出刚才那句话。他原本只想讨好新来的大人,哪里想到这个刘大人竟会接着他的话顺坡下驴。

    几名仆役听了刘大人的话后,欣喜异常。往常他们每餐要为隐卫老爷们做十几个菜,辛苦异常。以后这每顿只需做四菜一汤,可谓轻松了不少。

    按照惯例,龙组的隐卫们在每餐饭后都要休憩片刻,可是这个惯例在刘驽这里被打破,“跟我去礼部尚书孙钰家里查一查,当年就是他奏了谢攸之第一本。夔王有令,若是此人有罪,就地处决。若是良官,不得冤枉,更不得屈打成招!”

    如今夔王这个名号,彻底成了他手中的尚方宝剑。

    陈利一听犯了难,“刘大人,咱们隐卫向来是夜里办案,白天从来不出动的,这样做怕是影响不好!”

    刘驽听后微微一笑,他要的就是这种“影响”,“夔王殿下说了,咱们这次办的案子与以往截然不同,乃是平复冤假错案,所以特意要在白日里办,好让外面的那些人看清朝廷还天下百姓朗朗乾坤的决心!”

    陈利听后一愣,他从来没听宫里下达过这种命令,但是刘大人就站在他的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由刘驽带领,十一人随即上马,朝长安城中礼部尚书孙钰的府邸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