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农民大明星 >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
    李凡第6轮的对手叫做叶强。叶强在前五轮比赛中,两胜两平一负积8分,成绩算是不错。本应该是李凡一个比较重要的对手。

    在赛前大部分网友也是这样认为的。叶强固然不是李凡的对手,但实力不弱,应该能够给李凡制造一些麻烦。

    只是当第6轮比赛开始以后,广大网友却只能在心底为叶强默哀了。因为他的结局比之上一轮的王栋,估计不会好到哪里去。

    李凡这厮这两轮的作品太猛了。

    一首春晓刚刚过去,众人还没有品味够。现在又来一首游园不值,这让人家怎么比嘛。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京城,某居住公寓。

    郑洁把这首游园不值反复吟诵了好几遍,不断的啧啧称奇。这首诗先写诗人游园看花而进不了园门,感情上从有所期待到失望遗憾。

    后又看到一枝红杏伸出墙外,进而领略到园中的盎然春意,感情又由失望到意外之惊喜。全诗曲折而有层次,形象生动又富有理趣,最后还能寓理于景。实在是妙不可言。

    从刚刚的春晓到现在的游园不值,郑洁已经不知感慨过多少次了。“三圣村真是一方神奇的水土。”

    游园不值是前世宋代诗人叶绍翁的名篇。

    江南二月,正值云淡风轻、阳光明媚的时节。诗人乘兴来到一座小花园的门前,想看看园里的花木。他轻轻敲了几下柴门,却久久没有人来开门。

    诗人猜想或许是园主人担心我的木屐,踩坏他爱惜的青苔,才不愿意开门吧。

    诗人在花园外面寻思、徘徊,很是扫兴,却又无可奈何。正当他准备离去之时,抬头之间,忽然看见,墙上一枝盛开的红杏花探出头来。

    诗人扫兴无奈的心情,瞬间变得惊喜。这柴门挡得住我,却关不住这满园的春色。

    春晓、游园不值,李凡在第5、第6两轮比赛中,拿出的这两首诗可谓惊艳了不少人。许多平时与李凡并无交集的名人名家,都忍不住在第一时间发微博表达自己的品读感想。

    于是,许多网友惊愕的发现,第6轮比赛还没有结束,名人名家对李凡今天两首诗的赏析微博,却是已经陆续出现。

    京城大学中文系教授魏泽阳,在微博上这样写道“春晓的语言平易浅近,自然天成,一点也看不出人工雕琢的痕迹。然而言浅却意浓,景真情真。就像是从诗人心灵深处流出的一股泉水,晶莹透澈,灌注着诗人的生命,跳动着诗人的脉搏。读之,如饮醇醪,不觉自醉。”

    京城大学历史系教授白浅易,则这样写道“春晓中,诗人抓住春晨生活的一刹那,镌刻了自然的神髓,生活的真趣。抒发了对烂漫醉人春光的喜悦,对生机勃勃春意的酷爱。言浅意浓,景真情真,悠远深沉,韵味无穷。可以说是五言绝句中的一粒蓝宝石,必将传之千古。”

    著名作词人向夕,在微博中也写道“春晓写景却不写春天迷人的色彩,醉人的芬芳。而是从听觉角度写春之声。处处闻啼鸟,啁啾起落,远近应和。这是诗人在室内耳闻,然而这阵阵春声却逗露了无边春色。把读者引向广阔的大自然,使读者自己去想象、去体味那莺啭花香的烂熳春光。这是用春声来渲染户外春意闹的美好景象,这些景物是活泼跳跃的,生机勃勃的。”

    著名文学评论家左向元,这样写道“游园不值中,诗人将主人不在家,故意说成主人有意拒客。说大概是园主人爱惜园内的青苔,怕我的屐齿在上面留下践踏的痕迹,所以柴门才久扣不开。风趣幽默。”

    华国作协会长,著名学者余秋,在微博上写道“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景中含情又寓理于景。能够引起许多联想,从而给人以哲理的启示和精神的鼓舞。春色在这一关一出之间,冲破围墙,溢出园外,显示出一种蓬蓬勃勃、关锁不住的生命力度。”

    “”

    众多名人名家的微博,让广大网友在恍然大悟的同时,也让韩忠、白易、柳元等人面面相觑,“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吗?怎么全让他们抢先了。”

    “哎,不行。官网赏析要等到比赛结束之后才能发上去,我现在也得先发条微博。”韩忠说道。

    于是,众网友看到,华国诗词协会会长、著名诗人韩忠,也更新了微博“游园不值与春晓在写法上,实有异曲同工之妙。游园不值是通过视觉形象,由伸出墙外的一枝红杏。把人引入墙内、让人想象墙内的满园春色

    春晓则是通过听觉形象,由阵阵春声把人引出屋外、让人想象屋外曼妙春光。只用淡淡几笔,就写出繁盛春意。两诗都表明,那盎然的春意,自是阻挡不住的。你看,它不是冲破了围墙屋壁,展现在你的眼前、萦回在你的耳际了吗?”

    名人名家对李凡的这两首诗评价如此之高,也让众多正常参赛的作者暗暗心惊,“李凡这厮如此生猛,咱们还能不能好好的比赛了?”

    莫白、杜风等四人此时也是眉头紧锁。尽管他们不愿意,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两首诗的确表现出了极高的艺术水平。两首诗只是其一,就足以成为经典。

    现在,两首诗采用相同的写法,却又通过视觉和听觉两种角度,表达出了相同的意思。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大家这是怎么了?被李凡这两首诗吓到了吗?”见气氛有些压抑,莫白轻声一笑,说道。

    “莫兄说哪里话。李凡这两首诗的确不凡,但也不置于被他吓到。”杜风说道。

    “杜兄说得对。你们有没有发现,李凡的诗的确不错,但他的诗基本上都是一个类型。”莫白说道。

    “哦?”杜风眼睛一亮,说道“嗯,的确是这样。莫兄的意思是?”

    莫白点头道“小组赛没有限制,什么类型的诗都可以。但到了总决赛阶段,是命题作诗。到时候李凡恐怕就不会这样如鱼得水了。”

    其余三人听莫白这样一说,均是眼睛大亮。的确,李凡最擅长的就是这种山水田园诗。但在总决赛阶段,是命题作诗,会涉及到各种类别的诗。

    李凡就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惊艳了。

    。